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遠來說,我還是感到樂觀。」她低頭想了一想,像在說服自己相信另一個想法,當她再面對鏡頭,繃緊的臉頰擠出了笑容,繼續說︰「曾經有一個偉人,點出歷史並非一條不會回頭的洪流,而是一個搖動中的鐘擺。當鐘擺擺盪到一邊的盡頭,遠遠在想像之外,就是它回來的時候。」
 
她眨了眨眼,攝影師機靈地捕捉她這個神態,然後以另一台較遠的攝錄機拍下她半身。她筆直坐在純白的單人沙發上,雙手合十輕放在大腿上,四周沒有一件家具,空空盪盪,只有一幅灰灰黃黃的美國街道油畫,矇矇矓矓地把她完全襯托出來,縱使她只穿上黑色主調的中國古風棉襖,但觀看的人不自覺便把焦點完全放在她身上。
 
「一些可怕的事已經發生。」她無可奈何地說,鏡頭一轉再看到她的大特寫。在黑色粗框眼鏡上一條條長長的皺紋像是智者的證據,她續道︰「只有一樣東西能夠指望,就是我們能從這些悲劇中學到一些東西……我只能說我們並非活在最好的時間……」
 
她像發現自己的說話有些前後矛盾,還是突然把事情看得太沉重?理性正在告訴她需要有些糾正,但是字句來到嘴邊,總是說不出口來。經過兩次修正與思考,她閉上雙眼,終於小心翼翼地,說:「那要看大眾如何反應,但種種事情告訴我,雖然我們並不是活在最好的時間,但最壞的情況總是會過去的。」
 
她再次張開雙眼,看着採訪她的記者,似乎單靠這種接近「女性的直覺」的藉口,並不能蒙混過關,她只好再說︰「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有新聞自由──對於其他國家來說並非必然。我正好經歷過傳媒揭發政府醜聞而令其下台的年代……」她頓了一頓,微笑着說︰「若在其他地方,沒有新聞自由,就不會有這些新聞故事出來了。」
 




「那為甚麼要在這時候指出來?是提醒我們不要忘記?還是你覺得現在的情況在轉壞呢?」一把男聲幾乎不等她說到最後一個「了」字,便在鏡頭後響起,男聲應該就是記者。他不等她說下去,便搶先提問,觀眾雖看不到記者的樣子,只聽到他的問題,但已覺得他擁有記者應有的靈敏若犬的嗅覺。
 
「你說忘記了是甚麼意思?」她在努力嘗試釐清問題,多年的浸淫下這已變成了她的本能反應。
 
「就是指為何你覺得新聞自由很重要。」記者直截了當地補充道。
 
不知她在想着要如何回答還是等待記者進一步闡述,當她看到記者似乎也沒有打算繼續說下去時,她便回應說︰「我每天都有閱讀你家報社的報章……」她刻意把視線望向別處,以心理學的角度來說,這顯示她口不對心。
 
「記者們正把重要的事情告訴大眾。」她張開雙手,這是一個「送上」的手勢。
 




良久,記者再開口問道:「你覺得以你九十二歲的高齡,還可以在美國最高等的法院服務多久?」
 
她聽到這個問題,像是鬆了一口氣,就像在跑馬拉松的選手,看到終點在望的神態,在輕輕嘆了一口氣後,她淡淡然說:「或者明天,或者明年,那要看上帝如何看顧這個世界了。」
 
楔子  完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