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到了。」我看著穿一身死霸裝的修兵。

  還隨著風死在他身後,率先出現在艦隻內,第一個遇見到的。

  由於我們登艦時,是打算直接到艦長室的,從剛截取到的船艦內部圖來看,看到八足生物的位置是在船艦主控室前方,作戰會議及準備的地方吧。

  其後,很快就抽起了八足生物只是影像的把戲,這獅鷲遠洋艦的艦長,大概也就是那片黑雲的罪魁禍首(之一)。

  為了要盡快找到那個始作俑者,被修好的媺、總帥、止戈三人從右邊出發,而我就隻身由左邊向主控室進發。



  了解了路線,其實沒太大問題。

  「最麻煩的是要搞清楚時序呀。還一下子拉攏了五個……」

  竟然把話都說出來了。

  「喂喂,是你把我叫來的吧。」修兵問。

  「原來卻只是區區一個人類呀,嘿嘿嘿。」風死接話。



  「看來浦原沒時間跟你們解釋太多呀。」我省下了敬語。

  「你們,不是想要崩解嗎?」我打開了手提電腦的屏膜,對著他倆,使出名為"靈壓"的東西。

  「這傢伙居然有這種『靈壓』嗎?」風死先感覺到。

  「是十二番隊的氣息。」修兵也察覺到了。

  是的,就是那些電子所組成,他們稱之為"靈壓"的能量,當中,還可以分別到不同的屬性(氣息)。



  「如果,你在這邊的話,看來他們三個要比較難辦了。」我自然自語。

  「你是不打算戰鬥的?」修兵問。

  「你是『死神』吧,我的死期有這麼近嗎?」我笑說。

  「但,你把我們喚來了。」修兵擺出架勢,看來是想先用"白打"試探我的實力。

  「你們要對付的可不是我呀。」我擺出無辜的姿態應對。

  [ヴぇk]

   略施小計,努力調試最後的一點點"靈壓",把初階靈獸形象化,放進艦內了。

  由於可以複數寫入的原則,我多派了幾隻到他們三個的位置,好讓媺終端機快點吸收所謂"靈壓"的資訊。


  
  在這刻,靈獸開始壓制修兵,容許我可以再補充一下艦內資訊……

  應該是這邊沒錯的,在立體數據圖象顯示,這「獅鷲號」歸類作巡洋級,無任何撘載機體(可活用),於宇宙紀年0119建造。

  「看來,你是太無聊了吧。」我細細品閱著這艦。

  就時序來看,應該是再過了四十多年吧。

  那,或者我的死氣都大到足以讓修兵找上我了吧。

  這個二百多年前就存活的人物,忽然對在與靈獸打鬥的他起敬了。

  艦隻資訊附註內還有一句:「不以小眚以評予,亦不注於大功以盲從。」



  看掌握得差不多,是時候加強靈獸的能力,好讓我看看所謂的「卍解」了。

  「這次又是這麼老土嘛?你這人都不會變的。」一把不熟悉的聲音,在我正準備也加入戰鬥的時候響起。

  就到這通道的盡頭,原本還沒開燈的那方。

  慢慢亮起來,一個穿軍服的男人,披著白色的軍袍,因光度突然改變看不清楚徽章的外貌。

  他手上抓著緾流子的衣領,緾流子就這樣軟軟的垂下四肢。

  「喔喔,我下一步就要登入照明系統控制中樞了,慢了一步讓你的登場如此華麗呀。」用這樣的口吻,看來他不是個簡單的小角色呢。

  地圖顯示,像這樣不是個簡單的小角色還有一個女的,在右舷對上了他們三個。

  「你還有空閒看顧別人嗎!」用問句的口吻,卻不給我回答的空間。



  砰、砰、砰。

  拿起手槍,就向我射來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