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那開始說起呢?」

  這是個漫長的交接儀式吧?

  「對了,就在十年前那次入侵戰說起吧。」

  簡單的,那十年前的宇宙戰線。

  「當時呀,還未出現統治理念的,各國的小紛爭仍然不斷。」



  感覺是要開始最終大魔王的解說環節。

  「我不太想聽你的抗戰實錄呀。」我坐下,開始研究控制方法。

  坐椅突然向後,幾支機械臂扣起了我的紀錄本,螢幕變成六個。

  每個都播著一個微型鏡頭拍下的各人,包括了總帥、修兵、朝田、止戈、媺和纏流子。

  「哈哈,總帥竟然也披上你們的軍袍了。」



  「這是時間差吧,你最喜歡的把戲呀。」大魔王船長說後,播放的畫面有幾個定格了,又有幾個重播了,更有個快進了的。

  「問題來了,那個才是實時呢?」在戰鬥中,把握最接近的時間,才是致勝的關鍵。

  「你即將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敵人呀,我再三提醒你一下。」船長還在渇那支有汽液體。

  「其實,現在已經有獅鷲系列艦隊的了,而我呀,只是一個錯漏百出,不稱職的艦長。十年來,就沒長進過。」

  這魔王,甚至進入了自掏心扉的階段。



  最怕就是看見這些場面了。

  「我盡力聽,你盡量說吧。」對於新玩具(暗黑獅鷲號)的興趣,完完全全蓋過了我的專注力。

  「看吧,這裡其實就不怎麼大,而且無聊得很,唔明點解你咁執著要劫走佢。」

  他仍喋喋不休的。

  我首先是進入了這艦的圖書藏館,以免仍有遺漏的地圖或者機關,這可是關乎日後的戰役的。

  「希望你還能有心情聽我這些穿插的解說吧。」大魔王碎碎念。

  既然來到,還不只是一個意識體的邀請,我看是要大幹特幹的了。

  這首艦當然只是個開始。



  由於是我也是處於意識體的型態,所以一切的艦上的守備可以算是形同虛設。

  就似是拿到了家長帳號和密碼的小孩一樣,可以看到各式各樣原本沒有權限的影片。

  可惜,當中卻沒很太吸引就是了。

  「所以,你下一步是要拿回人類的領土嗎?那些爛地。」

  大魔王的這番話,仿佛都忘了自己是人類。

  「你還是真膽大包天,以為過了那一百多年就可以為所欲為。」大魔王,仍不倦的"怪責"著我。

  也難怪的,他太無聊了,短短這幾十分鐘就感受到他有多無聊,他可以有多無聊。



  「由這艦的隊伍編制可是百人以上的梯次,仲包括多六隻未成型的異體生命。」

  「不用查找了,這些設定資料屬單一性質,你是翻閱不到的。」

  「連回答都開始覺得困難了吧?」

  竟然,身體真的開始出現異樣。

  「以這樣的規模,才僅僅可以把還沒篩選原則的條件下把你這類人轉移過來。」

  「而你竟一個人,好吧……多加三兩個甚麼生命體或者機械吧,都一百年前的。」

  「就再多扯五個具多項特質和固定元素能力的人物。」大魔王在哈哈的大笑。

  是確切發出哈哈的聲音。



  他,仍然是意識狀態。

  「想像力吧,想要我的實體嘛?」他自說自語。

  「我不還是造出了『A、B、C、D』的通訊器,止戈可是我的信心作,一定超越你這些沒腦子軍袍男。」

  「會否有點搞錯了?那機器,不是在這邊開發的。哈哈哈」

  他又再次討厭的大笑起來。

  「來吧,紀錄接下來的戰鬥呀。」

  「如果,有人類看到的話,就算你贏了。」



  「我從沒想過輸贏,好不好。」

  五張屏幕同時重新播放了。

  「唉,人類呀,總是想著爭鬥,比較的。」他,又一次放棄立在人類的立場說話。

  而我也從╔ 藏書館╝"登出"了。

  「答案是,五個也是實時的,哈哈哈。」

  同時,白軍袍在所屏幕上都出現五個,足足二十五個大魔王模樣的人。

  「這樣才是最簡單的戰鬥!殺戮!」他紅眼了,暴現的血管,快粗得跳出眼球。

  「你,不對了。」

  「戰場,並不是一個人就可以作戰的。」我,放手了。

  放開一切對艦隻的控制,餘下的就是他們的戰鬥了。

  是我對他們的信心。

  我只管份內事,就是拿下這首艦隻。

  大魔王開始,對我另一個殘像喋喋不休了。

  既然在登艦時的招式管用,那現在再用一次就非常簡單了。

  橋唔怕舊!

  「好吧,在你斷氣後再慢慢細閱你的抗戰實錄了。」我離開控制室那三維噴鎗所造的椅子。

  總帥:「呵,終於殺來了!」

  他是第一個到艦長室的。

  披著白軍袍的總帥,被各色各式的液體都濺上變得斑爛七彩的。
  
  總帥開始灌水了,那個大魔王,只是個棄子。
 
  {以下內含粗言成份,如有不適請盡早離去}

  (希望不是太遲了)

  「屌,你條撚屌一撳個制就走左去,我就打生打死,仲要少少篇幅都冇份。」

  「咦喂!仲係度既!」總帥發現了艦長(大魔王),立馬擺起進攻架勢。

  「唔洗緊張,哩個已經係個驅殼。」

  「同你一樣?」總帥問。

  我開始發現這人智力有所上升。

  「有唔同,佢地意識轉移技術係另一個方式。我地用既係高低頻率互換,而佢地係離散整合型式。」

  「唔明。」總帥一臉呆濟。

  咁先係我認識既總帥嘛。

  「唔同你解釋住,估唔到你係最快果一個。」我看向其餘的屏膜。

  「難道真的要還他們自由嘛?」我心想。

  由於總帥成功進入首席控制室,艦內的自動防衛識別系統正式開啟了。

  由於意識體中是二對一,所以控制權全交由我們這邊接手了。

  換言之,這是正式成功取得「暗黑獅鷲遠洋號」了!

  接下來,好好的把朝田、纏流子、修兵,都一一接上吧。

  「你不覺得這樣很混亂嗎?」止戈是第一個收到資訊的。

  「很好,是有點的,但我就是會處理掉再離開。」

  「總帥會真的是接下來的頭頭了。」

  「連那個軍袍男的份。」總帥拍一拍心胸,在意識重來第二次的時候。

  基本上的配置都造好了,一系列的編制登錄都在運行。

  「猜中了,你詞彙開始缺乏呀,太沒趣了。」屏幕中的其中一個軍袍男看向我。

  「所以,我是會取代他吧?」總帥指著仍然喋喋不休的大魔王。

  奇怪,他倆的長相,是開始有點模糊,又開始有點立體,變得很相似。

  「是你把我們的識別特徵都改成相似的。」

  我分不清是誰的聲音。

  「我盡力聽,你盡量說吧。」對於新玩具(暗黑獅鷲號)的興趣,完完全全蓋過了我的專注力。

   「!#$#%$!@#」想不到,一來就是要打格仔程度的深層說話呀。

  {以上內含粗言成份,如有不適請盡早離去}

  「先靜一點吧。」我隨意發出聲音回應,畢竟,我沒空再處理艦隻以外的執行緒了。

  「你話你吖,果頭先會盡力聽,而家又無哩啦更話靜靜。」大魔王抱怨。

  「我感受到,feel到你不在狀態呀。」我說,還是沒離開對艦隻的研究。

  「到依家,不如直接講下人格既問題,丫喂。」我竟然突然提出這個話題。

  「唔係掛,廿九世紀都黎緊喇。你先黎同我討論咁顯淺既話題?」他也顯然不耐煩,就算有很多話要說也好。

  「極其量,是廿三世紀。」我更正,有點好意的更正,不是在他所說之前就改掉的更正。

  「唔係咁講法呀,而家技術上都可以意識抽離,點解人格抽離做唔到。」

  「唔係話唔得,但你聽我講先。」他開始被我引進討論。

  「如果真係做到,話唔定可以反咬班外星人一口呢?」

  「跟本個對立面唔係哩個情況。」

  「你係想將人格抽出,然後等班生命體殖入你其中一個人格,等佢地可以由內部比你控制丫嘛?」

  「唔止我架,仲有好多人類士兵同乜國元首咁啦,我唔清楚哩個世代。」

  「真係咁簡單,就唔會爆到第三次世界大戰啦。」

  「當時未有哩種技術丫嘛。」

  總帥看著我們的對話記錄,搖搖頭。

  「佢又真係同你廢噏架喎。」

  他真的是很無聊的一個大魔王。

  「對了,媺!」總帥好像記起甚麼似的。

  鏡頭一轉,來到了媺的身邊。

  為數五個的軍袍男追逐著。

  媺的戰鬥身軀一直有電流流出,眼看到了戰鬥室的盡頭。

  由於接管了艦隻,改造內部的構造是必然的工序。

  我特設了六間戰鬥室給他們,每間都是有利於每人的戰鬥模式,想不到總帥連戰鬥室都用不著呢。

  「抓到了,是『連』字喔,第三次出現了!」軍袍男(大魔王)再次看向我。

  「還有,其實戰鬥房間,三個不就夠了?」

  「看來,這艦隻不容易全拿下吧……」我想。

  隨著我們的注意力,顯示屏幕放大了。

  這戰鬥房是充滿了電源的,媺的終端機最需要的就是……

  「大魔王,你是有點能耐的,但如果連『媺』都接到電源的話……」

  「就是三對一了。」一把滲出高頻的話語。

  「量多了,也不代表就是好呀,你這六千字的編幅,最後,還不是給了你自己用的。」他,仍然喋喋不休……

  「何況,這樣算是二十六對三吧。」

  「你是不察覺吧,那二十六還不是你一個,而且還是對著被動由你傳過來副本的我。」

  「而我選他們,是確切擁有意識的。」

  「好吧,還是好好的對戰吧,軍袍男。」媺莞爾一笑。

  「是一個怎樣的笑容呀。」他,側頭,想不可能的把影象放大。

  「魔王呀魔王,你跑很遠了,我還一直在聽啊。」我提醒一下仍在舊艦艙的他。

  以為這是廿九世紀的他。

  「或許,是航行太久了,真的,算術都出現差池了。」

  「別找借口吧,你可是掌管著比我出生的年代還領先五十年的資料庫藏呀。

  「一切都變得容易被倍化,變得意義重大,或許沒有意思呢。」

  我記錄著,同時看著戰鬥。

  「開始配服你的分控能力了,雖然是用著兩種完不同的運算方法。」

  「是吧,可以算是在玩二十五開的線上遊戲吧。就你言語系統裡的說法。」

  他,竟然還有心思調整語法。

  「幸好我一直沒少看你呀。」在止戈前來之前,看來都不用放輕了,總帥用槍緊緊指著他的頭部。

  如果我稍有異樣,他都會無條件開槍,直至字彈用盡。

  「你知道這危險吧,同樣身為人類的你。」他,又開始站在這邊的立場了。

  「哈哈,最多又是看到自己的腦漿吧。」還會無故被打格的。

  「你,真的,服了。」

  「你不覺得,自從『媺』充電之後,這篇開始不對勁了嘛?」我就著他開始緩下來的喋喋不休問。

  「由二十六到二十一,你的算法中,倍不到吧。」

  弱點,這艦隻的弱點。

  而且,他沒辦法自行更改錯誤。

  就像戰鬥室的計算。

  「人類,是自身也擁有再創造的能力呀,所以,我才放心讓他登入你的艦隻。」

  其實,你已經是跑第二次了。

  「這樣,算是給你的貼示吧,以我的言語系統裹的說法。」

  還是媺好看。

  「還是媺好看。」總帥說。

  他身邊還多出有五個軍袍男,和他槍口指著的一個碟碟不休的男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