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 

# 站在雨中的我顯得很狼狽 手中拿著紅色的玫瑰
你拿手帕幫我擦乾臉上的雨水 可是那卻是我的眼淚
接過玫瑰你選擇後退 你的微笑是那麼疲憊
是不是我讓你覺得很累 是不是我不懂得謙卑
太多語言擱淺在心裡 多少的回憶隨著細雨在飄飛
你的笑容依舊那麼美 我不相信愛一去不回
雨水見證著我們傘下的陶醉 #

歌名:雨中的紅玫瑰 作詞:瓊瑤、張睿 作曲:張睿


 
外面傾盆大雨,救護車一輛接一輛的停泊在醫院門外,裡頭的醫護人員紛紛上前協助,合力把每一位躺在擔架床上的傷者送至急症室。這次交通意外造成多宗嚴重傷亡,擔架床經過的每一處留下多條車輪血痕。
 
「哎喲,舊的不去,新的又來!」一位身穿病患服的老婦人在醫院通道遊蕩,心想:「一幫舊病人還沒出院,排山倒海的新人又要搬進來。今晚這幢醫務大樓可真是高朋滿座。」
 
老婦人這趟沒返回六十三年前的彌月之夜,也沒返回四十五年前的初夜。這第三次的出體經驗,僅只走出病房,確實讓她老人家有點失望。她東張西望,晃來晃去,不知不覺來到大堂,每個醫務人員手忙腳忙為血跡斑斑的傷者們急救。眼見一個個醫生、護士迎頭沖上,老婦人下意識躲開,但由於年事已高,閃避不及。他們與老婦人迎頭卻不相撞,反而直接穿過她的身體,如穿過空氣一般。
 
這時侯,老婦人氣定神閒,自我安慰:「傻的嗎?我幹嘛要躲?忘了自己是觀眾身份。只可惜呀,這次返回現代。為什麼不像前兩次,讓我再看看年輕時的媽媽或老頭子?」
 
她覺得反正靈魂已出體,沒那麼快被召回,倒不如離開醫院,出門透透氣,不竟「困」在這「牢房」內已有一百四十七日。當她步出玻璃門的一剎那,很想回家看看孫子,卻在不遠處瞧見一個動物黑影。老婦人起初不以為意,豈料那黑影竟朝著她方向一步步迫近!她在猜疑,是貓…狗…還是小孩?說時遲,那是快,那個影子已經由遠來到近,由一團黑影逐漸被醫院門外的燈光照射到前額。


 
「吖…是狼!」老婦人被嚇得目定口呆,來不及跑。
 
一隻體長150公分,肩高85公分,體重80公斤的大黑狼就站在眼前,與她對視。大黑狼瞪大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毛髮豎立,擺出一副攻擊姿態。老婦人見狀,嚇得用兩手掩蓋口鼻,不敢作聲。直覺告訴她,這隻紅眼狼看得見她,而且是沖著她來的。這是頭一次遇上囧伴,應值得高興,如果不是「牠」的話。
 
老婦人微微退後兩步,打算放慢動作,轉身回去醫院。怎料這隻紅眼狼就是愛盯著人,牠的一雙血紅色眼睛異常凶狠,老婦人向三點鐘方向轉身失敗,每轉一下身子都被牠趕過頭來爭先站前,有意阻止她折返。最終,紅眼狼用眼神示意老婦人的十點鐘方向,然後轉到她背後,緩緩露出黏滿唾液的狼牙,用低頻率的音調發出一長兩短的吠叫聲。老婦人不知所措,只好依著十點鐘方向行走,每走幾步便回頭一望,紅眼狼隨尾跟著,可幸的是,牠暫時沒有什麼敵意和攻擊行為。
 
雨一直下,大概走了一點五公里路,來到奪命車禍事發地點。一輛觀光巴士翻側,前半部插入一間烘焙店,麵包、甜點散落一地,櫥窗玻璃更撞至粉碎,鮮血混淆雨水流入街道,血流成河。
 
有隻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隻雀仔跌落水,被水沖去。有隻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隻雀仔跌落水,被水沖去。有隻雀仔跌落水……﹙廣東話兒歌﹚


 
不遠處傳來有隻雀仔跌落水的手機鈴聲,老婦人心裡一寒,「這不是我家孫子常用的來電鈴聲嗎!?」她戰戰兢兢,捏著心臟一拐一步追蹤鈴聲方向,自說自話:「不會的,不會是我家孫子。不是的。」
 
來到翻側的旅遊巴範圍,鈴聲音量越來越大。有隻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隻雀仔跌落水……
 
老婦人早已忍不住淚水,全身顫抖,鼻涕長流。她沿著車身探索,彎頭探腦的尋找有隻雀仔跌落水的位置,期間發現零零碎碎的花瓣、枝葉被鮮血沾染,散在地上。她不以為意,最終在烘焙店附近撿到這部手機,破裂的顯示屏亮著一個來電頭像—一張熟悉的女子面孔,頭像下方顯示媽媽
 
「天呀,真是我家孫子的手機!人呢?人在哪?」老婦人焦急地左看右望。
 
這時侯,紅眼狼突然仰天長嚎,四周抵擋不住刺耳的頻率,猛烈搖晃,震盪後瞬間捲入靜止狀態。
 
老婦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披著黑衣斗篷的骷髗人從紅眼狼後方霧出,陰森的氣場很有壓迫感,他每走近一步,老婦人跟著倒抽一口氣。
 
「遺體在停屍間」骷髗人一語道破。
 


老婦人比不出任何反應。只知道身子突然往後跌,失重心倒地。這刻的她,心靈更痛,淚水鼻涕如瀑布般瀉下。
 
「想逆轉生命嗎?」
「你… 你說什麼?」
「機會只有一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