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向東打開了大門,屋漆黑一片。
 
他剛剛從灣仔警署回來,把他所知道的都向警方出來了。
 
「家怡,我買了北角紅豆沙宵夜。」葉向東把外賣紅豆沙放在飯桌上,開了客廳的大燈,坐在棕灰色的真皮沙發上,說:「可以倒一杯水給我嗎?」
 
但並沒有任何回應。
 
葉向東走到睡房裏,不用亮燈,已看見牀上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他再看浴室、廚房,也都一樣。他只好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然後躺在沙發上,看着天花板上那頂水晶燈,感到它微微地傳來熾熱的怒火。
 




「她這次是來真的?」他自言自語。
 
「唏,兄弟,醒醒啦。」魁梧軍裝拍打着葉向東的手臂把他叫醒。
 
他的眼皮好不容易反抗地心吸力睜開,焦點還有點不清,稍稍定神一看,雨停了,原來旅遊巴已經到達赤柱監獄的大閘前停了下來。
 
在又高又厚的杏色圍牆上,深藍色的大閘慢慢打開,金屬互相磨擦的聲音清晰可聞,旅遊巴隨即駛入恍如漆黑隧道的建築物,在另一道通往中庭的大鐵閘前停了下來。車門向左滑動開啟,車上的職員也一個接一個下車。
 
葉向東等到最後才好不願意拖着疲倦的身軀起身,雖然他坐在旅遊巴的中間位置。他走入保安檢查室,在掛着的「職員通道」的牌子前停下來,前方就是拱門形的金屬探測器,在探測器旁站着一位頭髮已有點稀疏、頭頂的地中海隱約可見的老二級懲教助理。
 




職員們都正在排隊進行保安檢查,眾人行禮如儀,沒有半點緊張的氣氛。到葉向東的時候,他把職員證交給那老懲教職員,說道:「麻煩你了,強哥。」
 
強哥接過葉向東的職員證,微笑說:「早晨,葉先生。」便低下頭努力輸入資料,而葉向東則從背包中取出外置式硬盤及USB手指型記憶卡,放進一個藍色的盤子內,然後推入輸送帶進行X光掃描。當他走過門拱形的金屬探測器時,警報聲突然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忘了除下手錶及取出電話。」葉向東有點尷尬地笑了笑,在X光掃描器後的年青職員帶點怒意望了望他,像是說:「又是你這慣犯。」
 
「葉先生,葉先生。」葉向東退後了兩步,把手錶及電話放在另一個藍色的盤子時,被年老的強哥叫着住:「葉先生,記得隨身攜帶職員證,離開了行政樓的範圍後便是新保安系統,要職員證及你的指紋才能開啓囚區的電閘。」
 
「知道了,強哥,謝謝提醒。」葉向東點了點頭,笑說:「不會像上次困在甲類犯人綜合大樓一樣要你來救我的了。」
 




葉向東過了金屬探測機,便收拾好自己的背包,保安室的鐵門亦早已用鑰匙開啟了,他推門而入,來到一個緩衝的通道,他知道兩邊的單向反光玻璃後站着幾位看守的職員同事,他們正在仔細地觀察着他的一舉一動。在通道的盡頭是另一道較大的湖水藍色電閘。由於他比其他人慢了一些,湖水藍電閘早已關上了。
 
他走到電閘前,看了一看安裝在角落的隱藏式閉路電視攝錄機,並揮了揮手示意開啟,電閘便自動慢慢打開,他離開安檢大樓,走進所謂行政區域。這是剛才停泊旅遊巴位置的鐵閘後的中庭,中庭四邊都被圍牆或建築物緊緊包圍着。平日這是用作讓懲教職員升旗步操的地方,但實際上這是仿照甕城而設計的,是防止囚犯騷動的最後一道防線。
 
經過中庭,便進入三層高的行政樓。一進入行政樓,穿過兩道鐵閘,便是一排一排儲物櫃,所有職員在執行職務前,都要把手提電話等通訊器材鎖入櫃中。
 
當葉向東正要鎖好智能電話,他發現有三則未讀的訊息。
 
「【突發消息】南海局勢持續緊強,美國太平洋第七艦隊與中國山東航母戰鬥群相遇。」
 
「區穎:
晚餐在我上環公司附近好嗎?六時半在地鐵站等。」
 
「你不是已經決定好了嗎?」葉向東心笑道,然後就回覆了「OK」的表情符號。
 




而另一則他有些看不明白……
 
「85223330:
害羞鬼問小糊塗,若你不見了鑰匙,你會怎麼辦?10.6.238.7別忘了開門的口令啊$我們初相識的數字_&」
 
「搞甚麼鬼?在偷看色情網站嗎?」一把聲音突然在葉向東的身後響起。
 
葉向東本來想得出神,故也嚇了一小跳。他強忍着跳起的衝動,嘗試掩飾,回頭一看,那一把熟悉的聲音來自一位同樣穿着西裝、身材與臉形都瘦削且把頭髮全都上蠟、動作有點輕浮感覺的男子。
 
「我才要問你,王子。」定過神來的葉向東說道:「為甚麼今早囚車不見你?」
 
「我老早就回來了啦!」王子聲音轉小地再說:「昨夜在赤柱酒吧泡到天光嘛。」
 
「又帶『水飯房』(特別獨立囚室)的師兄偷吃?小心被Madam發現。」葉向東說。
 




「哪有這麼巧合?她又不是水飯房的幽靈。」
 
「水飯房的幽靈?」葉向東問。
 
「你不知道嗎?」王子臉上帶點驚訝,續道:「那是這兒很出名的鬼故事啊!」
 
葉向東一臉迷惑。
 
「就叫你平日少當宅男啦!一天到晚都在想甚麼數學謎語。」
 
「那是納維斯托克斯存在性與光滑性研究。」葉向東糾正道:「那甚麼是水飯房的幽靈?」
 
王子的臉上輕輕地一笑,說道:「當赤柱監獄在1973年建成之後,香港的死刑便全部移師到H座內以繯首死刑的方式進行。死囚在行刑前,通常以單獨方式囚在死囚倉。」
 
「死囚倉?」葉向東印象中沒有見過。




 
「就是現在的水飯房二十六號倉啦。」王子沒好氣地說:「所以,聽水飯房的師兄說,若守夜更的話,通常會聽到那個倉發出奇怪的聲音。」
 
葉向東好奇地問道:「通常?」
 
「通常。」王子笑道:「死過那麼多人,陰氣重些,怪事當然時常發生。話說有一次⋯⋯」
 
「葉向東、吳安業,你們兩個為甚麼還不去會議室?」另一把男聲在背後響起。
 
「還是這把聲音的陰氣再重一些。」王子小聲地說。
 
二人轉身一看,一個穿西裝的大鼻矮男正要打開通往辧公室的鐵閘,鎖頭還未扭轉,便隔着鐵閘,不問情由地用高半度的聲音,連環機關槍地掃射過來:「你們是新來的嗎?不知道早上要去會議室開早禱會嗎?Madam一早便到了,你們還在這兒幹甚麼?你知道要我這位副校長找你們花了多少時間嗎⋯⋯」
 
「他才新來的,我可在這兒幹了十年。」王子悶在喉頭上說,葉向東幾乎都聽不見。
 




大鼻男子當然不知道王子在咒罵他,他雖然開了閘,但站在閘外,托一托在鼻樑上的金絲眼鏡,還想再罵下去,葉向東與吳安業二人卻立正半敬禮,眼望前面遠方,並異口同聲打斷他的話:「知道了,(尊貴的)李副校長。」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