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這個時候,仍是如此腐敗。人類呀……」

  「由你願意接受交易之後,一切都變得如此呀。」我說。

  「真可笑呀,現在才想要反悔嘛?」他問。

  「你這是自問吧,我從來不讓人反悔的呀。」

  「想不到就這樣過了二十個章節之久呀。」



  「早早超過了呀,你那甚麼內心對白已經是了。」

  他,「大魔王」,對,仍然是那個艦長。

  出現反祖現象了。

  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現象。

  「怎辦。」總帥問。



  「沒問題的,不過就是變得不能理解吧。」

  由一開始,就不打算可以被理解了。

  「我也沒想過要活到停艦的一刻呀。」

  「繼續飛吧,承載我們起始的意念航行到指定地吧。」

  我不要



  「我不要」我果斷的拒絕了。

  「一開始,我就不是你想找的人了。」

  「抱歉。」我還是有禮貌的。

  「別以為隨便找個意外或甚麼藉口就把我搶走你的艦隻的努力給白費。」

  「不是你讓位給我,是我自己奪回來的!」

  「還有我們吧。」止戈也忍不住出聲了。

  對呀,要不是努力奪回來的話,這力量不要也罷。

  「半斤八兩呀。等份的力量才有挑戰的價值。」



  如此輕鬆,令一切得來都變得虛假。
  
  「就是為了讓你不太輕鬆,我才死不斷氣呀。」他說。

  「我還是看戰鬥畫面比較吸引。」

  這種實時對戰,我比較有興趣。

  「快把我放回原位!」止戈開始不耐煩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