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武器!」潘進舉槍指着湯天僕。
 
湯天僕一貫沉默着,他並沒有質問潘進為何如此,是有甚麼誤會了?還是其實他與女嫌疑犯是同一伙?
 
他只是慢慢蹲下,把手中的警棍輕輕拋到潘進的腳邊。
 
就在潘進那千分之一秒把注意力集中在警棍的瞬間,握在湯天僕手中的超強力電筒,突然被他亮着了,一道強光刺入潘進的眼睛,他本能力閉上眼轉頭避開強光,湯天僕就把握着潘進視力受阻的一剎那,側身閃過潘進的左輪槍口,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近三步外的潘進,手法非常純熟地抓緊潘進的手腕與槍身,將槍口扭向潘進前臂,一壓一扭一抽,便把手槍奪取過來。
 
當潘進視力回復之時,形勢已完全逆轉,湯天僕迅速退後,並用槍指着他。
 




「你為甚麼要這樣做?」潘進卻問了湯天僕想問的問題。
 
湯天僕還未來得及回答,後腦一涼,疼痛接着而來,眼前滿天星斗,他以最後的意志,用盡全身的氣力,回頭一看,穿着白衣的女嫌疑犯就在面前。她拿着棒球棍,再用力一揮,這次湯天僕真的眼前一黑,那是他今晚第二次昏倒在地上。
 
在黑暗中,湯天僕聽到火車行走在路軌上的聲音。
 
「假設你正在駕駛地下鐵路列車,並以時速八十公里向前行駛。在路軌的盡頭,你看到五個工人正在進行維修。你嘗試把列車停下,但它卻不聽使喚,因為煞車系統失靈了。你感到非常絕望,因為你知道如果列車撞向這五人,他們必死無疑。」一把磁性的男聲說着。
 
「突然,你發現一個路軌的轉換器,能夠把列車導向另一條分支,那兒雖然也有工人在工作,但路軌上只有一人。你發現,若果令列車轉彎,那就能夠避開在原本路軌上的五個人,但在分支路軌上的那位工人就會被你殺死。」湯天僕看向講台上,一個男人正在進行演講。
 




「你會怎樣做?」男人指着台下的湯天僕邀請他回答。
 
湯天僕有些尷尬地站起身來,說:「我會⋯⋯
 
如雷的掌聲把講堂震動,天花崩塌下來。
 
湯天僕慢慢轉醒,他發現自己躺在地上,看着列車隧道的拱形天花,天花板上是一個一個鐵枝架,支撐着數以十條的黑色光纖。
 
他的頭一陣疼痛,伸手去摸,在疼痛處摸到一些黏黏的液體,一看,原來是自己的血液。
 




「包圍她!包圍她!」只聽到潘進叫道。
 
湯天僕側頭往聲音處看去,只見白衣女嫌疑犯用全部的手指緊握短刀刀柄,不讓大姆指突出到刀柄的頂端。湯天僕知道這樣的做法,一來是要避免受傷,二來也防止對手輕易奪刀。而且為了保護重要的器官,預防自己的刀子被人奪走,白衣女嫌疑犯更舉起另一隻手防禦,並朝兩側旋轉身軀,以關節面對攻擊者,以保護掌心內的動、靜脈及前臂。這些細節都被湯天僕看在眼裏,那表示白衣女嫌疑犯是受過某種專業訓練。
 
潘進的大腿受了輕微的刀傷,他用一隻手緊緊按着止血,半蹲在地上,只以口頭指揮着。湯天僕目測他應該沒有傷及股動脈,沒有性命的危險,但是卻造成行動不便,大大減低了機動力。
 
面對白衣女的主要是區穎與葉向東二人,不知他們何時到來,正在地鐵工程車旁邊對峙着。葉向東七手八腳,拿着湯天僕掉在地上的木警棍在胡亂揮動,其實毫無威脅,反而看似柔弱的區穎,擺出的姿勢卻是功架十足。
 
區穎半屈膝,下顎與肩部互相靠攏,右肩微微抬起,右手則稍稍低於肩的高度,前臂屈曲,以手肘保護脆弱的肋骨部位,左手則在右手的後邊,手掌稍稍張開,用來防護面部和小腹。前腳控制着身體的姿勢,處於大約二十五度角的位置,與身體成同一直線;後腳則成四十五度角,腳跟微微抬起,像一個繞緊的彈簧,隨時激發將身體彈出。
 
湯天僕知道,那姿勢既輕鬆自如,同時又可在一瞬間很快地做出反應,白衣女嫌疑犯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區穎身上,因為區穎給她更有威脅性的感覺。區穎用小碎步做快速移動,一邊與白衣女保持安全距離,一邊尋找破綻,掩飾她進攻的意圖及時機。
 
湯天僕坐起身來,四處張望,他記得自己曾經奪去潘進的左輪手槍,但是現在卻完全不見蹤影。
 
白衣女兩次從不同的角度向區穎刺去,但都給區穎靈巧地閃身而過,相反,區穎嘗試踢掉白衣女手上的短刀,雖然中了前臂,刀卻未脫手。




 
這時區穎被在路軌上的雜物一絆,身體稍稍失去平衡,白衣女豈會放過這良機?一下疾步衝前,正對準區穎失去重心的右腳大腿刺去。
 
原來區穎這一下是假裝絆倒,引白衣女進攻,那樣才能逮着她嚴密防守的空隙。區穎一下後滑步,避開白衣女的刺刀。當刺刀去勢用盡,區穎便後腳一蹬,飛彈向前,左手壓着白衣女持刀的前臂,令刀勢繼續往下沉,右手乘着去勢,佔着人體的「中線」,格開白衣女防守的左手,正向着她的下巴位置擊去。
 
哪知白衣女的反應也是奇快,一刺不中,心中已經改變套路,並不驚慌。區穎一拳格開左手時,她的右手便順勢捉着區穎的前臂,把出拳的速度拉慢半拍,然後側頭一閃,僅僅避開她的直拳。
 
可是這麼一來形勢便逆轉了,白衣女右手一下便掙脫了區穎的左手,左手抓緊區穎的右手一扣一扭,便鎖在她的背後,使她無法動彈,一把尖刀架在區穎的頸上,終成了白衣女的人質。
 
在這關鍵的時刻,眾人都注視着白衣女與區穎的打鬥,湯天僕卻捕捉到遠處傳來,微小的像洪水破門的聲音,他知道時間無多,便立刻站起身來,高叫道:「白衣女嫌疑犯認得這張便條嗎!」從懷中拿出了那張貼在區穎公司玻璃幕牆外的黃色便條。
 
白衣女初時不以為意,但當區穎說出「TALCHUL」時,她便像中了魔法咒語般定睛看着黃色的便條,然後表現出驚訝的神色。
 
「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區穎唸着,白衣女正在奇怪着,往下一望,看見區穎左手拿着立可拍的照相機貼着自己大腿,便心知不妙,正要鬆開逃脫,但已經太遲了,三百八十瓦的強力電流從下而上傳來,大腿像是被猛擊一下,彈發開來,肌肉不受控制地抽蓄,眼前一黑,便昏迷過去。
 




區穎被白衣女捉着,她也同時被電擊波及,正要昏倒在地上。幸好葉向東及時衝前接着,因此沒有撞傷。
 
「我的拳腳功夫那麼厲害,會是你逃走的理由嗎?」軟倒在葉向東的懷裏,還微微顫動着,區穎沒有氣力地說。
 
見區穎還能說笑,葉向東才放心下來,只有傻傻地笑着。
 
潘進為昏倒在地的女嫌疑犯鎖上手銬,他的刀傷比想像中的還要輕。他鬆了一口氣,坐在地上休息。
 
「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湯天僕叫道:「湯天僕聽到洪水破門的聲音,恐怕很快便會來到。」
 
這時地鐵工程車的柴油引擎終於發動起來,剛才不見蹤影的何心豐從工程車的駕駛室探頭出來,說:「快上車!列車要開動囉!」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