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鎖境界線—————
[領域區]
  發炮……發炮……

  在區域內,淵野辺界

  朝田架起的狙槍,沒問因由,子彈,還是有它自已的存在意義的。

  把子彈打完,就去下一個任務點。



  把所有任務都簡化,不用動腦,動腦留給遠離戰場的謊言滿佈的政治枱面上吧。

  三顆,兩顆,一顆……

  沒有了,計算又一次準確。

  朝田每次都沒有危險的完成任務。

  這就是狙擊手本應有的基本專業守則。



  如果連自身安全都有所顧慮,就別說去奪走別人的安全了。

  刷著槍,朝田又一次感受到呼應。

  這次,她不躲了。

  「這世界還存在很多很多異形種/蟲殖族/魔怪圈等等。怎麼你就要執意射殺人類呢?」

  在斗黑棗紅袍下的骷髏發出聲音問。



  「你說的哪些有的沒的,不都就是人類創造的吧。」朝田舉起槍支。

  【死刑宣告】,這把狙槍的名字。

  「你也不過是為死囚被創造出來,命運使然的責任啊。」

  「只不過在戰場上,跳過了對他們的宣告了吧。」斗黑嘲諷。

  「他們沒有靈魂。」朝田清爽吐出一句。

  「只有命運,也只剩下命運……對吧?」斗黑代她接下去。

  朝田不回答,向著山涯的制高點進發。

  斗黑魒飃著跟在身後。



  「那邊的漆黑艦是你帶來的傑作嘛?」

  朝田在感到少有的不安。

[/領域區]
「如果冇估錯,有機會,是同一個人所為呀。」在修兵身後的風死快要化成煙霧了。

在斷界奔跑的那個人:「這種情況,真的不常出現呀。」

「喂!現在要去的是個怎樣的空間呀?」修兵向經浦原特製的通訊器發話。

「沙沙沙……」

「想是,接收不到了。」



沙沙沙……
-------------------
這種性格一點都不特出的角色們呀~

來吧,來到這召喚之地吧。
-------------------

  「歡迎,登上暗黑獅鷲遠洋艦。」一個有八足的靛藍啫哩狀生物向我們打招呼。 

  「這次是真身了吧!」總帥的身體咯咯作響,手槍,早就掉回給我了。
 
  近戰!才是真男人渴求的。

  「管他十足八爪,打下去就好了。」止戈同樣空手赤拳。



  「事情聴取っ時事事実上、私は確か……」連我在搶修的媺都漸漸企起來了。

  「事情變得有趣了。」啫哩狀生物用他從右數起第二隻手掃著下巴。

  顯然,對於新的調試,外援的幾個人仍不知來到會站向那一方的勢力之下。

  「這艘艦隻,我是要定了的!」止戈首先衝向那生物。

  回頭還向我下令:「喂!你同我搞番掂個世界!」

  「OK!」我唯有側頭,微笑 媺的程式,快要跑完了吧……

        待續……

      待續……


    
    待續……

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