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試過開始連字都不太認得清楚了嗎?」

  「看來真的真的快要說再見了……」意識呀,一直徘徊的那個空間,慢慢,一點一點收窄。

  「是人多了的跡象,是件好事吧。」我這樣想,這樣安慰著自己。

  「反正事情這樣下去不會好的。」我想深一層。

  竟然,浮現出面孔了,實實在在的他們,纏流子、冥者、崩解—檜木修風死。



  「你最好也一起試試完全離開世界吧。」她說,語氣還帶有輕快的感覺。

  「很快就會完結了,就像是遊戲裡要爆機一樣。」

  「我們就會出現在工作名單之中吧。」

  「一定會的,不過跟本上沒人會在看吧。」

  「有點失望呀。」不知道是誰的抱怨。



  「難怪呀,你們的名字都不是正確的了。記得吧?」我其實真的開始失去記憶。

  「怎麼了,打生打死的片段紀錄得好好的,而看著事件發生的你卻一點記憶都沒有?」
  
  「不可以嗎?我只是個『人類』呀,好好的把你們的長相給記下已經筋疲力盡了。」

  所以,現在卻發現,只有里格爾才有資格出現在哪個工作人員名單吧。

  「總帥呀,結果是要拜託你了。」



  「喂,別走呀!別這樣就捱不下去吧。」

  最精彩的那些戰鬥還沒有看過吧。

  「我跟不上的……起碼這次跟不上了,如此多開的遊戲,我會暈眩的。」

  「你可以逐一慢看吧。」

  「時間不夠呀……」

  「你們的壽命相對於我的,是如此過份的漫長呀。」

  「即是?」

  「你們是設計成可以在近光速的飛行器上生活上千百年的體質,以作星際旅行之用。」



  「我們這些『人類』只能知暫的活著,做一個『啟動』的簡單動作而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