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工廠]千祈唔好亂番大陸玩
11



上層有人正要下來、靛晴生無可戀下選擇自盡,我只好帶著淚水離開工廠。

憑著對部份員工手冊的記憶,我跑出C棟建築物、來到寂靜的步行街上!

我成功逃出工廠了!



身後幾名制服男人追趕著,不曉得是「跑腿」還是真正的幕後。

儘管凌晨時份街上空無一人,我拼命大叫:「救命呀!有人殺我呀!」

邊跑邊大叫的我已經看到酒店了!只差幾步!就只差幾步!

「嘭!嘭!」槍聲徒然響起。

我的右腳中槍!幾名工人隨即趕到把我壓在地上!



很肯定酒店的人聽到槍聲,透過玻璃望到大堂的人向我這邊張望。

「救我呀!」我大叫。「喂!」

他們只是眼睜睜看著。

然後聞到一陣刺鼻的氣味後,我再次暈倒。

……



在一間雪白房間醒來,我發現自己是躺著的姿勢被綁著,中槍的右腳被包紮好、發出陣痛。

又來了!

軟墊牆身、玻璃門、雙手雙腳被綁住……該死的精神病人房!我又被抓回到工廠!

沒多久一名穿醫生袍的男子進來,把我的床調整到使我可以面對面望到他、打開一旁的攝錄機後,坐在不遠處。

他打量我、攝錄機對準我。

工廠工人呢?不是要劏開我嗎?

「你好,陳溱然先生。」醫生講廣東話。「如果覺得痛我哋可以再打多支止痛針。」



我愣住了。他知道我全名?我也在監視名單上?!

他友善說:「睇嚟你可以答我哋嘅問題喇,咁開始啦。」

「屌你!」我罵道。「答乜撚嘢!放我走呀!」

「仲記唔記得有人擺條鎖匙同紙條俾你。」他說。「你有一個選擇,一係如實答以下問題、一係就死——」

原來是他留給我!所以他是真正的兇手嗎?

「當然啦,如果合作我哋會俾你好過,相反……你應該明白我哋可以令你有幾辛苦啦。」他補充。「而我哋亦唔想咁做。」

「我哋」符合我的推測,兇手不止一人。

「仆街!」我掙扎。「究竟你想點呀!?點解要殺晒我哋?!」



「放心,我會喺解釋清楚之後,先要你答我嘅問題,因為你係屬於『真相組』。」他頓一頓。「正如頭先意外俾你哋捉住果個同事講,我哋呢度經營嘅係人體販賣或者人體實驗,總之賣得出嘅我哋都會做——」

「咪住先,咩真相組?點解佢話澤明有病所以賣唔出?」

「你知道全球整容、換皮等等嘅手術需求愈嚟愈大㗎啦?」他反問。「愈靚嘅肢體愈值錢,所以我哋搵你哋。大陸人覺得你哋香港人好食好住,身體毒素一定少啲。嘿,當然只係一個感覺,無實證啦。

「我哋事前、喺你哋嚟之前偷偷做咗抽血之類嘅化驗……你朋友佢自己可能未知,其實佢有致命傳染病,無人會想要。」

「咩……咩嘢病?」又整容又毒素,聽到一頭霧水。

「係性病,佢係愛滋病帶菌者。」

「哈!哈哈!」我莫名地大笑。性病!確實很適合狗公!



醫生一臉認真不像開玩笑,我繼續聽下去——

——待續

今次一連出兩回,快啲睇埋下回最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