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差太遠了,想撞去近接戰看來機會很微了。」媺的終端機分析著。

  大概,跟據顯示,是三光年。

  「這是可是最有可能的接近距離了。留得青山在呀。」止戈也同樣讙譽著。

  出現了,那些一直虎視眈眈的一堆外援。

  放手一幹了!



  「止戈!再次,啟動程序輸入式選擇。」

  「全力佔用佔有可連結的艦群,同時組織三年躍遷隊伍。」

  實在太近了,三光年對於太空中的接近戰。

  一般的戰略策劃都是以十年以上為期的。

  而且,最有可能的星系巡邏距離是五光年。



  由其是巡航艦的配備規格一般的遠戰武器攻擊範圍都是以半光年的距離為單位的。

  「對面是怎樣的對手?」我問。

  「仍然同樣是人類的可能性很高,所用的制式是可解讀的。」媺分析。

  「咁,淨低既就只有等喇喎。」總帥問。

  「仲有好多野可以做既。」不過以他的智商也是沒辦法說明白了。



  「你咁樣望住我又係諗緊我智商問題啦。」總帥竟然察覺到。

  三光年,以正常的速度航行,可能真的要三年,前提還是要對方也同樣的組織一場轟轟烈烈的交接戰。

  「還有,要對外來勢力宣戰!」

  就把事情變得不可收拾起來吧。

  三年的時間對於太空戰略部署是不足的,但就思考方面就是太長了,怎都想不到如何可以打發掉空餘的時間。

  當然,還是有方法,例如到一些太空補給站,或隨意躍遷點。

  但還是要先把非人類組織打下來。

  只有黑色星系艦團還不夠,對我所想的還不夠。



  遠遠連車尾燈都未追上的程度。

  「怎麼了,想到出神了呀。」媺的同理心偵側看來又發揮作用了。

  連聲線都變得不同。

  真拿這沒法。

  「非人類的敵人已然很是麻煩了,人類就是學不懂的……」我抱怨了多一句。

  然而,已經收到超過五十個以上的通訊請求,看來,對家也太多仇敵。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