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有秩序喇!」那個軍袍男子嘴吧說著說著。

  「雖然是另我刮目相看了。可惜還真是太有秗序了吧。」他開始掩著口笑,連肩膀都開始抽搐著。

  如非必要,我是應該極盡避免參與任何一場戰事的。

  即使這艦長出現也好,目標是這艦隻的擁有權,而且說不定還有不開打的餘地。

  「喂!你應下人好喎!」軍袍男子大叫。



  總帥用手槍還擊。

  咻、咻、咻。

  在科技被拋離的情況下,這手槍可是比總帥大聲叫喊有多一點點的威力而已。

  軍袍男子在忌諱的,是「媺」。

  但我不會給他們時間研琢她的構造原理,這可是我帶來的呀。



  給電的也是我呀!

  休想沾她分毫,而且還不是適合開戰的環境。

  那怕我現在可能有超過三顆不明彈頭在身上。

  對,沒有像甚麼威能的敵人眼界很差芸芸,我確切中彈了。

  這故事也太過現實了吧……



  如果以遊戲畫面形容的話,現在就是淺紅屏膜在閃礫的情況。

  「你唔係咁快唔掂呀?咁既實力都夠膽上船?仲話要去主控室?」軍袍男再次大放厥詞。

  「佢點解知我地計劃?」總帥問。

  「連你都知既事,睇黎係公開既秘密喇。」我回答。

  反而鬆一口氣,或者是推論,或者是對方還有構造圖內沒記載的底牌,起碼,現在起,可以明刀明槍的攻進控制室。

  「你們跟著來,我先去跟艦長說上兩句好了。」

  其後,我按下意識及身載體轉移鍵。

  「請小心,磁……還在……調測階段……你……」媺發出提示了。



  「確定!」

  這艦我是要定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