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工廠]千祈唔好亂番大陸玩
08



目睹駭人的活人剝皮,我們推測阿瑩身處五樓、跑往下層拯救她!

五樓昏暗的長走廊上,只有一間房開燈。

我們緊握手術刀或電撃棒,攝手攝腳來到房號C503門外。



令人意外的並不是阿瑩不在,而是只有奄奄一息的阿瑩一人。

藍色制服工人已經離開!

門沒有鎖住,我們推門跑到阿瑩面前。

手術室幾乎眼所及的雜物由白色被血染成紅色,周圍血跡斑斑、黏答答。籠罩住一陣死老鼠的惡臭味,當中混合了腥臭和尿騷味。

「瑩!阿瑩!」靛晴全然不介意阿瑩身上的血液,輕輕搖晃她肩膀。「你應吓我啊!」



裝載恐怖臉皮和大腿皮的箱子已被帶走。

阿瑩仍是沒反應,我瞥了眼一部儀器——用來顯示心跳的那種儀器——上面只有一條橫線。

她死了。

一個正值盛年和美麗的大學生,明明有大好前途,竟然被虐殺並以這副慘相死掉……眼淚在眼眶打轉。

腦裡閃過一幕又一幕她甜笑的倩影……



Suki拉開哭鬧的靛晴:「佢死咗喇,你點叫都無用。」

她的話太直接,靛晴本身已經夠傷心了!

「喂,出少句聲啦你。」我說。

我留意到阿瑩不止臉和左大腿被剝皮,連右大腿和手臂同是血肉模糊。

我說:「我諗,頭先我哋睇嘅應該唔係直播,而係有人之前錄低、較啱十點正播出嚟。」

Suki問:「吓?點會呀。」

我指指阿瑩的屍體:「呢啲傷係我哋離開電腦房之後先有,但我哋咁快嚟到,剝皮男唔夠時間剝完再執好晒嘢走。」



靛晴停止哭泣、咬牙切齒地道:「唔理佢點解要咁做,我要搵佢出嚟、幫阿瑩報仇!」

第一次見到溫柔的靛晴如此生氣,連Suki也愕然。

Suki說:「我淨係想走咋,我唔覺得你哋會夠佢鬥囉!而且唔知仲有幾多變態佬。」

靛晴怔住:「我哋快啲落下一層,澤明佢哋可能喺度!」

沒錯,按每層分配一名工廠工人和我們的朋友這配搭,下層(四樓)很大機會又有恐怖的事正發生!

我們旋即跑到四樓亮燈房門外,已經聽到Calvert的叫聲!

他被人綁在躺床上,呼吸急促:「你係邊個?!做乜呀?!」

這次是制服女工人。



Suki問:「又話淨係迷戀女人嘅?」」

制服女人把Calvert的上衣剪掉,然後默默解開他的褲頭皮帶,把牛仔褲和內褲退至膝蓋。

難道這次要型男Calvert的肉體?我吞吞口水。

我試問:「咁可能係唔分性別咁,迷戀人體?」

靛晴喝:「快啲去救佢啦!」

門被鎖住,我跑去附近找大型硬物時開個玩笑:「可能佢搞完Calvert會放咗佢呢?」

Suki笑笑:「唔係打真軍呀嘛?!」



不太對勁,制服女拿起小刀。

「對、對唔住呀!放過——呃——!」

她在Calvert胸膛打橫割一刀,鮮血沿刀痕流出。她沒停止,繼續在他的上半身劃了一個大圈,上至肩膀下至肚臍下,脫褲子只是不想在割開他時受阻礙。

對。

她在割開他的皮膚!

「又想點呀!?」Suki緊張地抓住我的背脊,指甲插得我很痛。

「求吓你放過佢啦!」靛晴對制服女說。

我用滅火筒狂撼玻璃門:「Calvert頂住呀!嚟緊救你!」



「求求你……放我走呀……」Calvert呻吟。

刀傷似乎深到制服女滿意的程度,她一手扒起Calvert肚上的皮膚!

又剝皮?!她想要Calvert上半身整層皮?!

「救救救——我——!」Calvert嚎叫起來。

過程比阿瑩的更是血腥嘔心,肚皮下不是純粹的爛肉,而是人體器官。

把肚皮扯起至胸膛附近時,剝皮女換了刀邊割邊掀皮。因為這部份,她要連同胸骨一併給切斷移走!

恐怖血腥電影看過不少次,但真實看到活人的內臟血淋淋呈現在眼前,我手腳不由自主地軟掉、無力抬起滅火筒了……

最恐怖是,Calvert的意識還相當清晰。他瞪大眼望著自己的內臟,驚慌得不斷大叫:「哇——!呀——!」

不確定太疼痛還是甚麼原因,他突然嘔吐大作,把黃色的胃液連同未完成消化的食物一併吐出,隔著玻璃門好像都聞到那股酸臭味。他甚至因為正躺著的姿勢,被自己的嘔吐物嗆倒、只好吞回嘔吐物!

「噁!」我強忍住想跟他一起吐的衝動。

血液從趟開的上半身溢出、各個器官外露和嘔吐中的Calvert,整個場面詭異不安得讓人感到暈眩。

Calvert肚臍位置的皮下有一坨黃色的東西,我不知道那是脂肪還是一堆大腸小腸?與血漿混成一坨軟爛爛的東西,女工用刀把它割開、拉出,有如豬肉檔小販的態度,隨手扔到地上。

「停、停手呀……」嘔吐完畢後,Calvert的叫聲漸漸細聲緩慢,鮮血從他口中湧出。

女工在大腸對上一點位置,小心地把一個肉色東西拿出來,我想是胃部吧?她把它放進盒子裡。

Suki叫:「佢唔係要剝皮,佢要Calvert嘅胃!」

「唔……」靛晴雙腳無法使力只好坐在地上、沾到從Calvert身上流出來的血。「仲未夠呀……」

女工在胃上方又割出一小個深紅色的器官,天知道那是肝還是肺部,我腦袋已經不太能思考了。

我只知道,這次她要的不止皮和胃,而是他所有內臟!

她要把他的內臟通通割出來!他媽的變態!

「頂!」Suki按住肚子。「好核突呀!」

一絲涼意,我感到肚裡有些甚麼在翻滾著,想吐的感覺又來了。

Calvert的身體砰地猛烈劇震,口裡吐出混有血液的泡沫,應該是死前的痙攣。

內臟女趕快把他身上軟軟滑滑的內臟一一掏出,很明顯Calvert已經沒救了。我終於醒覺,他們並不是單純取得想要的東西後會放我們走,我們幾個最終都難逃一死。

靛晴看不下去,她道出我們心裡話:「不如我哋落去啦……可能澤明仲有得救。」

「行啦行啦!」Suki急道。

工廠工人好像有計時似的,每次上一層的「工作」完成,下一層才展開動作。我們提早離開,或許趕得及在下層未開始前阻止他們!

「好!」我重新振作,伸手扶起靛晴。「我哋始終有三個人,實夠佢鬥!」

——待續

上一回facebook share數唔夠,工廠工人好唔滿意
再係咁就剝咗你層皮!
like吓/俾個留言都好丫~個故都就快完了

鐘意呢個故可以睇埋鬼屋故:
fb: https://goo.gl/6yoQAj
紙言: https://www.shikoto.com/i/ym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