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吧!」我向著艦隻大喊。

  「出黎見我!」那是以震撼小腹的力度叫喊出的聲音。

  「無論你是如何樣子的。」來見我吧,這艦隻的船長呀。

  「你好!今次是要我正式介紹自己了吧。」真的出現了。

  其實不難找的,整個構造圖都被我提取出來,最多,是版本不對吧。



  「來吧,我準備了六千多字的篇幅呀。」我打開了記錄本。

  「其實,你會忘掉的,我不是第一次向你自我介紹了,哈哈。」這個淺笑,讓我感覺到他不是一般的在開玩笑。

  「但看你這樣公開的坦誠,我也不怕多言一點罷。」

  他,也是披著軍袍的,也是,人類。

  這個時期,最為底層的生物。



  「怎麼了,看到我不是敵人就失望喇?」他,穩穩的坐在艦長席上。

  這,形容起有點難度。

  由一些三維立體噴嘴製作出的空間。

  而且,建造與重構的時間都非常快速,準確。

  「這是上一次大戰取下的科技呀,來,坐下來。」他,竟然真的不是敵人?



  「你還是很失望吧?我沒有拿出武器。」

  雖然是坐下了,但我的警戒心還沒放下。

  「我知道呀,你是想要這首艦吧,拿去吧,早晚都是你的,遲早都屬於你的呀。」

  雪櫃,在不斷重建的這個空間,出現了我還能認知的物件。

  因為,他拿出一支冰凍的有汽夜體,把另一支拋向我。

  「你的本體還在副船艙呀。」

  「怎會呀,其實由你傳送過來的本來就不是本體了。」我不小心,說漏了嘴。

  「呵呵,有意思。」但他竟然沒打算追問。



  「所以,你打算好自我介紹了吧?」我把他拉進正題,而除了記錄本,我還緊握著一把手槍。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