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沒有同學不明白?這題是很重要的⋯」
一周過去了,第二個循環周的周五依舊是和上周同樣時間的數學課。
「為什麼要那麼沒新意呢」大概要遷就老師的時間吧,剛好兩周也是同樣時間有空。

就跟上次一樣,學生大多當作是午睡課來上,要不然又是偷偷的在抽屜裏玩手機。當然也是怪不得他們,說直一點老師把課說得實在太無趣,要不是就做做工作紙,做完過後隨便在黑板𥚃解釋解釋,問了有沒有人不明白後就繼續。或者他是想有人會提問一番,但是部份人早已被他前面的解釋給悶死了。

而只懂得胡思亂想的我,也早已想到不知哪裏去了。

課室的一側,被窗口透射進來的陽光照亮著,亮得那邊的桌子也把光反射到天花板。即使我這次沒坐在窗口旁,也感受到室外的晴天。
陽光有時候緩緩的暗淡下來,然後又逐漸的回復明亮。這白雲製造的一閃閃效果,讓人覺得這才是自然光;不像課室內死沉沉的燈光,無間斷地發出毫無生氣的白光。


我呆著看著陽光照射之處,感覺陽光照射在照明足夠的課室內、無人問津,才是一大浪費。

「要是能在被陽光照射的家裡,吃個不太早的早晨,那就好了。」啊對了,那就試試看能不能成真吧。既然上次只是未夠清楚的話,這次應該能夠成功吧。
而且這跟上兩次是同一時間,好吧。
那麼,「老師,我可不可以去上廁所?」


抱滿期望的我,又再站在上次令我失望的門前。平常討厭戴手錶的我,為了能夠知道發生的時間也忍耐住不耐煩的觸感戴上了。
根據手錶煩人的「咇」了一下,就知道現在是11時正。
「那麼好吧,要開門囉。」伸手扼着雜物室的門抦,準備打開它。



「啊⋯不是吧。」但是反高潮來了,門剛好的鎖著。
這是校工鎖的嗎?還是只是因為我所想的還是不夠清楚,所以開不了?
應該已經是很清楚了吧,之前也是這樣的去作白日夢。還是有什麼其他條件我還未觸發到嗎?但我也想不到任何其他可能的條件了。
還是只是簡單的因為這門鎖了,所以我才進不了去?要是這樣的話,也許我應該找其他門試試。但我現在也不想走到其他樓層,畢竟現在還是在上課。
是日期嗎?但日期上也不覺得有什麼關連,也不像是星期幾的問題。
不斷嘗試找理由的我,條件反射下看了一下手錶。
「11:03」手錶剛好的跳到這個數字。

「啪。」然後門就突然自動的解鎖,同樣地打開了小小的狹縫。


我被那突如其來的解鎖聲嚇了一跳,定過神來才發現一絲的陽光從門縫逐漸的洩出來,像是引誘着我開門。雖然只是很少,但在陰暗的走廊上顯得十分顯眼。
我慢慢的推開門,發現門內已不像上次般死沉沉的,而是變成了一個被自然光照亮的家。

陽光從房內窗戶照射過來,透過白色的衣櫃入侵了飯廳飯桌。整家客廳被陽光散射得亮白無瑕,沒有一處是陰暗的,每個角落也被光填滿了。這才是運用陽光的極致嘛。
家𥚃空氣也是難以形容的清新,總之就是令人很想不斷深呼吸的清新,要是仔細一嗅的話,還能感覺到檸檬的存在。等一等,檸檬味?難道那份早餐真的存在?

我的眼光從令人依戀的陽光回到餐桌上,看到了一杯弄好了的檸檬茶、和賣相不錯的「公仔面」。
我走近了一點,終於聞到了那個挑起人食慾的麻油味。每次嗅到它,身體就自然覺得會肚餓。這次也不例外。
我坐在那份早餐前的椅子,忍不住吃了一口麵。
「居然和我所想的不同。」這就是我理想中的麻油味,麵不太軟、爽爽的,而且不像我每次作出來的一樣,這次是真的帶著麻油的香味。越吃越有味,害我說得像是個美食家一樣。
吃着吃着口乾了,還有檸檬茶陪襯。要是單獨喝的話可能覺得沒什麼,但要先吃着東西喝着檸檬茶,對我來說是個完美配搭——或者是有點誇張了。

一甜一咸配搭,再加上在自然光調和的家內,這不太早的早餐完美了。

沒有影片的陪伴下,單是看着房間與陽光共享著休閒,我很快的就完成了那早餐。


「可惜呢,我真想能永遠懶閑的留在這裏。」吃飽了的我即使吃了這奢侈的早餐,還是心有不甘。
我抬頭望一望,發現原來牆上掛了一個簡約的時鐘。大概上面應該寫着差不多12點了吧。
「不是吧!過了這麼久還是十一點快五分?」或許是這個時鐘壞掉了吧,看看自己的手錶或者可以知到真正時間。
但是我的手錶,依舊面無懼色的顯示著「11:03」。難道手錶也剛好的壞掉了嗎?
不不,或者可能不是。或者這是設定之一吧。

我脫了鞋子,自然地躺上了奶白色的沙發上,嘗試調整一下自己的思路。
難道我真的還在作夢嗎?要是在作夢,那麼我是在何時開始的?
是在課堂上?還是在走廊上?這兩個地方也感覺不像是我會隨便睡着的地方。
而且再說,也找不到任何實質證據證明,所有證據都只是我自己的記憶。
要是能夠拍照,然後在現實裏也能看到照片的話,或者就能證實這一切都是真。
不過可惜呢,手機都被一進學校時收進儲物箱了,所以現在拍不了照。
要是這樣的話,怎樣辦呢?

「那麼,就把吃麵的筷子袋到褲袋內吧。」看看它會不會在現實裏還存在。


我怕筷子頭用紙巾抹一抹後,就收進我後邊的褲袋內。
「大概這樣就行了吧。」我在躺上沙發上,合上了眼睛。


當我再把雙眼睜開時,發現自己還站在雜物室的門前。
我往後摸一摸那筷子還在不在;神奇的是,只剩下一支筷子還在。
「很奇怪呢⋯」等等,那麼這道門,是不是還是連結到那亮白無瑕的家內?
門沒有鎖着,我順利的打開了門,發現一切回復舊貌。
「我也猜到了。」怎會我去了一次後,還能連續再去多一次。

「呀對了,時間。」我看一看自己的手錶,原來已經快要11點半了。難道我去夢遊仙境,就只用了這麼短的時間?
不不不,課室也快要下堂了,我還在這裏想甚麼。
還是回去過後再想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