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向東用力拍打大囚倉的倉門鐵閘,高聲地叫道:「有沒有人呀?棟閘師兄!你在哪兒?」他只想吸引人來到鐵閘前,解開閘鎖,放他出去,也不理會「棟閘」在懲教職員面前是叫不得的。
 
「你不是打算這樣擠出去嘛?」老楊見到葉向東在鐵枝與鐵枝中間那不到半尺的空間盡力探頭而望,認不住說。葉向東當然不會覺得用這種方法就能離開囚倉,但是他想多一毫米也好,希望見到走廊上的救星。
 
那當然是半隻鬼影也沒有。
 
「不要擔心,我們其實偷偷收藏了很多零食飲品,足夠我們吃一個星期。」老楊笑道。
 
「哦⋯⋯!原來我不見了的那包薯片,是你偷的!」老蘇叫道。
 




葉向東沒有理會二人的爭論,嘗試了一會仍然沒有任何反應,垂頭喪氣地說:「我不是擔心沒有人來開閘,我只是擔心何時有人來開閘,我有緊要的事要出去。」
 
老楊看到葉向東無精打采,反而哈哈大笑,說:「那麼,阿歷,該到你顯身手的時候了。」
 
阿歷聽罷便鬆一鬆手指指骨,骨與骨之間互相碰撞,使其啪啪作響。他走到鐵閘前,從懷中取出了一根萬字夾,便蹲下對着鐵閘動起手來。
 
「阿歷以前是爆竊專家,西貢豪宅連環爆竊案的主人翁就是他了。他一晚連環爆了八間獨立洋房,也可說是一個傳奇了。」老楊雖然不是在說自己,卻好像很自豪似的,頓了頓,續道:「這些囚室的鎖阿歷也能夠開,開這個閘肯定易如反掌。」
 
「那他為甚麼會成為甲類囚犯?」葉向東不明地問。 
 




「那是⋯⋯那是因為他有一次爆竊進入別人的房間後,錯手殺了還在屋內的業主。」老蘇小聲地說,看來不想阿歷聽到他提起往事而不開心。
 
葉向東不知道阿歷為何錯殺了業主,但看到他的背影,並不覺得他是如此冷血的人。
 
說罷,阿歷站起身來,抺了一抺汗,說:「開鎖了。」
 
葉向東聽見後欣喜若狂,連聲多謝後便想推閘而出,但是手一推,閘仍然文風不動。
 
「發生甚麼事?」老楊問道。
 




葉向東再用力推,還是如此。他便想是不是往內拉呢?一拉,還是一樣。又拉又推,依然如阿歷發功前一樣。
 
「又說開了鎖?」葉向東問阿歷。
 
「對不起,這鎖的機械部分是解開了,但是還有電子的部分,那是類似磁鐵的東西,必須要有人按按鈕解鎖才行。」阿歷解釋說。
 
「即是⋯⋯即是還是需要人來開門啦?」老蘇插嘴說。
 
葉向東的心情本來又要再跌到谷底,但他看到鐵閘上的閉路電視,便想起在保安室的強哥,說不定他還在中央控制中心?於是便大力地揮着手,想引起注意。
 
「希望閉路電視系統沒有受到破壞吧!」葉向東又跳又叫。
 
阿歷與老楊等人也不知道葉向東在做甚麼,還以為他傷心得發了瘋,但是葉向東說:「可以幫幫手嗎!吸引閉路電視注意!」
 
他們終於明白葉向東的用意,若在中央控制室的人看到他現在的情況,便會打開閘門,或最起碼會派人過來了解情況,故此他們也幫忙在閉路電視前跳起舞來。




 
「你知道有人在看閉路電視?」老楊一邊跳,一邊問。
 
「不知道。」
 
「嘖!」老楊發覺原來自己可能白忙一場,便拉着老蘇打算坐在一邊休息。
 
誰知道鐵閘真的傳出了金屬的撞擊聲。
 
「開閘了,開閘了!」阿歷高興地說。
 
葉向東自己也想不到真的有回報,開心得有些飄飄然。
 
但不到十秒鐘,當他嘗試打開閘時,閘門仍然沒有反應,心情又直墮回地面。
 




「What the⋯⋯!」阿歷也有點不服氣。
 
「就說留在這兒安安樂樂等人來救更好啦!」老楊說。
 
葉向東的心裏也慢慢有點火,為何只是開一道門也這麼困難?
 
「逃避可恥但有用啊!」葉向東心裏有一把聲音如此說。
 
「可是我坐在這兒等又如何?難道要我眼白白讓錯誤重演嗎?」他心裏響起另一把聲音。
 
「鈴鈴、鈴鈴⋯⋯」
 
當他還在猶豫應該坐下還是再想辦法之際,在鐵閘外不遠處的棟閘職員辦公桌上的座枱式內線電話響起來。
 
「那是⋯⋯那是中央控制室打電話過來了?」老蘇說道。




 
可是電話距離鐵閘太遠了,無論葉向東如何伸手去取,仍然差一大段距離。
 
「鈴鈴、鈴鈴⋯⋯」電話還是響過不停。
 
「一定要用一些工具才能拿到。」葉向東想了想,問道:「有沒有竹枝或者長條形的東西?」
 
「你以為這兒是雜貨店嗎?」老楊看得滿開心的,說:「每天保安阿Sir都來『踢竇』(突擊檢查),哪會有這些攻擊性的物品可以收藏起來?」
 
「若果有些東西可以拋出去,然後像釣魚一樣拉回來,也行。」葉向東說。
 
阿歷突然靈機一觸,跑回自己的囚倉去,然後很快又跑回來,手中拿着一條長長的薄被單。
 
「你想用來作甚麼?」老楊好奇地問。
 




「繩子。」阿歷說罷便起勁地撕着被單,然後把一條條的布條綁在一起,一頭還繞了一個圈,再綁一個活結。
 
「牛仔套索!」老楊終於知道阿歷在做甚麼。
 
「這⋯⋯這些布那麼輕,如何拋到出去?」老蘇一盤冷水潑過來。
 
阿歷卻毫不在意,完成後便走去鐵閘嘗試,他用力一拋,正如老蘇所言,連電話距離的一半也不到。他收回套索再拋,這次先把繩子扭成一團,好讓繩球較為受力。
 
再拋,比剛才的確拋遠了一點,但距離目標仍差很遠。阿歷多試兩次,結果也是差不多。葉向東也來試,但他的臂力如何及得上阿歷,結果比阿歷還差。
 
老楊看着便覺得好玩起來,說:「這種手法拋出去怎麼行,你們沒有看過西部牛仔的電影嗎?」然後便取過來嘗試。
 
他在圓環上綁了兩枝藍色原子筆,然後伸出鐵閘外,他並不是用拋擲的方式,而是甩着圓環的一端打轉,真的有點美國西部牛仔的風範。
 
當圓環轉得順暢之後,老楊手臂一揮,藍原子筆便帶着圓環直飛電話的方向,還以為這次一擊即中,讓葉向東和阿歷都驚呼一聲,結果圓環落在電話的右方兩尺處。
 
老楊收回套索,嘻嘻笑着說:「看!這樣才像樣嘛!多試幾次一定成功。」接着便又起勢地轉着圓環,再拋出去。
 
試過幾個回合後,還沒有一次成功,要擊中目標,還是沒有想像中容易,有一次最接近,但圓環方向不合,無法套着電話。
 
「原來真的很好玩,讓我回想起兒時的玩意。」可是老楊卻愈拋愈上癮。
 
「這樣當然不行啦!」老蘇突然在後面說道:「這樣⋯⋯這樣拋,拋一年也不能套着電話啦!」
 
眾人都轉頭看老蘇,只見老蘇手上多了一枝長竹枝。
 
「不是說過保安阿Sir會搜查囚室嗎?哪來竹枝?」葉向東正想問,但定睛一看,原來那不是竹枝,而是由原子筆、牙刷綁成的長棒,立刻把到嘴邊的蠢問題吞回肚中。
 
「你用甚麼東西來綁起它們?」老楊問道。
 
「阿歷⋯⋯阿歷剛才撕被單留下的繩子囉!」老蘇得意地說,然後一手取下掛在葉向東頸上的職員證掛頸繩,綁在一端,變成就像用來捉野狗的套索。老蘇再說:「完成。」
 
葉向東、阿歷與老楊都退開,讓出空間給老蘇。
 
「鈴鈴、鈴鈴⋯⋯」電話還在響着。
 
老蘇小心翼翼把長棒伸出鐵閘,然後慢慢地向電話進發。不一會,套索便到達了電話的上方,與牛仔套索不同,再不用玩擲骰子般的遊戲,可以看準才套取。
 
套索緩慢地尋找着電話聽筒的隙位,老蘇大概是希望套入電話手把的位置,然後拿起拉過來。
 
套索幾經辛苦才進入把手位置,有幾次差點失手,可是老蘇的定力夠,成功在望。
 
老蘇正要把聽筒拿起,長棒卻不能受力,畢竟只是用繩子綁成,正要拿起聽筒時,長棒便從中間斷開了。
 
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唉。」眾人都異口同聲地唉聲嘆氣,只見用來作套索的掛頸職員證跌在一旁。
 
「你們在搞甚麼?」一把聲音突然響起,然後聲音主人拾起葉向東的職員證。
 
「書蟲!」這邊再次異口同聲,不過這次是歡天喜地的語氣。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