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名同能力同外貎的映像,的影子。

  以原本本的一等一複製過來了。

  原本他們做不到的,我現在做到了。

  我做到了,也代表不奇怪了。

  也都一樣可以做到了。



  那個,空洞的心跳聲又一次響起了。

  每一下跳動就像是冷風吹過的感覺。

  是周圍變冷了吧?

  還是我開始變冷了呢?

  每次呼吸都是在這個空洞外流冷風。



  我掩著傷口,沒有血液。

  又是靈魂子彈。

  這威力很強呀,這個未知。

  我就是對這些未知有著過火的好奇心呀。

  穿過的空洞,都打不中的那顆,好奇心呀。



  連飛來的方向都不清楚。

  搞不懂這個了。

  只是離不開這個感覺了,這種空洞感,突然,很懷念。

  變態的懷念那種致身於純粹空洞之內。

  那心跳僅僅是心跳的飄浮。

  對,就似是被放離開艦隻,飄浮於外太空中的。

  這樣的轉變就是剛剛那子彈吧。

  很強,很強的二人。



  抓到了。

  「以為這樣就把我帶走了嗎?」

  是二人,大概八百米,遠距離的攻擊。

  但我看到了。

  即使是靈魂浮遊離的狀態。
  
  「雖然很想就這樣被再次拉走呀……」

  「可惜這邊要煩的事太多了。」我說。



  肉體,就拿去吧。

  我把意識直接殖入她的槍內。

  沒錯,她的那把冥者宣告的意識體,就被我佔據了。

  「你的槍法很好呀。」我嘗試發出聲音,很沙啞。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