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的燈全部熄滅了,只留下兩盞白得有點蒼茫的射燈照着婚宴的入口。
 
那是男女主角步入會場的重要一刻。
 
可是在桌旁的嘉賓仍然交頭接耳,有的還互相舉杯高呼,玻璃杯的敲擊聲不絕於耳,完全活在平行時空之中。
 
「你對今次選舉有甚麼看法?」一位短髮女士問道。她本身已經很瘦,再加上黝黑的膚色,以及眼角的皺紋、有點內陷的骨架、帶點病態的倦容,在在都說明她的年紀早已步入人生的後半場。
 
「這你樣問,好像坐上了台灣計程車呢。」葉向東剛剛坐下,便被人問這種敏感的問題,若只說這真的是場公平的選舉,那明顯是違反良心的說話,但若直斥其非,那又未免太傷害她的玻璃心。
 




何況他根本對政治沒有興趣。
 
「是呀,我上次與張老師去台灣時,司機大哥全程就是問我們關於政治局勢。」另一位坐在葉向東旁邊、長髮及肩的女士說。雖然看得出她中年有點發福,下巴也慢慢地看不見那種年青的緊緻,但是她還微微散發着美女的自信。
 
「鋽澪,那次真的有點尷尬,雖然我是台灣人,但離開太久了,甚麼人跟甚麼人其實幾乎都分不清楚,結果給問得啞口無言。」張老師笑着向葉向東解釋說。
 
「原來如此,明年你就退休了,有甚麼打算?回台灣嗎?」葉向東問道。
 
「不啦,可能會去加拿大散散心。」
 




葉向東與鍾綽澪都顯出一副不明白的神色。
 
「我由台灣來香港,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待在台灣的時間已經很足夠了,真的有點厭倦了,於是才把心一橫,嫁給我的丈夫;說實在的,我現在對香港也有這種感覺。」張老師說罷輕輕嘆了口氣。
 
葉向東不敢追問下去,比如問問她對台灣覺得有何生厭的地方,更不敢問她現在又如何覺得要非走不可?
 
這時新郎與新娘手牽手走過葉向東一桌的旁邊,所有人都拍着手掌,有伴郎拉起手提爆竹為一對新人開路。
 
「想不到阿東半年前結婚後,現在居然輪到多多大人結婚了。」綽澪帶點感觸道。
 




「叮!」
 
「家怡:
我現在就回娘家!高鐵的票也買了!你開心吧!」
 
從智能手錶中看到這樣的訊息,葉向東更加不願再談婚姻情況,他改變話題道:「我最近寫了一些關於納維斯托克斯存在性與光滑性的研究,張老師,你可以替我看看嗎?」然後便打開手機的流動程式,遞了給張老師看。
 
張老師脫下她的金絲眼鏡,仔細地讀起來。
 
「很厲害啊!教書不是很忙的嗎?又要照顧學生又要改作業……哪裏還有時間做研究?」綽澪驚訝的表情着實有點誇張。
 
「我沒有在中學任教了,現在轉到赤柱監獄裏教囚犯啦,雖然他們都是重犯,但能夠在赤柱監獄中讀書的都是精挑細選,他們都會乖乖上課的啦。」葉向東以笑掩飾他的尷尬。
 
射燈照着在台上的新郎與新娘,他們兩人在細數他們有多感謝身邊的人,但真正在聽的人着實不多。
 




「叮!」
 
葉向東還以為是家怡傳來的短訊,但是當他一看,卻原來是另一人。
 
「區穎:
在呀!明晚有空嗎?一起晚餐?」
 
葉向東想了一想,便暗地裏按下「OK」的按鈕。
 
張老師把手機交回給葉向東,皺着眉頭說:「你的解還不行,甚至無法達到讓・勒雷的弱解的水平。」
 
「但是若給一定的初速V0(X),依V0(X)而變動時間T,使得在R3X(0,T)之後,我不是證明了平滑的解是不存在的?」葉向東嘗試反駁。
 
張老師搖了搖頭。看着葉向東一臉死灰的表情,鍾綽澪嘻嘻笑打圓場說:「你們說的東西我已經聽不懂了,離開了大學那麼多年,甚麼都退回給張老師你了。」
 




「你現在是一間婚紗店的老闆,當然不需要這些東西了。」張老師回復原來的寬容。
 
「張老師,你的身體情況如何了?」果然是婚紗店的老闆,懂得四兩撥千斤。
 
「身體情況算尚良好,只是要每天定時吃抗排斥的藥物。」張老師道。
 
「大弟弟呢?」
 
「張老師的大弟弟怎麼了?」葉向東問道。
 
「他之前中風了,現在的情況是穩定下來,但是他全身癱瘓,只有眼睛能夠轉動,所以時常發脾氣,因為他連話都說不出來……」張老師的愁眉又出來了。
 
「或者他能表達自己的話,情緒就能得到舒緩了?」鍾綽澪說。
 
「現在有一些軟件,能夠配合AR眼鏡感應眼球角度,便能打出相關字詞。」葉向東說。




 
「好像以前那個甚麼金科學家一樣?」
 
葉向東點了點頭,張老師想了一想,便說:「是的,我記得我有一個朋友在MIT研發這一類程式,可以叫他電郵給我試試。」接着便拿出她的智能電話,不知是不是坐言起行,立刻聯絡她的朋友了。
 
就在這時,台前的一對新人高舉酒杯,正要與在場賓客祝酒,葉向東及鍾綽澪都舉起酒杯,張老師則還低下頭在按着電話。
 
「砰!」
 
婚宴場地並沒有窗,但明顯地聽到像雷聲的一下巨響,葉向東甚至看到他高舉的酒杯中的冰水在微微震動,泛起一陣波紋。
 
「發生甚麼事了?」賓客都在互相問相同的問題。
 
氣氛有點怪異,音樂在巨響後不久便停止了,全場的燈都亮了起來,婚宴場地的部長走到台前,與新郎小聲地談了一會。
 




新郎神色凝重,搖了搖頭後,又點了點頭,最後終於下定決心,拿着麥克風向所有人說:「多謝大家今天的光臨,但是在鄰座大廈發生一些事故,現在需要疏散。大家放心,我們並沒有即時的危險,請大家有秩序地收拾好個人物品,根據在場的職員指示,經走火通道離開。」
 
說到這兒,部長便接過麥克風,說:「為免生意外,我們先由最近門口的兩席賓客離開,然後是……」
 
葉向東與鍾綽澪扶着張老師離開,張老師要一級一級慢慢而下,稍後面的賓客不知道前面發生的事,有點鼓噪,葉向東唯有側身讓其他人先走。
 
好不容易轉了五層樓梯,推開逃生門,走到大街之上。葉向東環顧四周,發覺整條街上都是行人,馬路上的車都停了下來,大廈裏的人都走到街上,像年宵巿場一樣。
 
不同的是,所有人都不是看着前方或是看着身旁的貨品,而是抬頭看着天空。正確點說,是看着鄰座的商業大廈天台。灰灰沉沉的天空在燈光的照射下有點憋悶,而鄰座大廈的天台正在冒出一陣陣白煙。
 
這時葉向東沒有發覺,在身後有一輛藍黃色的雅馬哈R3,因無法在人群中穿插,唯有停了下來。區穎下了車,但沒有脫下頭盔,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慶幸來遲一步,她也與所有一樣看向同樣的方向,有點不知所措。
 
「砰!」
 
突然再傳來巨響,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夾雜着女士們的尖叫聲,但聲音源頭不是這一幢大廈的天台,而是從街尾傳來。
 
街上的人都爭相走避,場面一片混亂。葉向東看向街尾,是另一幢大廈的天台有東西爆炸了,然後一樣冒起白煙來。有些碎片被拋上半空,正以高速落下。在街尾傳來大叫與嚎哭。
 
「那不是意外!那不是意外!」鍾綽澪如此說。
 
張老師在平地上行動較為迅速,走了大約一個街口,三人都檢查過身體沒有損傷,便站在騎樓底下喘着氣歇息。
 
「還是儘快離開這兒吧。」葉向東說。
 
「張老師,我送你。」鍾綽澪說。
 
「你呢?」張老師問葉向東。
 
「我看看還能否駕車離開。」
 
「這個時間還要回去?」
 
「他會照顧自己。」鍾綽澪不容二人爭論,立刻說:「張老師,那邊就是地鐵站入口。」
 
葉向東說了句「放心」,三人便分開了。
 
人潮仍然向着葉向東慢慢地走過來,警車與消防車的警笛聲不絕於耳,由遠而近向爆炸方向駛去。葉向東猶豫着是否應該回去取車,在街上想了一想,這時從手機傳來新聞訊息。
 
「【突發消息】香港多處發生爆炸事件,情況未明。」
 
葉向東深深地嘆了口氣,心想:「我熟悉的香港,究竟怎麼了?」
 
上環文咸東街 完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