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離開這兒?現在沒有人管我們,不是很好嗎?」老楊在抗議說。
 
「書蟲說我們不離開這兒,便會有性命危險。」阿歷說。
 
「那……人總有一死啦,為甚麼我們不能選擇死在哪兒?」老蘇在收拾行李。
 
「我們要越獄呀!你帶牙刷與漱口杯幹嗎!」老楊向老蘇咆哮道。
 
「沒用……沒用這細細毛毛的牙刷刷牙,我晩上會睡不着。」老蘇怪可憐地說。
 




「你說得對!」老楊手指指着老蘇,忽然贊同起來,跑回自己的囚室去取牙刷。
 
「諸位,已經過了十五分鐘了,真的那麼多東西要收拾嗎?」葉向東等得有點不耐煩,說︰「我真的趕時間。」
 
「要離開這個住了五年、十年或者二十年以上的地方,怎會不想多留一會?」書蟲沒有收拾任何東西,只拿着一本書《屍變》,那應該是在第二行政樓圖書館中的那一本。
 
「真的沒有說錯,他果然是名書蟲。」葉向東心道。
 
又過了十分鐘,葉向東真的忍不住了,便高聲叫道︰「我出發了,各位要走的就跟上來吧。」然後大步走向樓梯處。
 




「等一下。」坐在一邊的書蟲叫停了葉向東。
 
葉向東轉身,書蟲正走過來,說:「看着閉路電視。」
 
葉向東不虞有詐,誰知書蟲一拳揮來,打得葉向東倒在地上。
 
「你幹甚麼!」葉向東甚是驚愕。
 
「雖然我不覺得他們有時間去追究,但是以防萬一,也是為你好的。」書蟲說:「阿歷。」
 




阿歷便拉起了葉向東,然後扭着他的手在背後,令葉向東動彈不得,雖然葉向東知道書蟲的用意,但仍有點不高興。阿歷小聲說:「得罪了,葉老師。」
 
老楊第一個跟上來,在葉向東的身旁說︰「終於捨得離開這兒了嗎?」
 
「真的給他氣死!」葉向東心道,臉上還有點痛,然後說︰「我最不捨得你的漱口杯!」
 
老楊彈後一步,然後豎起食指左右揮動,作了個「你想也不要想」的手勢。
 
老蘇也很快追了上來,在漆黑一片的甲類囚犯綜合大樓的出口閘前等齊人後,老蘇說︰「各位,準備好了嗎?」
 
眾人也一同點頭,阿歷放開葉向東,葉向東便拍卡並掃描指紋解鎖,推門而出。外面的陽光射入眼簾,葉向東眼前一片白茫茫,看不清楚。當他的視力慢慢恢復後,有點不能相信眼前的景象。
 
烽煙處處,空氣中帶有濃烈的燒輪胎的臭膠味,鐵絲網東歪西倒,原本平日井井有條的赤柱監獄長廊,現在烏煙障氣,地上、牆上留有不少血跡,也有不少懲教職員的防身警棍。
 
「看來他們撤退得很匆忙。」葉向東說。




 
阿歷與老蘇都搖了搖頭,老蘇說:「那是⋯⋯那是戰場。」
 
「接近10時,同期數的師兄已經發現有些古怪。」老楊解釋道:「我與老蘇都在第二工場做路壆和導盲地磚,因為我們都是考了職業訓練證書的師傅⋯⋯」
 
「我們⋯⋯我們分開兩隊人做,我負責路壆,老楊⋯⋯老楊負責導盲磚。」老蘇插嘴說。
 
「別打斷我的話!」老楊怪責老蘇多說題外話,續道:「所以我們都在教新來的師兄,你知道嘛?地上的導盲磚一般都有六厘米厚及約半包米的重量,並不是你所看到的二、三厘米,而且要從倒模把水泥倒出來,是很講技巧的,今天新來的那個『死仔包』,教了那麼多遍還是用蠻力去磨滑平面,就說了要因應水泥的濃度用不同的方式去磨⋯⋯」
 
老楊只會說老蘇離題,但當說到自己的專長時,卻忘了剛才罵人的話。
 
「說正題吧!」書蟲說。
 
老楊眼尾瞄一瞄書蟲,給打斷了話心裏很不是味兒,續道:「那個新來的『死仔包』,倒模沒功夫和沒耐性,卻留意到看守我們的職員阿Sir人數慢慢愈來愈少,本來還以為他們偷懶去抽煙,但連最後一人也走了後,我就肯定有甚麼事在發生了。」
 




「你⋯⋯你說甚麼?若不是我先過來找你,你會覺得有甚麼問題嗎?」老蘇說。
 
「你平時『大話西遊』,胡吹不抹嘴,我當然要經過多方印證後才能相信你的話。」老楊說:「之後不久便響嗚,我們都依規矩蹲下,然後遠處便傳來爆炸聲。」
 
葉向東那時正回到課室告訴書蟲等人,當然知道發生甚麼事。
 
「有人說是衛星站或軍營那個方向傳過來,初時還以為是恐怖襲擊。」老楊的話還未說完,老蘇便搶着說:「幸好⋯⋯幸好我記得水飯房幽靈的傳言,說中美即將開戰,赤柱會成為目標。」
 
「就說不要打斷我的話!」老楊怒道:「誰知是巡弋導彈,接着有三發射中監獄,一發射中了甲類囚犯綜合大樓東翼,一發射中了丙類B座囚倉,第三發則射中了防斷電的大樓。幸好當時幾乎所有人都在工作,否則⋯⋯」
 
「之後⋯⋯之後各『蛇頭』(囚犯代表)便去找負責人,一個也找不着,人們便開始鼓噪起來,『蛇頭』再也控制不了眾師兄弟們。其實他們的要求也很簡單,只是要求安全撤離赤柱監獄。」老蘇說。
 
「也不簡單,整座監獄有超過二千人,怎能在一時三刻安排得了?結果叫囂中鬧事的囚犯一擁而上,打算突破已停電的鐵閘及破壞鐵絲網,大規模衝突就開始了。」老楊說:「留守的懲教署職員在這兒設置防線,結果⋯⋯就是你現在見到的情況了。」
 
「你們三人呢?」葉向東問道。




 
「我與老蘇就趁混亂中逃回囚倉,他們在打得你死我活,我就可以舒舒服服看報紙了。」老楊笑道。
 
「我也差不多,不過我留在期數中,等第一波衝突過去後,我才回到囚倉,經過課室時書蟲找我幫忙把你抬去囚室中休息。」阿歷說。
 
「原來如此。」葉向東其實不太敢想像當時的情境,這時他發現書蟲並不是走向行政大樓,而是向着第二行政大樓走去。
 
「出口在這邊啊!」葉向東對書蟲說。
 
「我要先去借書。」書蟲轉身笑道。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