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天僕一級一級向下走,這一條樓梯在大堂與月台中間,有兩個半層轉彎的梯段平台。這本是一個用來節省空間的建築設計,現在卻成為女嫌疑犯伏擊湯天僕的好地方,故此湯天僕手拿木警棍,開着超強光手電筒,步步為營。
 
「砰!」縱使從上層大堂傳來的大力的關門聲,他仍然聚精會神在轉角後的樓梯,生怕稍一分神,就有人從轉角飛撲出來。
 
轉角,看不到半個人影。
 
湯天僕舒了一口氣,他已看到月台樓層。
 
他檢查過樓梯口左邊轉角也沒有人埋伏,這才關掉手電筒,慢慢走出樓梯。那是一個比上層大堂狹小得多的空間,兩條樓梯互相背靠,轉彎之後,兩條走廊匯合成一個比較寬闊的空間,那就形成一個「凹」字形狀。除了通往月台的通道,四面都是水泥牆壁,那是分離式月台用作緩衝人流的地方。
 




湯天僕看到潘進從另外一條樓梯來到月台樓層,他也看到湯天僕,便放下了手槍,看來他也是一無所獲。
 
「我不知道香港人是如此熱愛『藝術』。」潘進環顧着四周的彩繪塗鴉。
 
可是湯天僕沒有理會潘進,指着通往月台唯一的通道說:「那即是說女嫌疑犯在裏面。」
 
潘進點了點頭,呼了口氣,便再提槍帶頭向前走,打開了通往月台的鐵門。
 
湯天僕跟在後面,輕輕地關上了鐵門,那樣可以較為有效防止有人從後偷襲。
 




這條通道不長,很快便來到月台,屈地站的月台也如上環站一樣,是一個側式月台,但由於還在興建階段便停工,月台只有一般長度的三分之一,而且除了路軌外甚麼設施與裝修也沒有,感覺上比上環站的月台寬廣很多。
 
湯天僕與潘進看到通道盡頭出口了。通道盡頭剛好在月台車尾的死胡同,未開鑿的岩石上掛着一根光管,只足夠把通道出口附近的地方照得清楚。
 
潘進在通道出口左右張望,確定通道外沒有埋伏,便背對着通道的左邊,舉着手槍慢慢探頭出去探看右轉角。
 
燈光昏暗,他只能勉強看到月台的另一盡頭,那是列車隧道的入口處。他整個人離開通道。
 
月台上空無一人,甚麼也沒有。
 




潘進正要放鬆起來,突然一陣寒氣從頭頂滑落到後腦,直刺背脊,身體不期然打了個冷顫,心一下抽離,那是極壞的預感。
 
兩滴液體從月台天花滴下來,正中潘進的肩膀與手臂,他看得很清楚,透明的液體一沾上寶藍色的警察風衣時,便化為白色的輕煙,消失了,並沒有水漬,只留下冰冷刺骨的感覺。
 
潘進本能地抬頭往月台天花望去,他眼中所見的東西,完全超越日常生活的經驗,使他完全反應不過來。
 
在月台的天花,白色的煙霧四處亂竄,當中隱約看到一個人的身影。
 
白衣女鬼!
 
她穿着白色連身裙,高高地掛在天花上,長髮全垂下來,遮蓋着她的臉,在髮絲的縫隙之間,彷彿看到她發出綠色光芒的怨恨眼神。
 
湯天僕在潘進的身旁還未離開通道,他看不到潘進看到的東西,只見潘進眼睛瞳孔完全收縮,像是中了魔咒一樣動彈不得,時間進入了膠着狀態,無法前進,最後潘進好不容易咬緊牙關小聲地說句:「見鬼了。」
 
湯天僕正要有所行動,突然一個白色的影子從天而降,不等潘進轉身舉槍射擊,便兩手握着他的咽喉,把潘進整個人壓倒在地上,潘進來不及換氣,腦袋一下缺氧,白眼一翻。




 
湯天僕看見此情境,二話不說向白影揮動警棍,橫劈過去,可是只打中了她留下來的一陣白煙,她靈巧地雙腿一彈,放開了潘進,跳進路軌之中。
 
潘進在地上還未回過神來,湯天僕上前查看,他這才深深地呼了幾口氣,翻身向路軌看去。只見白衣女鬼浮在空中,被白煙包圍,面向湯天僕二人。
 
湯天僕提防白衣女鬼再次攻擊,沒有行動,可是她兩腳一伸,整個人便倒着向列車隧道飛走了,身體被黑暗吞噬,慢慢消失得無影無踪。
 
湯天僕拉起潘進,潘進卻質問湯天僕:「為甚麼不抓着她!」
 
湯天僕沉默不語,並沒有回答。
 
「白衣女鬼是人!我肯定白衣女鬼是人!」潘進自言自語,然後指着自己的脖子,問湯天僕說:「若果真的是女鬼,如何能夠用力握着我的咽喉!你說!白衣女鬼是人!」
 
湯天僕無法理解潘進驚魂未定、思緒仍在混亂的狀態,雖然他不知道女嫌疑犯是如何造出飄浮的把戲,但他心裏卻很堅定,沒有被她嚇倒,他對潘進說:「白衣女鬼並不存在,女嫌疑犯是人!」說罷,他便起步走,叫道:「女嫌疑犯已跑進列車隧道中!」
 




潘進半信半疑,眼看湯天僕已經差不多走到月台盡頭,心想:「難道他真的不害怕?」轉念又想:「連這個宅男也不怕,我害怕豈不是會成為別人的笑話嗎?」這才收拾心情從後追趕。
 
可是,當二人都在站頭,正要跳進路軌追趕,潘進想起何心豐的話:「最容易迷失方向的是列車隧道才對,那時規劃亂七八糟,通道又四通八達,進了去真的不容易走出來。」
 
他又陷入進退兩難的恐懼之際,湯天僕已經跳進路軌,回頭向潘進說:「“May I say that I have not thoroughly enjoyed serving with humans? I find their illogic and foolish emotions a constant irritant.”(我得說我並不喜歡與人類共事,他們的不合邏輯與愚蠢時常令我不快。)」
 
「甚麼?」潘進說。
 
「難道潘進看不出何心豐與女嫌疑犯是一伙的嗎?」湯天僕說。
 
「那麼他說的⋯⋯?」潘進有點難以置信,那麼一個小鬼頭居然會玩弄成年人的心理。
 
「潘進是追,還是不追?」湯天僕問。
 
潘進一想到自己被一個「自以為來自未來的語言障礙宅男」當面指出中了一條「裝鐵路宅的小鬼」與「裝女鬼的MK妹」的奸計,被玩弄於他們股掌之間,心中便有氣,說道:「追!」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