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這樣呀。

  機械始終會有故障的。

  執行各項調整,測試,連說明書都重覆查看超過三次的蘭寧國首席私研科學工程師——炎煪剎天。

  (順帶一提:他是因為國家內已經放棄科學的資源投入,才自動當上首席的……

  「風險指數應該低於5%吧……」他心想,其實也不是有多大的把握。



  「口令:世界選定,多元傳送!」

  由舊有實驗室掉棄的各種零件及物料組組拼拼而成的╔ 多界人物共通転行器 ▄▄ 量產可能型 ╝

  在反覆大約十八多次的改動後,來到最後階段。

  一般的發光傳送裂縫,這種普通的構造,不穩定。

  訊號由蘭寧國發送,經Nα粒子……



  由於這粒子的特質存活性異常,相信別的世界會有同樣的監察者的他,以此為媒介作為聯絡的方法。

+++++++++++++++++++++++++++++++++++++++++

{此以下內容純屬虛構,若有可能對原作有所冒犯,服用者請自行斟酌}

浦原喜助:「喔喔喔,抓到你了。」

檜佐木修兵:「讓我去吧,風死可是真的餓得快要死了。」



由習得卍解之後,風死一直都要吸收虛來維持生命,不然處於瀕死消失的狀態。

可是自滅卻師攻入靈王宮一事結束,瀞靈廷回複和平以來後,一眾虛都沒多出現。

「好有可能,這行之後,就能習得崩解了。」瀕死的風死竟有此意。

「是呀,這次的敵人非同小可,去吧。」浦原喜助也調動著接通外界的機器。

「呵呵,已經不單單是現世跟虛圈的事情了。」浦原喜助心想。

+++++++++++++++++++++++++++++++++++++++++
朝田雪乃(譯名):「冥者宣告……」

「原來你也有名字呀。」雪乃抺著她的槍。



一直,追在身後的,原來,是有名的獵殺者。

自來這個世界後,開火,開火,開火。

沒理會狙槍瞄準的人,背後有著甚麼故事的她。

子彈,就是會飛進目標體內,沒有理解的必要。

是命運的注定,為致命而生。

「子彈都有他自己的名字呀,你可以再用心傾聽一下。」

「我知道的。」她看向了深紅黑袍內的雙眼。



縺れる:「アノニマス……ナブテスコ……」

注意深く読む……

纏流子在最近的戰鬥又取勝了,還在今天收到以尖子身份升上大學的自選學位。

卻放學後,收到怪字條。


「這樣就算五個人了吧,國王開出的條件也太詭異了,連帶名字的武器也算上了。」

炎煪剎天微笑,鬆一口氣,把記錄儀關掉。

嘟~~~~~~~~~嘟~~~~

============================



  「你們都看到了吧?」我問他們幾個。

  「這就是要我下跪的代價了。嘻嘻。」雖則我還未追遡到這艦隻的船長。

  「佢地都會上埋哩隻艦?」止戈問。

  「要睇下喇,睇怕船長應該唔係人類……」這時侯,我還真的想吐出一口煙。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