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工廠]千祈唔好亂番大陸玩
10



目擊幾個好友陸續被殘忍虐待致死,我的猜測一次又一次被推翻,完全摸不透工廠工人究竟想要甚麼。

明明只差一步離開工廠,愚蠢的靛晴卻選擇跑往二樓某房間救小三Suki,更愚蠢的是我跟著她跑。

靛晴比我更快一步進房,拉住了準備離開的制服男工人!



竟然讓我們捉到!

手術房裡面,Suki已經死翹翹坐在椅子上,兩個乳房被割掉,留下兩個詭異的圓形傷口正淌血。

即是工廠工人趁Suki獨自一人把她拖入房行兇,與早一步下來的我們打個正面。

我嘆息,驕人身材的Suki終究被割走漂亮的大乳……

不過當務之急是幫忙正和割胸男扭打成一團的靛晴!



割胸男放下儲存箱子(相信裡面是Suki的乳房),掏出小刀插向靛晴。

她沒有回避,甚至衝動地持刀迎向割胸男大叫:「你去死呀!」

然而獨臂的靛晴不是他對手,他橫步避過後轉身勒住靛晴,我及時伸出電撃棒攻擊他腰部。

「哇呀呀!」他鬆開靛晴後我用刀架住他的脖子,揭開他該死的口罩。

大眾臉的中年男人一個,我們不認識。



「唔好殺我……放過我呀……」他慌張地道。

房內空氣瞬間凝固,我們三人不敢亂動。當然並不因為他帶有口音的廣東話啦,而是他竟然向我們求饒?!

靛晴舉刀要插死他,我立即阻止:「等等先。」

她少有地躁狂:「我等唔切喇!」

「你哋究竟係咩嘢人?」我無視她問割胸男。

「我唔知咁多㗎……佢哋淨係叫我嚟將個箱帶走咋……」

如果他沒說謊,殺Suki和割胸的另有其人,面前這個人只是負責運送殘骸。



「拎俾邊個?」靛晴面色蒼白焦急地問。「佢哋喺邊?」

「一樓有個冷凍庫,啲肢體全部放晒喺果度……」他嚇得雙唇顫抖。「你哋放過我呀……一家大細靠我養㗎……」

我對靛晴打個眼色,這男人只是走腿,並不是真兇。

「咁果班人要啲肢體嚟做乜?」我問。

「我真係乜都唔——呀!」他大叫。

靛晴一刀插入他大腿,逼得他即刻答:「呢度係做生意……你哋香港人唔知,大陸人體販賣好值錢……唔好殺我呀……」

「點會呀!」靛晴生氣地喝斥。「澤明啱啱俾你哋殺死咗!」

他一臉不解,我解說:「上面果層有間房寫住實驗,都唔係做人體販賣。」



他恍然答:「如果果個人有病就唔值錢,佢哋會用嚟做其他嘢……」

合理。賣不出可以以其他途徑來賺錢,例如藥物實驗之類?

「澤明都無病!」靛晴激動地說。「你亂講!」

「咮!」我急阻止她。

樓上開始有騷動人聲傳出!

我忙道:「班變態佬喺上面!我哋快啲走!」

靛晴趕在工人大叫前,狠狠地送他一刀割喉!



然後她坐在地上、出奇地冷靜道:「你走啦。」

我錯愕地盯住一身血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指住她腰間:「我行唔到喇,趁走到你快啲走。」

她腰間衣服破了一個洞,湧出血漿!肯定是剛剛扭打時不慎被割胸男插中!

「正仆街!」我生氣罵割胸男。「行啦,我扶住你!」

「我走唔到㗎喇……」她虛弱地笑著搖頭。「之前我係澤明嘅負累,我唔想臨死都要累埋你……」

很酸。感受到她內心那種無力的自責,讓我心頭一揪。

驀地想起,剛從工廠裡醒來的紙條:你有一個選擇。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我該扶起垂死的靛晴、抑或一個人快速逃走?

當然,我不會丟低靛晴!

「靛晴,嚟啦,我扶起——」

——甚麼?!

她毫無考慮、狠狠地把刀捅進自己心臟!

「靛晴!」我失聲大叫起來!「靛晴——!」

——待續

工廠工人話多謝你哋一直支持,
最後呢幾篇麻煩大家繼續大力按讚&留言
當然share埋就最好啦

下次會係最終章了!會出晒兩篇
目前努力寫緊,預計星期二出!
請期待最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