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一高一矮的「紅衣女鬼」已經來到梯田最上層的平台盡處,在聳立的十字架下停了下來,那正是超級K座的附近。她們看了一看水壺般大的螢幕,指示了方向,互相對望一眼,有了默契,便再衝天而飛。
 
天氣變幻莫測,剛才還是日落黃昏的夕陽景色,當她們躍過薄扶林道時,一陣烏雲遮蔽了落日,頓時失去了黃金的光輝。二人再一跳,面對超級K座九樓病房外的玻璃幕牆,向着關了燈的昏暗病房亂槍掃射起來。
 
玻璃如瀑布般崩潰,白色的布幕都被轟得破破爛爛,由AKMSU 7.62 × 39毫米子彈全自動射擊造成的破壞下,被單、床褥及枕頭頓時化成白色碎棉花,像下雪般飄揚在整間病房。
 
一輪肆意殺戮後,她們終於察覺到不對勁,原本期望的血肉橫飛情境完全沒有出現,病房內純白一片,一點血腥的色彩也看不到。
 
她們飛入病房,較矮的一人指示着另一人拉開本來已破破爛爛的白色布幕,果然,裏面空空如也,只在床上看到一個閃着紅色訊號燈的小型發訊機。
 




二人再對望一眼,知道牡丹已取出跟蹤儀器,矮的指示高的離開病房,繼續搜尋。
 
較高的紅衣女鬼舉着長槍一走出病房,埋伏在門口的湯天僕便捉着AKMSU的長槍管往房外拉,這一下出奇不意,長槍幾乎脫手。她下意識地雙手緊握着要掙回來,並要扣下板機,打算開槍嚇退敵人,誰知這正落入牡丹的圈套。
 
她在旁邊一個閃身,輕易奪取了高女腰間的黑星手槍,順勢用槍柄擊中對方後腦與頸椎中間的位置,高女立刻眼前一黑,昏死過去。
 
牡丹再一個轉身便到了房門的另一邊,並向房內作掩護射擊。
 
不知道矮的紅衣女鬼是因為不敢傷到同伴,還是面對突變反應不來,沒有了剛才的勇猛豪氣,這一空檔給書蟲低着頭交叉走位衝入病房內。他一推最近門口的病床,病床便撞向矮紅衣女,她不得不向右閃開。
 




這時書蟲已經來到她身旁不到十尺的地方,氣勢如虹衝過來,無論她再舉起長槍、或是退後拔出手槍也都已經來不及了。但她畢竟訓練有素,立時拋開AKMSU,放棄使用槍械的念頭,反手拔出腰間的必匕首。
 
書蟲笑了一笑,暗說:「矮妹子,你選對了。」
 
「鏗鏘!」匕首與金屬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匕首與長劍不同,一劍刺出,無需收回,便可立刻改變攻擊方向,或捅刺或橫割,令敵人受傷。無論對方是感到痛楚減慢了反應速度,還是受驚而打算稍稍抽身後退,匕首都能在最短的距離、最快速的時間內再度進擊,或割破咽喉,或刺入敵人軀幹,給予致命的一擊。而且一擊不中,另一擊又來,直到對方倒下為止。
 
這就是所謂「一寸短一寸險」的道理。
 




矮女本來被伏擊嚇了一跳,但當與書蟲兵器相碰的一刻,看見書蟲用的竟然是一把長的鐵剪刀,便回過神來,暗暗偷笑,長剪刀最鋒利的地方只有刀尖,進攻也只能用單刺一種,信心立時回來。匕首在相撞後改變方向,滑過長剪刀,攻向書蟲的咽喉。
 
誰知書蟲的長剪刀像塗了萬能膠般黏着匕首不放,並擋開了匕首的橫割。
 
她打算稍稍抽劍再刺向書蟲的肋骨處,可是匕首一想退,長剪刀便進迫矮女的咽喉處。矮女大吃一驚,匕首立時回到咽喉處,擋開了剪刀。這次換她進攻,所謂射人先射馬,只要書蟲手中沒有了長剪刀護身,根本不足為懼,故她一劍刺向拿着長剪刀的手腕,要書蟲棄刀而逃。可是匕首就快到手腕時,書蟲卻輕輕鬆鬆地轉了手腕,長剪刀的金屬手圈柄把匕首擋下來,矮女從來沒有想過剪刀的握柄可以有這種用途,立時收拾輕佻的心神,認真應對。
 
一寸短一寸險,匕首對長剪刀,短對短,險中險。二人一下應對失當,就會受到致命的傷害。
 
可是二人對於自己的武器都非常純熟,也對對方下一個攻擊的位置與角度瞭如指掌,就像下中國象棋一樣,你炮二平五,我則馬八進七,一攻一守互相牽制,兩者都未見破綻,進入膠着狀態。
 
雖然如此,一劍攻一刀守,一劍守一刀攻,來往十多下刀劍,都只是在兩三秒間發生的事,速度之快,實在聞所未聞。
 
「你的朋友是甚麼人?」牡丹也有點驚訝地問道。
 
「我只知道他是名書蟲。」




 
「雖然紫芒的短劍不是最精湛,可是也算是中上乘功夫了。」牡丹所說的紫芒,大概就是書蟲對劍的那個矮紅衣女鬼。
 
這幾句話後又對了十多回合,這變成了消耗戰,看看誰支持不住先倒下來。
 
正當眾人都是這樣想,甚至連紫芒也是這樣想時,書蟲咧嘴一笑,長剪刀居然稍稍張開了刀鋒,像是變成一隻鐵鉗,緊緊鉗緊了紫芒的匕首。
 
空手入白刃在現實中絕對困難,尤其是匕首這種短小的劍,所以紫芒甚少練習給人家夾着匕首的應變方法,何況這次更是被一把長剪刀捉着,有接近八分之一秒時間不知所措。
 
書蟲就是把握這個時機,手腕逆時針一轉,紫芒的右手順時針一扭,匕首立時一鬆,便脫手而飛。書蟲立刻把剪刀全開,只捉着長剪刀右邊的手圈柄及左邊的刀背,長剪刀立時變成一把鋒利的短刀。他手腕順時針一轉,便要橫割往紫芒的咽喉。
 
「刀下留人!」牡丹叫道。
 
書蟲的刀便在切入紫芒的真皮前一刻停下來,兵刃不見血。
 




「說!你們與卅五室有甚麼關係?」書蟲斬頂截鐵地說,長剪刀的刀鋒又進了半分,血開始從刀鋒傷口處滲出來。
 
牡丹一下閃身,便來到紫芒的身後,她沉默不語重施故技,抽出紫芒腰間手槍同時重擊她後腦與頸椎中間的位置,精準非常,紫芒便眼前一黑昏倒地上。
 
未等紫芒倒在地上,書蟲二話不說出奇地快攻向牡丹,比起與矮女對刀時不知快上多少,證明他原來剛才真的大大地「刀下留人」了。
 
可是牡丹比他還要快,左手拔出軍用短刀,擋了書蟲三次攻勢,而且右手還緊握黑星手槍,槍頭從未離開過書蟲的頭部。
 
「我不是紫芒那麼好對付。」她也笑道。
 
只是她沒有開槍的意欲。
 
到第五次短刀與長剪刀的撞擊聲後,書蟲稍退收起長剪刀,而牡丹亦沒有追上,二人都暗暗讚賞對方。
 
「你們都是『卅五室的小花』。」書蟲笑着說:「想不到到我這種年紀,還會遇到你們。」




 
「我也是,這叫做『緣分』吧!」
 
「『卅五室』是甚麼?」葉向東看着二人一時有商有量,一時大打出手,一時又有說有笑,甚是糊塗,雖然他今早就開始覺得這是糊塗的一天。
 
「那是朝鮮勞動黨的特務機關。」與門外的紅衣女鬼一樣,湯天僕把倒下來的矮女用索帶綁着手腳,好讓她們醒來也不會追擊眾人。
 
「朝鮮?」葉向東看來終於想通了一點:「那麼說?」
 
「我不反對帶你走,但是要看看這兩個昨天才追你到天腳底都要逮捕你歸案的小伙子怎麼想。」書蟲說罷便指了指葉向東與湯天僕二人。
 
葉向東心想,以湯天僕儆惡懲奸的性格,必然會斷言拒絕牡丹的要求,自己也不用枉作小人,在一旁吃着花生等看好戲就行,哪知道湯天僕居然一句:「好。湯天僕也不反對。」他幾乎沒有考慮便答應了。
 
「甚麼?」葉向東實在太錯愕了:「你不是決心要捉拿她嗎?警察潘進反對你不理、鬧鬼的車站你也闖入、水淹眼眉你照與她大打出手、受傷跳軌都不放棄。現在你居然肯接受帶一個放炸彈的北韓間諜離開?」
 




「有甚麼問題?」湯天僕問得很真誠。
 
「有甚麼問題?」被湯天僕反問,葉向東反而語塞:「她是炸彈狂徒!炸、彈、狂、徒!你那麼辛苦才能捉着她,現在又那麼輕易放虎歸山?之前的努力不也都白費了!」
 
「“The needs of the many outweigh the needs of the few.”(多數人的需求比少數人的更重要。)」他也回答得很迅速。
 
眾人的目光再次回到突然小爆發的葉向東身上,但就連最有資格決定的湯天僕也同意,他又有甚麼理由反對呢?葉向東只好死死地說:「好吧!你們喜歡怎樣就怎樣!」便獨自走向升降機大堂的方向。

#EscapeFrormHongKong

成為Patreon還會看到更多設計資料啊!
https://www.patreon.com/CountertheCurrent

一氣呵成睇故?GOOGLE PLAY、光波24、讀書吧及HyRead均已上架!
《逃出香港》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81763
http://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42937
《逃出香港II》實體書: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逆流而上_逃出香港II?id=sNm7DwAAQBAJ&hl=zh-TW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50371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204825
https://www.kobo.com/hk/zh/search?query=逃出香港

Facebook專頁請各位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Twitter
https://twitter.com/dwV2Wivt5Y5vVHQ
MeWe
https://mewe.com/p/%E9%80%83%E5%87%BA%E9%A6%99%E6%B8%AF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