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假如你回到過去,在自己父親出生前把自己的祖父母殺死;因為你祖父母死了,就不會有你的父親;沒有了你的父親,你就不會出生;你沒出生,就沒有人會把你祖父母殺死;但若是沒有人把你的祖父母殺死,你是否會存在並回到過去且把你的祖父母殺死? 一直以來,我很想做個實驗,找出這悖論的答案。



第一次悖論測試

       「檔案編號03329,實際實驗次數3464,機器編號TM02,日期2096年,四月二十日,格林威治時間十八時十六分,測試品9mm口徑子彈,時間跨度76年,操作人員為李傑克。」

       我對着架在腳架上的攝錄機自言自語,為這秘密實驗留下一些毫無意義的記錄,老實說,這實驗完成後這影片可能不復存在,連同這房間一同煙滅,包括我。

      我並不是在做什麼核武器或反黑物質的危險實驗,而是科幻作品的經典機器-----時光機

      這時光機我並沒有花很多時間和心血造出來,設計藍圖早在我高中時期完成,待到我博士畢業去不同投資者低頭乞錢去建立自己實驗室,才開始有點多餘資源讓我發展這方面的實驗。



      然而,成功造出時光機並不能滿足於我,自小時候我的目標並不是製造時光機回去過去拜訪恐龍,而是要證明一條經典悖論---祖父悖論。

      祖父悖論是時間旅行悖論,最先由法國科幻小說作家赫內·巴赫札維勒提出,內容如下:

      假如你回到過去,在自己父親出生前把自己的祖父母殺死;因為你祖父母死了,就不會有你的父親;沒有了你的父親,你就不會出生;你沒出生,就沒有人會把你祖父母殺死;但若是沒有人把你的祖父母殺死,你是否會存在並回到過去且把你的祖父母殺死? 

      這就是我一直想驗証的事,我花了一整個青春時間去讀我早已理解的書,帶領一班智障研究生建立實驗室,去討好我討厭的投資者,與一些侮辱自己智慧的業界同伴合作,把畢生積蓄花光,窮得連晚飯也沒得吃,為的,只是今天。

      我選擇拿我祖父開刀,我很討厭他,他把整個家族的事業拉跨了,害得我們一家過着窮日子,要不然我就不用靠獎學金糊口,早就在家的底下建了一台時光機了。



      我從祖父日記找到了結束他生命的良晨吉日,當時他和祖母尚未認識,必定為絕佳時機。在無數的測試下,最後終於掌握到祖父的行蹤,只要輸入坐標,時空門便可連接該處。

      與其說是時空門,用時空孔形容會更貼切,因為資金不足,機器大小配備也遭限制,時空裂縫只能維持三只手指大左右,但對於子彈來說綽綽有餘。

      我把坐標調成七十六年前我祖父的睡房,時間在凌晨三時,正是他熟睡的時侯,時空門開口附在牆上,能斜斜的對準他的頭顱。

      「實驗開始。」我按下紅色按紐,機器便發出嘰哩嘰哩的聲音,掛在牆上四條電極柱中間漸漸出現一個黑色洞口,我單眼從孔上窺視,盡管睡房抽手不見五指,但仍能看出一個人的輪廓。

      我掏出手槍,槍口插在洞口上,我吞了口沬,手心開始冒汗。



      我會消失嗎?

      此刻我居然猶豫了,不,我害怕了。

      我拍拍臉龐,試讓自己振作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我再次舉槍,緊扣板機。

      砰

      世界進入黑暗寂靜...

第二次悖論測試

      回神過來,我依舊站在房間中間,我並沒有消失,但意識開始清晰時,劇痛立即像水一樣流遍大腦的每一處,如同被攪拌的大鍋一樣混亂,許多陌生的片段像跑馬燈般在腦海浮起又消去,一股嘔吐感從胸口升起,我馬上衝到廁所對着馬筒嘩啦嘩地把剛才的晚餐吐出。

      我剛才有吃晚餐?



      抱着馬桶十多分鐘,意識總算回到正軌,但仍是迷迷糊糊,我支撐起軟軟的身軀,勉強地爬到洗手台上,把水龍頭扭到盡頭把頭顱塞到底下,直至水淹到我嗆到,我抬頭往鏡子一看,眼前的鏡像嚇到我打破混噩瞬間精神起來。

      我的樣子變了。

      我撫摸着臉頰,坐在地上,冷靜下來,開始整理混亂的思緒。

      對,我在做實驗。

      我掃視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

      我成功了?

      沒錯,房間沒有煙滅,機器還在,我還活生生地存在。



      只是...為什麼....樣子卻不同了?祖父的存在被變換了?還是...我失敗了?

      這刻,我心中沒有底。我只知道實驗得進行下去。

      我開始整頓混亂記憶。果然,剛才出現記憶碎片都刻了在我腦海中,這些明顯是別人的記憶對我來說很親切卻又很陌生。

      我決定停止漫無目的地亂翻記憶,改以方向性地進行「回憶」︰祖父 

      出現在我腦海的有兩張臉,一張是我開槍殺掉的,另一張也是我祖父,但同是也是一名陌路人,這矛盾的想法令我出現一個念頭,莫非現在我腦袋中同時存在着兩人的記憶?一個是我的,另一個又是誰的呢?

      我再「回憶」︰祖母

      出現了一模一樣的臉孔,但與他的以往祖母的印象也不同。

      我試圖回想自己名字,腦海中出現了兩個名字,一個是李傑克,一個是陳山德。



      我此刻假定,這段記憶是屬於另一個平行宇宙的我,嚴格來說,這在基因上和身份上跟本不是我,但我的意識能跳動到此人身上,我只能暫時作出這判斷。

      或許,他也造了一台時光機實驗祖父悖論,因為想法一致我才可以取代他的意識。

      我檢查時光機的螢幕,上面輸入了一列坐標和時間,是這世界我祖父的老家,時間也是凌晨。

      果然,這個「我」也有共同的理想,讓我代替你繼續實驗吧。

      我檢查了一下機器,發現了有幾處不同,不僅功能升級了,用料也升了一個檔次,莫非這個「我」比較有錢?

      我扔去這無聊的想法,把時光機發動了,這次的洞口有一個拳頭大,可以更準確地描準了。

      我舉起了手槍,對着黑洞按下板機。



      砰

      世界進入黑暗寂靜...


第三次悖論測試

      光明回來時,我再一次經歷不適,又跑到廁所吐出來了。

      同樣,我的樣子也變了,祖父也變了,名字也變了,不變的是時光機正立在房間中央,而且又升級了,看來這宇宙的我也想進行悖論測試。

      看來由我製造悖論的一刻,我成了觀察者,意識跟着因果帶到下一個宇宙。

       我開始仔細的整理記憶,也是同時存在兩人的記憶,但作為「陳山德」的記憶卻不翼而飛,被叫作「謝龍」的人取代了,只留下模糊的印象。我只好假設,我的意識只是暫時借用他們的腦袋,他們的記憶只有小許殘留在我意識中, 相對的,我舊有的記憶有些已被取代,可能因為腦容量不足而失去了。

      我決定仔細調查這個我,開始回憶「我」的一生。

       自懂事開始,父母都從不因錢吵架,中小學都在重點學校渡過,到國外名校進修,不用再靠獎學金維生,因為父親的人脈關係建立了自己實驗室,之前討厭的上司現在跟我平起平坐,不太需要投資者實驗室已可以正常運作,時光機當然也因資源充足而完善了,但因生活安逸,怠慢了時光機製造進度,結果跟我捱窮用的時間差不多。

       果然這世界的「我」家境比較好,在毫無經濟壓力下成長且完成夢想,實在是夢寐以求的人生,在上一個世界時,我的時光機也有升級,房間沒有像以前般窮酸,是因為經濟能力改善了嗎。

       此時我有一個大膽假說︰每跳動至第n世界線,該處的「我」會比第n-1世界線富有。

       為了驗証這假設,我執起手槍,把時光機啟動,時空裂篷嘰哩嘰哩地展開,這次洞口比我的頭大少許。

       舉槍瞄準時,我遲疑了一會。

       我祖母會不會又找了一個窮光蛋結婚,或下一個祖父他教子無方,令爸爸把家產都掉光了。

       最後,我抑制住的消極想法,堅定地按下了板機。

       砰

       世界進入黑暗寂靜...


第四次悖論測試

       又是一輪嘔吐,但我已適應起來,很快便振作起來,開始查找記憶。

       這次我家境又進一步提升,住的是豪宅,家裡有一台七人車一台超跑,我已經是實驗室的老闆,之前那班叨叨絮絮的上司們都在我腳下被我勞役,已經完全不需要那班智障投資者,因為我就是最大股東兼最大投資者,看來我祖母有世界頂尖的釣金龜能力,找的丈夫越來越有錢。

       時光機不僅升級至語音控制之外,這次可以展開出半個人大的裂篷,但整個人穿過還是有點困難。

      當我心想該收手了,但此刻時空門像是向我招手引誘。

       想穿過這道門嗎?

       想找到答案嗎?

       想知道這世界的真理嗎?

       快來吧 !

       開槍吧 !

       完成悖論吧 !

       我抵受不住心魔的誘惑,拿着手槍面對時空門。

       砰

       世界進入黑暗寂靜...


第五次悖論測試

       惡心感已經對我沒有作用,我站在豪華的房間中,呆瞪着我的時光機。

       房間至少有八十平方英尺大,時光機佔了房間的三分二,能展開的門必定能夠整個人進入,這是我最原始草圖,是我在高中時完成的,在這世界我的財力把它完成了,果然有錢就是任性。

       對於這世界為什麼會有我最舊的草圖我感到納悶,但同時我想起了最初我設計時光機的目的----見袓父一面。

       看來因為後來環境所逼,讓我忘了初衷,走上歪路,把一切怨恨都推在袓父身上。

       我嘆了一口氣,如今好像太遲了,不過,至少我可以嘗試親身體驗穿越時空。

       我發動時光機,八條相對的電極放出電流,在牆上凝聚出一道門,對面就是袓父的睡房。

       此刻我的心情又雀躍又躊躇,一方面是為能夠穿越時空感到興奮,另一方面卻憂心這次造成的時空矛盾會帶來不可收拾的衝擊。

       我帶着矛盾的心情步入時空門,走到祖父床前,把被子翻開了。

       大腦瞬間一片空白,我意識被眼前的映象嚇停了,我不敢相信我現在目睹的一切。

       這.....人....是我的祖父......是最原本的..........祖父.....他居然還未死......

       ……嘰哩嘰哩……

       我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同時清脆的手槍上膛聲也傳入我的耳中。這時我也懂了,原來時空會自我補正。

       砰

       世界進入永恆的黑暗寂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