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完全就係死唔氣喎……」我看著還一直發出聲音的機器。

  連接駁著的電源都拔開了,仍斷斷續續的運作著,像喪屍片中的喪屍一樣。

  這算是機器中的喪屍吧。

————————————————————————
  大魔王呀……

  是怎樣的一個名字,一個稱號呀。



  回到地球的我,真的一絲毫沒有回憶起在艦上的片段。

  對的,我回到本體了。

  一切都很實在的發生了,卻又很虛幻的消失掉。

  與夢境不同。

  是一場遊戲,一場沒存檔的劣質遊戲。



  而我只能作出令人不解的旁述。

  確定了,是有高智慧生命體存在,卻與人類很相像的。

  第三次世界大戰也沒有停止。

  「止戈」仍然有一眾學者、科學家、思想家、冒險者在尋找。

  人類將要走向滅亡、進化、或者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也是一個進行式。



  宇宙是如此浩瀚,又怎會是文字能夠一一表達。
————————————————————————
  「沒任何一點劇情可言呀。這故事。」我轉著手槍。

  「本來就是讓你來停止時間的。」里格爾正式站起來了。

  筆挺的穿上軍袍,扣好袖鈕子。

  「『媺』就交給你了,我真的要上戰場了,在你也終於交出真心之後。」

  「太有趣了,你這班看上去一無事處的人們。」我調測著,調測著。

  「這艦上真正『一無事處』的卻是你呀,作者大大。」抱著一箱機械靈件的大叔男走過。



  「哈哈,由一到來就睡到現在。」

  「別的新丁最多只是三個月的沉睡期,你卻足足睡了三年呀。」同樣轉著手槍的年輕女子在打量我。


  —我感受到你有對我『憐惜』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

  —我感受到你有『不安』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

  —我感受到你有『騷動』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


  讓她,就讓她,一直運行吧。

  直至生出自體志意或意識,到時侯,自然會被發現吧。



—全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