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就不是這樣的一艘艦呀。」軍袍男還在說話。

  「不應該有拘束的呢。」

  「故事的走向,就由故事本身遊走吧。」

  「但這艦,仍然是我要定了的呀。」我說。

  我在跑,抱住指令修改器,一直向著艦長室跑著跑著。



  「你這份人真的很執著。」

  而軍袍男,一直追逐著我,可惜被纏擾的他沒能追上。
  
  我甚至忘記了跟在他身後的是媺還是總帥。

  怎麼記憶如此不好使的,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喂喂喂,你有冇心理準備架,哈哈哈。」軍袍男掏出一把重型機槍,看來是給纏得非常不耐煩了。



  我回望,火舌在槍口爆洌。

  「我放你走,自己好自為之。」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聽到這些說話了。

  「很沉悶呀!這個迴圈。」我心裡想著。

  為了增加主船艙與敵人(入侵者)的距離,這艦的設計員在通道中加入了迴圈的科技。

  簡單說,就是空間摺疊,而且啟動的機器非常難查覺,拋下了那個軍袍男後。



  才有時間精神逐一拆解路向。

  「自己搞不清狀況,還要把混亂加深呀。你這個白痴。」手上拿著一個毀掉的空間摺疊器的朝田出現!

  「哈哈,把狀況變得不可收拾是我唯一的才能呀。」我自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