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1000字的愛情故事 或許太少,或許太多。



「轟隆隆,轟隆隆,嗚嗚—」
 

 
 沿著軌道行駛的火車在我面前呼嘯而至,震耳欲聾的笛聲撕裂了耳邊的空氣,刺痛了她的耳朵,留下陣陣朦朧的嗚鳴聲。
 


 她下意識地用手掩住耳朵,緊緊的握住如鏗的手。
 



 
「很吵是嗎?」上面的大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嗯……」她含糊地回應著他。
 

 


 如鏗抿唇輕笑了:「哈一但我們也得趕上這班列車,要不然我們的上海之旅 客可要泡湯了。」話句一落,便一手急急地拉著行李箱,一手牽著她的小手,在魚貫而行的途人穿梭。
 
 

「喂……我話還未說完呢……」她撇嘴噴怪道,眉頭輕輕地蹙了起來。
 
 

  就在千鈞萬髮的時刻,時空的命運給扭曲了。
 



 
 她很不小心地被眼前歐巴桑的行李袋絆倒,一個骨碌掉進車廂裡· 而就在這非常時刻,列車的大門很巧合地給關上·她就呆杲地很沒儀態的坐在地上,眼巴巴看著月台上的如徑一臉懊惱的望著她,眼眸透露出的神色既是慍怒, 又是擔心。
 
 

「如鏗…… 」她喃喃自語。她雙手輕輕的依附在玻璃窗,眼看眼前的景色在迅促移動,如鏗的身影也漸漸變得依稀矇朧了……
 

 
「啊——」怎麼辦?!她怎麼那麼的傻?她站在月台時站穩些,那不就沒事了嗎?
 
 
 她懊惱地撩了撩頭髮,再從手袋中取出手提電話來,熟練地撥出如壓的手機號碼,一心想告訴他他們在下一個車站下車等對方。
 



 
  可是,電話還未拿到手上……
 
 

「噗通!碰 ——」空氣中獰不及防地發生陣陣悶響,手中的袋子「啪嗒」一聲滑 落在地上。
 

 
 隨著慣性定律,因為火車跟其他大型物品相撞,她又再次一個骨碌滾到車廂前方。
 
 

「碰!」又是這一聲,腦袋一陣疼痛戚,她眼前驀然一黑,暈過去了。


 
 

「救人啊!快點!」「啊——」在朦朧間,她聽到彼起彼落的哀鳴聲,呼叫聲……
 
 
 
 
 
 
 
 
 
在她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是兩年後的事。
 



 
而她醒來的第一句話便是:「如鏗、如鏗呢?」
 
 

 然而,誰也不知道女孩口中嚷著的如鏗是可方人物。
 

 
而且,在這兩年期間,從來沒有人在醫院探過這女孩。
 
 

這女孩的醫藥費,全都是由院長支付。那老人眼看這女孩無依無歸,就發揮憐愛之心幫她分擔下沉重的醫療費。 那女孩,就這樣每天日日夜地坐在病床上,呆呆滯滯地過生活。


 
 

她偶爾會哼起一段悠揚而悲戚的旋律,或是傻傻地對著鏡子傻笑。
 
 

 或許那女生到生命結束的那刻也不知道,這塵世間從來沒有一個叫如鏗的人。 只不過因為她太期盼得到愛,所以懸想著自己是跟著一個人墮人愛河。而那個人, 就是海市蜃樓的如怪。一班列車,致使她跟一直空想著的人,永永遠遠地萌生起 厚厚的隔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