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解,在他們的世界裡,一個極少數人知道的秘密。

  是我帶來的一隻藏手棋子,浦原那家伙一定不停在抱怨吧。

  「交易,這只是一場交易。你我不拖不欠的。」他說。

  以我的理解,他是這樣說的。

  或者他有這樣說吧。



  把這些秘密藏得如瀑布後的洞穴一樣深。

  跟本就沒意思吧。

  還不是人類的意志範圍的的範疇。

  ————————————————————
  「在另一個世界裡,我還有個別的名字。」

  「叫風死吧?」我回答,那個面色蒼白的傳信使一直看向我。



  「好像就是這讀法。」

  「你忙你的好了,別讓兩邊都出岔子了。
  ————————————————————

  崩解,在我們的世界,只是一個詞語。

  有破壞的意思,沒有重建的想法,再深層點就是同歸於盡。



  通常在力量不相等的情況下,較弱方才會想出的辦法。

  但這次不,不相等,但我們是絕對的強勢方。

  崩解,在這個世界裡,將有一個新的定義。

  在重組都一早被鋪設好之下。

  「在知道名字之後,還有太長太長的路要走呀。」修兵感嘆著。

  軍袍男一點戰意都沒有,但就是砍不著……

  砍不著,代表戰鬥不會完結。

  「風死,你累了?」



  他,卻一直在砍那個可惡的軍袍男,同時被叫者名字。

  「『獵首零壹』,是無聊透頂時候的名字呀。」

  「所以,風死比較好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