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急著進食吧。」

  究竟是餓了多少天呢?

  我就靜靜的看著他。

  「三年了,足足三年沒試過這樣的飽了。」

  在吞下第十碗湯麵的他終於又再說話了。



  是飢餓感。

  這種會傳染全身的基因內部最原始的一種驅動感。

  在進化中,仍然擺脫不了,單純因本能而產生的各種念頭。

  「這裡有情侶嗎?」

  砂訝[沙啞]的聲線,帶出這個沒抓緊到旨意的問題。



  情侶?

  「就是沒了吧?」

  「沒關系,就是一個小小的錯亂。」
  
  比正常人類大型的軀體。

  有數都不願意去數的觸手鬚髮。



  青蛙般的滑溜皮膚,是不太常見的外星人呀。

  對了,其實都很少見到外星人。

  又回到了,這個外星圈了。

  兜兜轉轉的來來回回不知多少遍了。

  仍然非常不習慣。

  「走不下去了吧?」

  不然怎會又來到這裡呀。

  「是的。」我承認了。



  「你們的文字,局限了你們的想法呀。」它的觸鬚開始動起來。

  這似曾相識的畫面,又像是沒有預期,但仍沒很激動。

  我知道這傷害不了我。

  「呵呵呵,玩這把戲嗎?」我拿出了機械電線。

  來吧,交換資訊呀。

  這技倆,仍然有點難看。

  「文字,很足夠表達了,可能,你不太懂吧?」我嘲諷。



  「哈哈哈,來吧,交換資訊呀。」它,怒了。

  「有趣,就是這樣才有趣呀。」

  離開艦隻來到這,是正確的感覺強烈了。

  原來三年了,由這裡去艦長室的距離有夠遠的……

  「是呀,以正常的速度,太概離降落點還有五光年左右吧,如果你沒亂動艦長的設備的話。」

  我,有點無言以對。

  「歡迎,登上暗黑獅鷲遠洋艦。」

  它,正式的再說一次歡迎詞。



  「這不斷重覆說著的對白的三年間,我不怪你了。」它,一定仍然記在心裡,如果它有這個器官的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