回想,一直都不只是我一個這樣吧。

  她搧了我一巴,然後開始解開我的褲鍊。

========================

  迷霧中,艦上的景色變成一個全光粒子投影屏膜。
  
  總帥走到前面,用手擋下了我。



  托馬德離開後,艾德。史塔克坐著凝望床邊桌上的蠟襡明焰,有好一陣子完全被悲傷所淹沒。

  以上說的兩個人,都沒被提起過。

  奈德取出國王的臨終遺囑。那是一張蓋上黃色蠟印,寫了隻字片語,卻留下一灘血跡的脆弱的白色卷軸。勝負生死,實在只是一線之間。

  又是一個沒被提及的名字。

  他抽出一張白張,取筆沾了墨水。致拜拉席恩家族的史坦尼斯國王陛下,他寫道:「當你接獲此信之時,令兄勞勃,吾人過去十五年來的國君,己經過世。



  就在上一次巡航艦交接戰時……」

  唰唰唰,幾聲干擾雪花模糊後,屏膜就閉上了。

  有夠古怪的,在別人的艦隻上,設備的差異。

  「仲以為有百幾人等住餵我地子彈添。」總帥先發聲。

  「睇黎係古老時代,或者係亞空間記憶堆疊器。」我撿起摺起來的儀器。



  放下媺,開始自由探索著,艦內周圍都是圖騰,帶翼的鷹獅——「獅鷲遠洋艦」。

 撤撤撤……

  艦倉門打開了。

  「歡迎,登上暗黑獅鷲遠洋艦。」一個有八足的靛藍啫哩狀生物向我們打招呼。

  「止戈,開啟記錄模式,另外,翻譯語言。」

  究竟要有多少奇怪麻煩生物出現要處理的,我只想盡快離開這個故事。

  「詭路,燥乞耳。」它開始發出不屬人類語系的聲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