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螢火 

這年夏天,發生在元萱身上的事情特別多:
 
一﹚「高中生」這稱呼要被除名,往後四年﹙或許五年,如缺勤的話﹚被迫改口叫「大學生」。
二﹚ 以往一直理所當然的伸手要「零用錢」,今後得靠自己的汗水把它一塊一塊賺回來,名副其實是「血汗錢」。
三﹚閨蜜出國念書,要習慣一個人吃榴槤慕士蛋糕。
四﹚遇上「選擇困難症」發作時,左右二選一要選左,上下二選一要選上,前後二選一要選前。﹙不要問,只要信;這是閨蜜惠雯的格言。﹚
 
來到第五件事,這是一樁改變她一生的事情,往後在情感路上跌跌撞撞,被綑綁、被流亡,全因遇上一位咖啡婆婆……


 
「下星期就要出國,行李收拾好了嗎?」元萱大口大口的吃下她最喜愛的榴槤慕士蛋糕。
「一切打包好了。大件物品早前已安排船運。」惠雯回答。
「到步後記得發信息給我,保持聯絡。」
「放心,我會在社交網站經常打卡,報告行蹤。遇到帥哥更會偷拍,即時跟你私聊。這樣滿意嗎?GIVE ME FIVE!」
 
惠雯興奮的豎起五根手指,等待與對方撃掌。可惜她沒有那份熱衷,只輕輕擦過,然後淡淡言說了聲「嗯。」對於平日鬼主意甚多的元萱,今天確實有點不對勁。
 
「今天怎麼了?幹嘛一直皺著眉?」惠雯笑咪咪的瞪著她,「你不會是愛上了我,想我留下來不出國?」
 


「你老毛病又發作是吧。」元萱舉起手機,做出一個正要撥打電話的手勢,「要不要打給你歐巴﹙韓文:OPPA﹚,跟他說你的取向有點不尋常,叫他別再浪費心思在你身上。」
 
惠雯立刻用超萌超可愛的嘴臉回答:「耶,跟你開玩笑的,」兩隻手握著元萱提起手機的手腕左搖右擺,扮作懇求的樣子繼續說,「不要太在意噢。」
 
「…」元萱懶得理她,繼續一邊吃蛋糕,一邊翻看雜誌。
 
「好啦,說真的,你今天怎麼怪怪的?」
「唉,早上那女人說我已經領了成人身份證,可以當半工讀學生,要早點接觸一下社會。」
「哇靠!經濟封鎖?不會吧!」
「是的。」


「哪怎麼辦?」
「只好以後PRADA包包不能買,高級餐廳不能進入,GODIVA巧克力不能吃,奔富紅酒不能喝。還有…」
「等等,你一直反對我做這些事。你究竟何時、何地、和誰買過、吃過、甚至喝過這些東西?為什麼不找我?」
「哪有!?還沒做就泡湯了。看見她每天花一大畢錢買一大堆垃圾回家我就很扯火!本來我就是有能力享受生活的,如果繼續節儉只會顯得我愚昧,以為好欺負。誰不知…」
「打工啊,」惠雯固意把聲線提高兩度,「要爭氣!我挺你。」
「沈、惠、雯!你欠扁嗎?」
「OK,OK。說笑而已。」惠雯依舊改不了那頑皮的嘴臉,一直忍不住笑,「繼續說,我在聽。」
「誰不知被她先發制人。今早刻意在爸爸面前誇讚我是好孩子,懂規矩,乖巧又不炫富。然後就說我已是成人,零用錢不用給太多。說什麼大學生上課時間很自由,只要安排得好,找一兩份兼職不成問題。」
「嘩,夠狠!你怎跟她鬥?」
「我能怎樣跟她鬥?爸爸很認同那女人說的話。」元萱扁起嘴巴,瞪大眼睛,看準惠雯碟上那四分一塊的榴槤慕士蛋糕,極速手起叉落,把最後一口吞下。
「喂!這是我的!你都已經吃了兩件,還搶我的!」
 
她們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打打鬧鬧的過了大半天。離開CAFE後,她們分開走,一個向左轉,一個向右拐……
 
惠雯坐計程車往健身中心找歐巴,他是她的私人教練,也是「朋友以上」的「朋友」。當她第一次到健身中心時,在前台不斷說自己腰很粗,手臂很多拜拜肉,有什麼方法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甩掉肥肉。結果,前台職員聽到這番話當然變得很雀躍,馬上推銷不同款色的優惠套餐,其中一款最快可在一個月內極速消脂,但必須由專業導師從旁指導。兩位職員邊說邊指向落地玻璃的貴賓室,說裡面那位就是很搶手的天王級導師GORDEN,檔期很滿,現在預約要到月底才有空,是一對一的私人健身教練服務,很多男明星、男模特兒找他鍛煉肌肉,名媛、闊太找他提供修身塑形指導,再配合他自創的減肥餐單,效果非常顯著。惠雯一聽見天王、名人字眼,再加上遠距離也瞧得見的八塊古銅色誘人腹肌及立體浮雕人魚線,簡直大殺眼球。儘管收費金額確實是天價,她也毫不猶豫,馬上從包裡掏出一張白金卡,一張三年前已經擁有的附屬卡。


 
至於導師GORDEN的另一賣點,是他有翻版阿RAIN之稱號,無論是髮型、外貌、身高,與韓星阿RAIN真有八成相似。特別是笑起來時單眼皮的小眼睛瞇成一條線,嘴角掛著兩顆淺甜酒窩,秀出一副陽光花美男的模樣,就算瘦身不成,能與他朝夕相見一段日子也是一場生命中的艷遇。
 
話說惠雯一心要在出國前大變身,最理想是甩掉20公斤豬腩肉,但其實如甩掉10公斤已經阿隬陀彿,起碼可以穿XL尺碼,不用再訂製衣服。至於為何她要如此執著和急著減肥,全因她看太多MARVEL系列電影,以為在美國念書總是會結識好幾位朋友長得像美國隊長、鋼鐵人、雷神、蜘蛛俠等帥酷人物。但如果她能分攤些許上網時間,瀏覽娛樂資訊以外的新聞,她就不必如此焦急尋求瘦身方法。
 
其實美國曾作出一項研究報告,指2013年全球過重或癡肥人口高達二十一億,佔總人口近三分一。其中美國肥人佔全球人口最多,達一成三;中國及印度緊隨其後。單計癡肥,全球有約六億七千萬人,當中美國多達七千八百萬人;中國則有四千六百萬人。
 
現實與想象是有差距的,希望她不要抱太高期望。起碼她在土生土長的地方遇上過歐巴,算是眼福﹙或許是艷福﹚不淺。
 
元萱不想回家對著那女人,於是萬無目的轉了兩三個拐角,來到一條狹窄、破舊的無名小巷。雖然平日經常在這區走動,但從沒注意到有這麼一條小路。巷弄的末端遠遠看得見有一條階梯,估計有五十多級樓級。剛好是傍晚,太陽匆匆下山,看著那紅彤彤的夕陽下線退居到階梯背後,接下來一閃一亮的零星與一絲絲橘紅色的卷雲交集,情境十分迷人。
 
元萱對這畫面餘情未了,於是乎好奇心與探險心突然湧現,很想知道階梯之後是通往哪一方。她一步一步走入巷弄,左右兩旁擺放多個大型垃圾箱,這裡應該是個垃圾收集站。垃圾箱早已被塞滿,但大包小包的仍繼續堆壘在上蓋。
 
「吖!」元萱破口驚叫,雙腳亂跳。
 


一隻、兩隻、三隻老鼠從她的小腿腳根位置穿插過路,兩側牆腳更有些不知明的昆蟲在爬行。她不敢細看,沒估錯應是蟑螂或甲蟲之類的東西,環境的確惡劣,怪不得平日沒在意過這地方。
 
「元萱呀元萱,幹嘛鑽到這條髒巷,天都快黑了,要不要回頭?」她捏著鼻子,喃喃自語。
 
這時侯選擇困難症突然發作,「前後二選一要選前」,惠雯的格言在腦海閃過。往前?不太好吧。又髒又臭。正當她有意違背格言轉身走時,剛才那一閃一亮的零星換了灰暗色背景,再次吸引她的注視,彷彿在遙遠一方向她招手。那持續發亮的原來不是星星,「喔!怎麼會這樣?」 她好不自主再尖叫起來。經再三觀察,發現黃綠色的閃光有在移動或飛行的跡象,是流星?不。是…是螢火蟲!她實在無法相信自己雙眼,竟然在都市叢林見到螢火蟲這奢侈品。看著一閃一亮的螢光,她開始有點傻呆,然後一雙眼球逐漸出現無數個大小不一的黃綠色閃光倒影反時針方向轉動,一個又一個由遠至近旋風式飛入大腦,像被催眠般進入迷戀狀態。即使周邊惡臭氣味甚濃,她決心往前衝,誓要衝上階梯,一睹「奢侈品」的「展廳」。
 
於是她閉上呼吸勇往直前,跑到盡頭後一口氣衝上五十八級階梯,來到一條鄉間小路,總算不枉此行。
 
# 螢火蟲飛 螢火蟲飛 點點星光在黑夜裏散發光輝
螢火蟲飛 螢火蟲飛 用溫柔的光把你包圍 #

歌名:螢火蟲 作詞:丁於 作曲:丁於
 
 
在大小不一的碎石小路兩旁,沿路種滿清香撲鼻的薰衣草,加上閃閃發光的螢火蟲在漫天飛舞,與階梯下的陰暗潮濕,臭氣熏天,鼠蟲橫行的環境相比,簡直是天堂與地獄!
 


元萱對這個世外桃源充滿好奇——她自我陶醉在這塊小小的薰衣草田,跟螢火蟲你追我逐,一帶一路來到一間簡樸的咖啡小屋。反正一場來到,沒理由過門不入,重點是她不想回家跟那女人吃飯,倒不如回歸大自然,忘卻都市的喧囂,把高壓的生活,負面的情緒通通卸下,緩慢腳步,為疲憊的身軀充電。
 
她推開那扇斑駁的門,走進屋內發現光線很微弱,隱約看見左邊靠近窗口位置有三張正方形和一張長方形木製餐桌,正中位子擺放了一座小型神社鐘,右邊側是一個開放式小廚房。她挑了一個窗邊位置坐下,悠閒欣賞屋外景色,夜光搭配螢火光顯得分外迷人。屋內昏黃的燈光和屋外薰衣草的香味交集,給人一種很放鬆的感覺,如果能來個泰式水療按摩或泡個日式溫泉簡直絕配!
 
這時侯,一位穿著白色花邊圍裙的老婦人,提著一盞煤油燈上前問:「一位嗎?」
 
「是的。」
「這間店明天就要結業。沒想到最後一位來光顧的客人是你。」
「哦…我有這麼幸運嗎?」
 
老婦人愁眉鎖眼,嘆了氣並咳了幾聲,「是的,你真的很幸運。」
 
「請問有餐牌嗎?」
「沒想過會有其他人到訪,現在只剩下一杯特調拿鐵。原本是留給我家孫子的,現在給你吧。」
「不用了,我不喝咖啡。你先留著,一會兒你孫子來到沒得喝,你怎樣辦?」


「都這個時侯了,要來的早就來了。」
 
老婦人再一次哀聲嘆氣,轉身離開,「拿給你喝吧。」
 
「真的不用,我坐一會就走,如果你不介意我沒消費的話。」
 
老婦人最終還是把飲料端給這位唯一幸運兒。她誇口說這杯特調拿鐵有靈神安睡功效,與市面上的拿鐵顯然不同。
 
「我家孫子當初和你一模一樣,很抗拒的。大概就是怕喝下會睡不著覺,心跳加速之類吧。」
「對呀!我第一次跟同學去咖啡連鎖店,就是點了拿鐵。那次還不加糖不加奶,一大杯純黑咖啡直接灌下去!味道還可以啦,但當晚就慘了,整夜無法入睡,而且極度興奮,心臟好像不停在體內跳出跳入,靈魂也差點飛上半空。幸好沒有幻覺,不然我真以為自己被下了藥。」
「孩子,這太扯了吧。這樣的咖啡反應,倒是頭一次聽見。」
 
元萱扁起嘴巴,露出一副失落的表情,「是真的,所以之後沒再喝咖啡了。」
 
「那你必須喝下這杯特調拿鐵,裡面加了家傳秘方,保證你今晚一覺甜睡到天亮。」
「這樣不太好,還是留給你孫子吧。」
「時限已過,來不了。」
「什麼?」
「孩子,你能找到這間偏遠又不起眼的咖啡館,算是跟我有點緣份,你就順一下老人家意思吧。」
 
元萱在暗光的環境下仍看得見老婦人雙眼水汪汪的,充滿血絲,好像百般滋味在心頭。眼見及此,她只好乖乖的把那杯熱騰騰的拿鐵嚐一兩口。當她把杯子拿起時,有種很獨特的香味撲進鼻子。她忍不住再聞一聞,「很香呀!是薰衣草味道?」然後很自然的喝下去。
 
老婦人微微一笑,「還加了一種藥引。以後睡不著的話,喝一杯拿鐵,藥引就會發揮作用,讓你安然入睡。孩子,記緊我這番話。」
 
元萱越聽越覺得古怪,聽不懂她的意思。話題接不上,只好轉移視線,回了一句:「你住在附近嗎?有沒有其他小徑通往大街?剛剛我是穿過一條很髒的巷弄再跑上很多梯級才來到這個隱世地方。」
 
「怎樣來便怎樣走,那是唯一的路。你多嚐幾口,然後回家。天黑了,路不好走。」
「吖!唯一的路?不會吧,不要耍我。」
「前方是片大森林,有很多猛獸。你還是走回頭路的好。」
 
老婦人邊說邊走回廚房後方的小房間,「這杯拿鐵我請你的。走時把門關好,以後不要再來。我不在,這片田原就屬於猛獸的土地,牠們四出獵食,很危險的。」
 
元萱心裡一寒,怎麼覺得好像這一切突然變得很詭異。她急急的把咖啡喝光﹙因為那股味道實在太誘惑﹚,然後走出店子時向廚房那邊大聲說:「我走啦。謝謝你的咖啡!」
 
說時遲,那時快,她才剛把門關上,裡頭昏黃的燈光隨即熄滅!她開始有點害怕,想打電話給惠雯才發現這地區沒網絡,她只好啟動手機電筒,趕緊找回階梯重返人間。天色已黑,螢火蟲不見了,薰衣草香味也消失了,彷彿剛踏上這片世外桃源所見的美景隨著咖啡小屋的燈火一並落幕。剛才的天堂,瞬間變成地獄般詭異。現在的元萱歸心似箭,很想回家泡個熱澡,然後睡覺。
 
走過了薰衣草田,終於看到似曾相識的階梯。她用手機電筒遠距離探照過去,覺得沒可疑便繼續走,然後一口氣衝下去!
 
那邊廂的老婦人,提著煤油燈走出小屋。她站在薰衣草田中央,一隻又一隻的螢火蟲從東南西北各方折返田園,瞬間在老婦人的天靈蓋上聚集成群,漸變成煙霧,被老婦人吸回體內。這時侯,紅眼狼從她身後慢步走近,尾隨還有一輛四門黑色跑車,亮著血紅色的霧燈停泊在後。
 
「呠…呠!呠!」汽車發出一長兩短的響按聲,駕駛員搖下車窗,伸出一隻骷髗手,指間夾著一支香菸。
 
「嚎…嚎!嚎!」同一樣的拍子,紅眼狼向老婦人發出人耳感知不到的低頻嚎叫聲。
 
老婦人摸摸紅眼狼的頭,心裏酸溜溜的卻強顏歡笑,轉身跟牠上車。
 
兩指張開,菸蒂扔下。跑車駛入森林,火種開始燃燒起來。田園與森林蔓延著滾滾烈火,片刻間化為烏有,消失於宇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