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工廠]千祈唔好亂番大陸玩
06



救出靛晴後,我和Suki經過可疑的電腦房。入房安頓好仍未醒的靛晴後,我們分頭查看電腦內容。

時間尚餘約半個小時,倒數開始......

我頓時一愣,不是螢幕畫面上有驚嚇東西,相反是個清秀女子。



看得出她坐在睡房的電腦面前,感覺我正跟她視訊通話般,她也看著我這邊。

應該說,我看到她,她沒看見我、只是正在看電腦螢幕上的東西。我猜是因為她開了鏡頭功能,而我這邊沒開。

這令我隱隱感覺這裡跟「窺看」有某種關聯,我繼續瀏覽其他視窗。

幾個社交平台均停留在「鄭夢」的頁面,其個人頭像正正跟「視訊」的她一模一樣。更心寒的是,我打開電腦入面「鄭夢」資料夾,內有多個Word及Excel報告正分析她整個人。

「整個人」——絕無誇張。撇開不少數據性的沉悶檔案,一份總結報告讓人不禁哆嗦。



是真的。

傳聞指政府正監視人民,原來是真的。

雖然不確定這裡是否政府機關,但它的天眼(CCTV)散布中國四周,規模好比政府。

報告分析鄭夢的喜好、人脈關係、生活習性等,而且有多張關於她日常生活偷拍照。

而她只是芸芸眾生的其中一人,電腦裡尚有百多個其他人名的資料夾。即是一部電腦(或一名員工)同時處理百多個「被監視者」。



要做到這地步,對方的規模不止是Suki猜的「幾個殺人同好者」。該不會,整間工廠工人都是?!

這裡是政府秘密部門?!為甚麼要如此仔細地監視這些人?這些人又是誰?

Suki開心地指住電腦說:「呢條仔好靚仔呀。」

「頂!你仲有心情『目及』仔!」她的電腦跟我的同樣在監視別人。

「唔係呀,我發現咗樣嘢。」她打開一個視窗,上面是今日的新聞。「你睇住,呢度係靚仔依家呢一刻睇緊嘅網站——」

我打斷:「吓!係Live嚟?即係我哋可以睇到佢哋依家睇緊嘅嘢?」

她一臉「我以為你知道」的錯愕,示意我專心看:「係呀,最勁唔係呢樣。」



靚仔正在看的新聞頁面,左右兩旁本來是色情廣告,兩個比Suki更姣的尤物在扭來扭去;在Suki輸入指令後瞬間改為旅遊網站廣告,寫住東莞某某酒店的最低價。

Suki正想開口解釋時,靛晴稍稍動了一下。糟糕,她醒了。

我在她大叫前及時手用捂住安撫道:「我係阿溱,你安全喇,唔好大叫……」

手上的傷口一定令她劇痛無比,我把在手術室拿來的止痛藥塞入她口中再說:「佢哋好快會巡邏到呢度,唔好咁大聲。」

「我隻手呀——!」她激動地哭起來。

我邊安慰邊快速說明經過後,Suki繼續:「即係呢度唔止可以監視一個人,仲可以同佢互動。」

她表示除了瀏覽器,還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和其他地方「傳送訊息」。

「舉例啦,喺Facebook度可以出多啲旅行嘢俾佢睇:來自靚仔嘅朋友、Like咗嘅專頁咁。」



「搞到身邊好似個個都去旅行咁?」我問。

Suki點頭:「話唔定潛移默化令佢都想去旅行。」

冷靜過後,靛晴強忍痛楚說:「我醒起喇……今次我book呢度都係因為有Promotion,見咁平先建議大家住呢間酒店……」

「即係話,你係其中一個被監視對象?」愈查探我愈感到不寒而慄。「我哋幾個嚟呢度並唔係偶然,而係有人一直暗地監視同灌輸你要嚟大陸旅行?!」

不久前才讀了一篇關於廣告可以「教育」民眾的文章,入面問及人究竟有沒有自由意志(Free Will)。例如此刻我想喝罐可樂,是因為我自由地想喝,還是因為前晚看過可樂的廣告?

Suki瞪向靛晴:「或者有人係內鬼,引我哋嚟。」

「喂你唔好亂講啦,你淨係無咗小小頭髮,最可疑其實係你!」我說。



「咁點解要揀佢呢?」Suki指住靛晴:「你得罪咗咩嘢人?!」

「我真係唔知……」靛晴無奈道。

「同埋都唔知係咪真係關事。」我幫腔。「如果我哋乖乖地留喺酒店唔出嚟,工廠班變態佬咪捉唔到我哋囉。」

我將話題回到對手的規模:「我諗緊呢間房會唔會日頭真係做關於玩具嘅嘢,設計或者控制機器咁?」

靛晴一點就明,接道:「只係到某種時候,譬如依家,就俾某幾個「同好者」用嚟監視。」

我說:「係呀,如果對方係成間工廠咁多人,我哋一早俾佢哋禁住嚟打啦。」

Suki問:「即係班變態佬其實人數唔多,只可以單對單咁個別搞我哋,再靠額外兩、三個人巡邏咁?」

我們三人異口同聲叫:「巡邏!」



手錶顯示晚上九點五十八分,如果現在出去,一定與巡邏人員撞個正面!

來不及思考,外面傳來腳步聲!

他們來了!

——待續

覺得寫得唔錯,俾個like/share/comment吓,
等我繼續有動力寫落去吖

溫馨提示:記得空肚睇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