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留用作屈地站出入口的是一間商場的店舖。一般地鐡站的出入口都是一條樓梯直下到車站大堂,可是這一個預留的出入口的樓梯,有一半已經用水泥填平封着。這大概是地產發展商見車站開不成,不想浪費賺錢的空間,故打算封了出入口的樓梯,然後用作商舖出租或出售。
 
然而工程來到一半,發展商又放棄了改建出售的計劃,只用鐵捲閘封着便了事,導致現在仍留有半條樓梯,通往車站大堂。
 
葉向東彎身入內,原本以為會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恐怖空間,但從天花板數十個小孔中卻透出上層薄餅店的微弱燈光。而最奇怪的是,在天花板的發光小孔旁邊,有一把大吊扇掛在天花板上,不停地慢慢旋轉着。
 
區穎在樓梯口背對着等待葉向東,葉向東在與她距離三步左右停下來。
 
看區穎束着馬尾的背影,葉向東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怎去開始解釋這段情,寫一首關於你的詩⋯⋯
 
「湯天僕與警察呢?」二人默然無語,過了一會,葉向東先開口問道。
 
區穎輕輕嘆了口氣,不轉身便說:「他們二人已追到下一層。」打開了智能電話的拍攝燈光,逕自走到下層。
 
「究竟她在生甚麼氣?」葉向東並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只好跟着前去。
 
區穎與葉向東下了一層,轉了一彎,再下一層,便見到走廊盡頭是一道以紅色的磚砌成的一道牆,湯天僕拉出了手電筒的下半部分舉起,變成了一根LED的螢光棒,像是一把會發光的激光匕首,把幾乎完全黑暗的角落照得像白天一樣。
 




「為甚麼還停在這兒?抓到嫌疑犯了嗎?」葉向東問道。
 
「我們像已抓到人了嗎?」PC1403環視四周,表示只有他們四人。轉頭再問正在查看紅色磚牆有沒有甚麼可疑地方的湯天僕:「你確認她真的進了車站?」
 
「湯天僕肯定女嫌疑犯逃了進來。」他敲打紅牆,傳回來的聲音都是正常的實心磚。
 
「那為甚麼我們找不到她?」PC1403有點煩躁地說:「這兒的路都用磚封了,再走不下去,難道她還會多變一次魔術,穿過牆壁逃走了?」
 
「其實有沒有網上攝錄機拍到她穿過閘門的情況呢?」區穎問道。
 




「沒有,王啓杰與湯天僕四周尋找過類似的拍攝鏡頭,連唯一在旁邊的七十一便利店店員也說沒有拍到甚麼。」湯天僕一貫平淡的語氣回答。
 
「難道她真的是白衣女鬼?」區穎翹着手,然後手托着下巴想着。
 
「她是人,不是鬼。」
 
「我知道,你想說這世上沒有鬼神嘛!」區穎正想轉身回應葉向東的話,但抬頭看到葉向東轉過身來,他搖着頭表示自己沒有出聲,而且,那是一把屬於少年的幼嫩聲線。
 
區穎緊張地慢慢轉頭,往聲音的來源看去。
 
只見從漆黑中有人影慢慢走出來。
 
那是一個只有一點四米左右高的瘦削少年,身穿藍色長䄂襯衫配灰色中學長校褲,背着書包。
 
他瞇着眼睛說:「放心,我是人。」




 
「小子,你來這兒幹甚麼?」PC1403本能地盤問。
 
少年退後一步雙手舉起,表示沒有惡意,也同樣表示大家保持距離好一點,說:「因為我在學校與同學玩遊戲輸掉了,懲罰就是要來車站探險拍一張照片。」
 
「你叫甚麼名字?」區穎溫柔地問。
 
「女神姐姐。」何心豐笑道:「何心豐,心情的心,豐足的豐。」
 
「心豐,那你看到甚麼?」聽到別人讚她女神,區穎立時心情大好。
 
「我見到她在這兒推門而入。」何心豐走到另一個角落,一道看似石牆的暗門一推便慢慢打開了。
 
「那你比我們還早到?」PC1403問道:「你是如何進來的?」
 




「你們是如何進來,我便如何進來囉!」何心豐還是瞇着眼睛說。
 
「那即是說看更老伯伯在說謊。」葉向東說。
 
PC1403站在一邊立刻報告說:「PC1403 calling control⋯⋯」
 
湯天僕向着葉向東欲言又止。
 
葉向東知道湯天僕不懂得用「你、我、他」等代名詞的奇怪習慣,便指着自己說:「葉向東。」
 
「葉向東的意思是指老伯伯其實並沒有把捲閘開鎖,捲閘本來就是沒有上鎖?」湯天僕說。
 
「湯天僕說得對。」葉向東學着他的口吻說:「本來我還猜他有兩條鑰匙。」
 
湯天僕想了想,好像想通了一些東西,續道:「難怪老伯伯開鎖時的聲音有點奇怪,通常鎖膽的鐵鈎在鑰匙轉動後離開鎖扣盒時只會發出一聲『咔嚓』,但是老伯轉動鈕心時,卻多了一下『咔』的聲音。」




 
「那大概是因為他假裝鐵閘生鏽,實際上是用來掩飾沒有上鎖。」葉向東點頭說。
 
「那樣就能解釋女嫌疑犯如何『穿越』捲閘進來車站了,湯天僕見到的應該是兩個人。」湯天僕說。
 
「兩個人?」區穎問道。
 
「沒錯。一個在鐵閘外,一個已經在鐵閘內。」湯天僕解釋說:「當湯天僕追到街口之前,女嫌疑犯早已走進鐵閘之內。女嫌疑犯伸手出閘外,拿着大衣,遮着閘前的同黨脖子以下的地方。當湯天僕去到十字路口時,便看見閘內的女嫌疑犯舉起手遮着閘前的同黨,同黨便趁着這時間溜掉了。當鐵閘內的女嫌疑犯把大衣拋在地上時,那就好像穿過了鐵閘進入車站內。」
 
「那麼同黨如何消失了?」區穎問:「鐵閘雖然沒有上鎖,但是中間的鐵枝原好無缺啊!也不是中間有一道暗門那一種鐵閘,在閘外的同黨也總不能變成肉醬穿過鐵閘吧?」
 
「那是大為視角的問題吧?」葉向東插嘴道。
 
「視覺?」
 




「沒錯。」葉向東看到區穎留心聽着自己的說話,有點回到過去課堂教她的感覺,微笑着說:「因為我們由水街衝出德輔道西,在十字路口望向車站,只能看到入口的側面,只要那件防水大衣緊貼着鐵閘的右邊,鐵閘的左方便變成了盲點,湯天僕在十字路便完全看不到同黨逃入車站旁邊的便利店了。」
 
「那有可能進入車站逃走的會是疑犯的同黨?」區穎想了想,再說:「因為在閘內的女人穿着白色連身裙,而不是我們一直追着的白色毛衣、迷你牛仔褲的『MK』打扮。」
 
「有這種可能,所以我們現在追的可能只是同黨。」葉向東補充說。
 
「不會,你們現在追的應該是那個『女疑犯』。」何心豐插嘴說。
 
葉向東等人都看着何心豐,突然成為大人們的焦點,讓他覺得有點不自在,故尷尷尬尬地說:「因為我在上方樓梯看得一清二楚,那個女的進入車站出入口後,便穿上預先準備好的白色連身裙。」
 
「那閘外真的有她的同黨囉?」區穎問道。
 
「大概吧。」何心豐說。
 
「這麼說她們一早已計劃好逃走的路線。」PC1403向總台報告完畢後,便加入對話:「我已經叫Control找伙計去盤問那個看更老伯。」
 
「那你為何沒有被她發現?」葉向東好奇地問何心豐。
 
何心豐笑了一笑,「你們也沒有發現我啦!」的表情寫在臉上,然後說:「因為我躲在填封的半條樓梯下的鐵柱縫隙中。」
 
「明白了,那你還是回到地面吧,這兒的工作我們會處理了。」PC1403說。
 
「不行,你們根本不熟這兒,那會迷路的。」何心豐說。
 
PC1403正要再命令何心豐與眾人回到地面,突然眾人眼前一黑,然後一盞射燈照着暗門,原來湯天僕把手電筒轉回射燈模式,說:「何心豐來帶路吧!」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