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醫院位於西高山,是有百年歷史的綜合醫院,自1937年正式落成後,至今已經過多次改建,建院初期的建築物,只留下新古典主義風格的H型八層主樓及已列為有極高歷史文物價值的護士宿舍A座。
 
在十四座建築物之中,樓高二十八層的超級K座面向薄扶林道,一街之隔就是薄扶林墳場。從薄扶林道往下看,那是一級一級像扇形散開的梯田式墓園,下至域多利道東華義莊以東,一塊一塊墓碑密密麻麻如骨牌般整齊排列在整個山頭,外國人看來甚是壯觀。諷刺的是香港人生時住在水泥森林,死後魂亦安在水泥森林。
 
然而,那兒埋葬了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有牧師,甚至是反清的基督徒。墓碑也有不同的形狀,有些是角柱形,有些是十字架形,有些是則是牌匾形,甚至是模仿教堂的拱頂形;昔日為了顯示自己較為富裕或有一點社會地位,故相比現在從簡或較為公式化的格局,當時的人更為注意墳地的佈置,例如在墓碑前鋪上有花紋圖案的方形石材或不同色彩的瓷磚,或是在墓碑上寫上聖經的經文金句或各種墓誌銘。
 
沙灣道海旁的防波堤由大小石頭堆砌而成,在黃昏下,對出的金色海面上,浮起幾個黑色的球體,漂向岸邊,慢慢浮起,原來是十個穿着黑色潛水衣的蛙人。他們在沙灣道登陸,一把潛水衣的拉鍊拉下,便看到紅色上衣下的女性胴體。
 
她們的動作異常一致,像是萬花筒中的鏡像,或是韓國舞團跳唱組合。在防水背包中取出各種短劍與槍枝,匕首、扁鑽、飛刀、黑星手槍、AKMSU、彈匣,她們一一檢查清楚,並逐一掛在身上,然後穿上黑色的長靴,最後戴上黑色的面具及灰色、紅色兜帽披風,掩飾她們的真正樣子。
 




面對五米多高的鐵絲網,長靴噴出白色的煙霧,她們一躍而起,居然輕輕鬆鬆便跨欄而過。在白色的煙霧中,反射着綠色的碎閃光。她們從高處緩緩而下,紅色的「長裙」變成了降落傘,在快到地面時她們再次躍起,便立刻彈射到數十米之外。
 
她們越過運動場、沙灣徑,然後進入薄扶林墳場。她們依墓園的扇形設計散開,向着瑪麗醫院方向前進,看來是採取包圍之勢。她們在墓園大大小小的石碑上跳躍穿梭,剛剛越過域多利道。
 
葉向東與書蟲、湯天僕及阿歷在超級K座的九樓偷偷潛入了一間病房,兩邊是白色布幕遮掩着的六個病床位,而他們則在房間中央通道盡頭的落地玻璃往下看,她們高高低低浮游在墳場之中,飄逸的紅色披風夾雜着點點綠色的鬼火,遠看的確有點像紅衣女鬼。
 
「她們都手持AKMSU、腰間攜帶了黑星手槍,還有匕首、飛刀等短劍。那些綠色閃粉是磁粉嗎?如果是,那就是超導體磁浮現象令她們飄浮在半空,那長靴也是區穎小姐公司的產品嗎?」湯天僕想起牡丹跳軌時使用過的磁浮裝備。
 
「那麼遠,你真的看到?」阿歷問道。
 




「他說他的視力有3.0。」葉向東代答。
 
「10.0也看不到吧。」
 
「她們都是因為你而來的嗎?」書蟲問葉向東說。
 
「我真的不知道。」葉向東一臉無奈。
 
「但假如湯小朋友說得沒錯,她們所穿的裝備與你老相好的公司(葉向東立刻糾正說:『我們只是好朋友。』)⋯⋯不管如何,她們都擁有同樣的磁浮裝置,那麼說她們極有可能是白衣女鬼牡丹的同黨。換言之,她們與傳給水飯房幽靈的暗號有某種關聯。」書蟲摸了摸左胸口,在外套口袋裏有一隻黑色的手指記憶卡,續道:「她們也有可能衝着這東西而來。」
 




「潘多拉的鑰匙?」葉向東神色凝重起來。
 
「潘多拉的鑰匙」是綽號「阿水」的甲類囚犯劉貽從水飯房幽靈處取得的USB記憶手指,因與葉向東的記憶卡相同,在巡弋導彈擊中甲類囚犯綜合大樓時,書蟲在混亂之際偷偷調換了。
 
「那裏面究竟儲存了甚麼資料?」葉向東問道。
 
「我也不知道。」書蟲說:「沒有適當的解密程式,我們不會知道裏面的是甚麼。」
 
「不過一定不會是好東西。」阿歷插嘴說,當眾人都看着他時,他發現自己說大了,為掩飾他的尷尬,他小聲地說:「除非不是。」
 
書蟲白了阿歷一眼,下了結論:「總之善者不來,來者不善,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兒吧!」
 
「那老楊與老蘇呢?」葉向東擔心地問,雖然相識時間不長,但他還是會關心別人。
 
「放心。」書蟲說:「阿歷,你留下來照顧他們二人。」然後把一張紙條塞入阿歷手中。




 
阿歷在赤柱監獄留下來本是為了報答書蟲的恩惠,故此對書蟲的話都言聽計從,絕不說不。他看了字條一眼,二話不說便下樓回去急症室照顧楊蘇二老。
 
「那我們呢?」葉向東問。
 
「我們當然用最快的方法去救你的老相好。」書蟲笑道。
 
「我們只是好朋友!」
 
「讓湯天僕也來幫忙。」湯天僕這時自告奮勇:「湯天僕也去救區穎小姐。」
 
葉向東看了看書蟲,書蟲皺眉說:「但你受了傷,行動不便,只會礙手礙腳。」
 
誰知湯天僕把包紮好的手掛與頭巾一併脫了下來,除了有些地方擦傷外,的確沒有大礙。
 




「真如你所說,他的確固執到極點。」書蟲苦笑點頭同意。
 
「那我們要怎樣做?」
 
「我不是說用最快的方法去嗎?」書蟲笑說。
 
病房中其中一個白色布幕突然傳出拳擊的聲音,然後是病床搖曳的吱吱聲,一個金屬盤掉在地上的敲擊聲,最後是人輕輕的慘叫聲。
 
書蟲與葉向東都大為緊張,手按着腰間的大剪刀與左輪手槍,準備隨時出現突變。
 
白色布幕爽快地拉開,站着一個女孩子。一把長長的啞金色負離子直髮長過肩膀,平陰的劉海幾乎蓋着眼睛,穿着一件印有心型圖案的白色直條背心毛衣與一條剛好足夠遮蓋臀部的超短牛仔褲,長長的雙腿穿着黑色絲襪及三寸高厚底白運動鞋。
 
「確實是典型『MK』打扮。」書蟲說。
 
沒錯,那就是「黑色工作連身服」、「MK妹」、「白衣女鬼」,在文咸東街五十八號天台水塔內放置炸彈的狂徒──「牡丹」。




 
葉向東想不到在這種場合會再遇上她,所以完全不知道要有甚麼反應才對。可是牡丹把剛脫下的手銬丟到身後的病床上,葉向東這才看到趴在床上那個不知道是醫生還是護士的人。
 
他立刻把左輪手槍拔出來,指着她,叫道:「不許動。」
 
葉向東見識過牡丹的身手,不敢掉以輕心。
 
「冷靜一點!我沒有惡意。」牡丹的口音不太純正,但還算是很清楚:「我只想你們帶我一同離開。」
 
葉向東皺着眉頭,看了看她身後床上的那個人,牡丹明白他的想法,連忙解釋道:「他只是被我打昏了,沒有大礙。」
 
書蟲用姆指指了指身後的落地玻璃,向牡丹說:「她們是來接你的嗎?」
 
牡丹搖了搖頭,想了一想,稍稍遲疑了,慢慢地說:「她們是來殺我的。」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