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門課,我們要做一份存在的匯報。這種說法,憋扭得很,但的而且確地,我們要做一份「存在」的匯報。為着這份功課,我們交換電話,開了個Whatsapp Group,互相知道了互相的姓名,無論記不記得。
 
課上抽籤時,正好抽到我們做第一組匯報的學生,所以在開學後第二、第三個星期左右,我們便開始準備。照道理應該一如既往,現代人善用科技的結果,是我們可以一起完成一份功課而不必會面。
 
不過,阿欣做功課的時候非常認真。
 
她在功課的Whatsapp群組裏面說,「我們去圖書館吧。」


 
我久久的愣住了,而她的好友,竟都理所當然地接受了她的建議,還開始約起時間。見到此情此景,不禁疑惑,到底他們的腦袋裏面出了甚麼毛病了呢?可是又想起陳浩揚的說話——阿欣現在應該二十歲半,換成年級,就是Year 2左右——然後便覺得這一切都很合理。
 
是一個還未被現實磨蝕到對知識完全反感、依然相信多少努力等於多少回報的年紀。
 
「格仔,你呢?」她的一位朋友問我。
 
本來想告訴他們,這份功課就算只是上網找找資料也能做到,根本沒有必要特地約個日子走到圖書館裏去。可是,他們一整組人都有結論一定要去一趟的話,我這個外人又不好意思多口。
 
我在電話往上面掃,掃到阿欣說下日子的一句,她說「9月21、23、24的下午都可以。」


 
於是我就回覆,「21、或是24日的下午吧,我其他時間大都在打工。」
 
其實我三日都可以,不過日子一模一樣的話她一定會覺得奇怪,但是少了一兩天的話,就沒有那麼起眼。
 
「所以,就24日的下午?」她的朋友總結。
 
「嗯,好啊。」我答。
 
我在「好啊」後面還附有幾個笑喊符號,像我真的非常樂意前往似的,但我面對這群對功課盲目熱衷的少男少女,打從心底感到可怕。


 
「到時見。」阿欣說。
 
*****
 
四年以來,我雙腳踏入圖書館,而又實在地拿起過一本書的次數,寥寥可數。如今走到這個地方,看着地板都覺得自己滑稽。
 
阿欣不止跟我們約好了時間、地點,更加在圖書館裏,預先預約了一個房間,帶備了電腦,這樣的準備,看樣子是可以即場就將匯報完成的了。
 
「你平常都會這樣認真?」我呆地問道,實在一下子被她嚇到。
 
「很認真嗎?」
 
「嗯,」我說,「超級認真。」
 


她在會議室裏放好電腦,將HDMI線駁好,電腦的映像即時就傳到投影機去,慢慢慢慢的顯映。會議室只有我倆個人。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可能一男一女在會議室內一定會有事發生,可能我倆的關係會增進起來,或者突然發現了互相的一些特點並吸引對方。但是,作為沉悶的故事,事情的發生並沒有那麼特別。
 
她用電話,問她的朋友們甚麼時候會到,而我則看了一陣ig、snapchat,從上而下的把所有未看的都統統看完一遍。
 
期間我們雖然談過些話,但全非是為了了解,其實沒多少人會有強烈的了解別人的欲望,只是房間太靜,若太久沒說過話,氣氛會很尷尬,於是我們談話。
 
「你讀甚麼科目?」我問。
 
「啊...體育。」
 
「很厲害呢。」
 
「嗯,」她說,「好像每個人聽見了後都這樣說。」


 
「因為真的厲害,很少女生會做運動。」我說。
 
事實是聽見她說自己讀體育系後,我根本不懂體育,所以除了除一句「厲害」以外,實在想不到可以說些甚麼。
 
「那麼你呢?」她問。
 
「我啊......」我說,「我讀歷史。」
 
她看着我,「也很厲害。」她說。
 
我猜想,她的心理活動大概和我一樣。
 
「以前我讀歷史的時候,硬是記不得那些甚麼帝甚麼帝......」她說。
 


「哈哈,彼此彼此,以前體育課我也常常偷懶。」我笑笑說,「實在跑不下去。」
 
「正常啊。」她簡單地答,似在安慰我般。
 
「平常都做甚麼運動?」我隨口問。
 
突然,她停住,看着我。我不習慣被人看着,視線直向着地下,沒看過她。
 
我像沒發現她注視我一樣,「甚麼事了?」
 
「沒要事。」她搖搖頭,然後他平淡地答,「沙排。」
 
「哦......」我一邊哦的回答一邊點頭。
 
「好像在哪裏見過你?」她說。


 
「小姐,你搭訕的技巧很爛。」
 
「不是啊,」她又笑着對我說,「真的好像在哪裏見過你的。」
 
「拍照。」我提示她。
 
「哦!」她叫了出聲,略帶興奮似的,「怪不得你好像很熟口面。」
 
我不好意思告訴她我一直都記住了你,所以陪了笑,就沒說下去。而她好像記得甚麼似的,大概覺得要重提一個男人曾經稱讚自己長得漂亮太奇怪吧,於是也沒有再圍繞沙灘排球聊下去了。
 
我後悔道,「早知道會再見到你,當初不讚你漂亮。」
 
「哈哈,我也沒想過會在學校碰到,」她說,「起初還以為我認錯人。」
 
「早知裝作沒見過好了。」
 
「我會扮不記得的。」她肯定的對我保證。
 
反而讓我更難為情。
 
「啊,那麼現在我可以拿你的電話號碼啊?」我指着手上的電話,畫面正打開着有她電話號碼的頁面。
 
她的反應,是對我側目,極之鄙視地,「你沒要事吧?」
 
無奈地我唯有哄她笑吧,她笑了。直到她的朋友到來,我們便開始工作。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