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雨水從排放水道倒流進車站,由於湯天僕與何心豐把通往月台及中央控制室的門關上了,雨水先把車站大堂完全注滿,差不多到達大堂的天花。當水壓大過門鎖能夠承受的程度,關上的鐵門便給沖開了,造成小型洪水爆發。
 
湯天僕剛才隱隱聽到的爆破聲,就是這樣產生的。
 
洪水不斷湧入月台,直流到下層列車管道,水深已淹過工程車的路軌,快要上到車輪。
 
「還未開車嗎?這兒快成為水池了!」潘進叫道。
 
湯天僕與葉向東合力把白衣女抬到工程車的拖卡之上,潘進與區穎則在火車頭的駕駛室內,看着何心豐盯着擋風玻璃外不斷震動的柴油引擎,忙碌地把弄着各個搖杆與按鈕。
 




「為何不動了?明明引擎已經發動了?」何心豐自言自語地說。
 
「小鬼,你不是說懂得駕駛嗎,為何開不動?你究竟是真的懂,還是在裝模作樣?水快淹上眼眉了!」潘進不耐煩地說。
 
「我怎會不懂?我在遊戲機中心玩電車GO破關的次數比你吃的飯還多!」何心豐反駁。
 
「遊戲機?電車GO?」潘進幾乎忘了自己的腳受了傷,彈了起身來:「你把打電動當真!而且那是多少年前的舊遊戲了⋯⋯」翻着白眼,轉頭向區穎說:「要我們把生命托付在這個分不清真實與虛擬世界的小鬼手上?」
 
區穎也露出少許擔心的神色,然而似乎還沒想到其他更好的方法。潘進再看向湯天僕與葉向東,他們二人似乎無動於衷,還是想讓何心豐嘗試。
 




潘進爬過拖卡,湯天僕像是知道他的來意,便站起身來,一派閒人止步的神色。
 
「我要帶她離開。」潘進說。
 
「潘進不可以帶女嫌疑犯走。」湯天僕不假思索地說。
 
「甚麼?你這宅男想阻差辦公?」
 
「他不是這意思。我們從中央控制室經過機房進入隧道緊急通道,那兒就如何心豐所言,像一個迷宮,又看不到有通往地面的路。」葉向東目不轉睛看着白衣女說。
 




「她是我抓回來的!」潘進正要強行帶走白衣女,湯天僕再擋在他的面前,他大腿受了傷,只好後退一小步,再說:「那搞不好有小鬼不知道的路通往地面呢!」
 
「或者有,但現在雨水倒灌,恐怕已經全部是水了。」葉向東也出手阻擋潘進前行,再說:「女疑犯現在昏迷了,你又受傷,如何能背得起她?」
 
潘進其實也知道,要背着白衣女逃走是比較困難,生存的機會會大大降低,但是他的眼神,就像獵犬眼白白看着獵物掉進深坑無法取回的感覺。
 
「你們這群人真是的!」說畢跳進水中,看來思前想後的結果,就是現在保命最緊要。水已開始淹上小腿。他涉水而行,打開緊急通道的鐵門,大聲地說:「還是那個不跟進來的胖保安員說得對,你們的腦袋都有問題!」然後小聲地說:「我那時就應該開槍,免得現在麻煩⋯⋯」便走進通道之中,大力地關上了門。
 
葉向東眼尾沒有離開過白衣女,因為他知道,白衣女一早就醒過來了。
 
「謝謝!」白衣女躺在拖卡上,慢慢張開眼睛。
 
「我只是不想有人因為錯誤的判斷而死去。」葉向東說。
 
白衣女的手鎖上了手銬,沒有用手撐着地板,只用腹肌便坐起身來。




 
「那你相信我的話囉?」白衣女問道。
 
「我不信。」葉向東說:「我甚至懷疑他與你是同一伙。」
 
「我全錯了,就你全對了,滿意了嗎!」白衣女看着葉向東,呼了口氣,收拾心情,再說:「但我還有一事相求,可以把你的電話借給我嗎?」
 
「你想都別想。」葉向東心裏鼓着氣,難道要給你機會通知同黨來把你劫走嗎?
 
「借電話那麼簡單都不肯?你的電話一定藏了很多色情片不能讓人知道了?」她特意放大聲線地說。
 
區穎這時也回頭看看他們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我再說一次,我不相信你。」葉向東有點尷尬,也有點生氣地說。
 




「吓?那你相信何心豐囉?」
 
葉向東看着在前面工程車駕駛室的何心豐,他正指手畫腳與區穎在討論着如何開動工程車。
 
「我也不相信他。」
 
白衣女微微笑了,似乎早就猜到葉向東的答案。
 
「但是只靠我們自己並不能逃離這兒。」葉向東看着白衣女說。
 
「那你借智能電話給我,我告訴你如何開動列車。」白衣女說。
 
葉向東明白她是非常危險的人物,不能輕易上她的當,這次甚至對她的話沒有反應。
 
「你只是拿智能電話出來就行,我不會接觸電話,我只向電話的語音人工智能助理問一條問題。」白衣女說:「若果你在我問的過程中有任何懷疑,可以隨時中止發問。」




 
葉向東看了看湯天僕,徵詢他的意見。
 
湯天僕也點了點頭。
 
「好吧!」葉向東便從懷中取出他的智能電話,叫道:「喂!CELES 。」
 
智能電話畫面彈出一個圓形的光環來,葉向東把電話的麥克風放到白衣女的嘴邊。
 
「Schoma的柴油機車的傳動方式是甚麼?」白衣女說。
 
葉向東心想:「這條問題平平無奇,為何要花那多麼唇舌要我借電話給她去問?」
 
這時,CELES傳來解釋:「Schoma是液力傳動柴油機車,使用液力變矩器,把內燃機的動力傳到車輪上。」
 




令人奇怪的是,在這種隧道居然還有網絡?
 
葉向東沒有時間深究,CELES答案讀了一半,便向何心豐問道:「引擎已經開動,但還不能向前推進,是不是離合器有問題了?」他用駕駛汽車的概念,套入同是舊式液力傳動的火車之上。
 
這時區穎看到控制台上有一盞燈熄滅了,上面寫着「離心式油泵」。
 
「是不是要開動這一個?」區穎問道。
 
「這個我剛才還見它亮着⋯⋯」何心豐一看,便知問題所在,說:「可能是電線鬆脫了!沒有離心式油泵把傳動油泵向渦輪,便不能通過旋轉以動力帶動導輪轉動輸出機械能,液力離合器⋯⋯」
 
「不要再解釋了!現在不是上機械課的時候!」葉向東叫道,他看着水快要上升到拖卡的位置,已淹蓋了半個車輪,工程車很快就要變成拖船了,他再叫道:「我們的時間無多了!」
 
何心豐伸了伸舌頭,便打開控制台下的鐵門,蹲着修理起來。
 
「你叫甚麼名字?」白衣女問葉向東。
 
「我不會告訴你的。」
 
「你好,我的名字是牡丹。」白衣女卻說。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