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以後,每一天我帶著希望到C校,帶著失望回到家中。

星瑤依舊是沒有出現過,本來我真的認為我們不會再相遇,但卻在下學期補習班招生中,我再次遇見了她。

因為補習班的人再次大量地離去,各校決定於下學期舉行一次招生活動去補充人流。

順帶一提,那話癆的胖子亦因壓力太大的關係離去了。

更因為人數維持在單數,我能夠不用跟其他人一組。





下學期總共增加了五十一人,使我期待著星瑤的出現。

在茫茫人海當中,我們會再次相遇嗎?

我第N次思考這個問題。

我在座位上仔細察看著每個進來的新生。

怎麼……她還是沒有出現……





正當我感到絕望時,她,出現了。

依舊是留著九一分界,長髮及腰。

依舊有著文雅的氣質,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

我驚訝地看著她。

她一步一步地向我的方向前進,最終,她來到了B28。





頭髮依舊散播著玫瑰花香,令人神魂顛倒。

「呢個位應該冇人?」她笑問。

我呆了半响才懂得反應:「冇呀!」

「好耐冇見啦。」星瑤主動與我談話。

「真係好耐冇見……」我苦笑。

「你做咩睇完我whatsapp之後就唔再理我,仲要咁遲先出現呀?」我又問。

「其實嗰陣我睇到你msg之後唔小心冼手跌爆咗部電話,仲有連記憶卡都爆埋,我又冇記低你電話,所以咪咁囉。」星瑤解釋。

「而本身我諗住嚟報名嘅陣,佢地話滿咗人,我咪等下學期嗰陣再嚟囉。真係對唔住啊~」星瑤又說。





「咁……遲到好過冇到嘛~」我打完場。

至少你會出現,代表我還有機會。

我竭力忍著心中的狂喜,不斷與她聊天。

突然覺得自己跟以前坐在我旁邊的胖子沒有分別呢。

我又變回了以前開朗的那個我。

半年不見,我倆的關係未免有點兒生疏,不過我相信很快我們就會像以前一樣了。

我不會放棄追求她的,即使她不停拒絕,我也會厚面皮地親近著她。





我哼著歌回到家中。

「今日咁開心嘅?平時唔係好頹咁返屋企嘅咩?」回到家中,姐姐看見我後問。

「呵呵~」我笑而不答。

「快啲去沖涼啦,就快食得飯啦。」姐姐笑著說。

在吃飯是按,姐姐如常地跟我聊天。

「輝,我有樣嘢想同你講呀。」姐姐突然變得嚴肅。

「嗯?」

「學校有交流活動,我係學校指定嘅交流生。」姐姐說。





「喔?咁去邊到交流呀?」我好奇地問。

「挪威呀。」姐姐說。

「咁遠?去幾耐呀?」我驚訝地說。

「所以先要同你講,我會去半年。」這才是令姐姐擔憂的地方吧。

即是說這半年我都要自己生活嗎?

「你使唔使我叫人去照顧你呀?」姐姐問。

「唔使啦~我都十四歲啦,仲使人照顧?」我拍著胸口說。





「咁我就放心啦……」姐姐鬆了一口氣。

「咁你幾時出發?」我不捨地問。

「下個禮拜一。」姐姐說。

於是乎,我和姐姐過了這最後的一星期。

為了歡送她,我蹺了整個星期的課堂。

我們在香港留下了許多足跡。

「粒魚蛋好大呀!」我們買了超大魚蛋,一人一粒走過長洲的大街小巷。

「哇呀呀呀呀呀呀!」小小世界灰熊山谷迷離莊園……我們遊遍了整個迪士尼。

「congratulation for the jackpot!」在冒險樂園,我們又屢次獲得大獎。

這一星期,在歡樂中渡過。

在最後一天,我們哪裡都沒有去,只是留在家中,談談以前的趣事。

家中已經堆滿了這一星期到處遊玩的獎品。

「原來呢幾日我地玩咗咁多嘢。」姐姐看著地下散落一地的戰利品,慨歎地說。

「你聽日就要走啦……」我不捨地說。

「咁唔開心做咩啫?去半年啫,又唔係永遠唔返~」姐姐輕鬆地說。

「明明前幾日仲係好擔憂咁望住我……」我不屑地說。

「係呢,之前見你咁傷心都唔好意思問你,點解你上年有日返嚟嗰陣將自己鎖埋喺房到呀?」姐姐回想著當時的情形。

我將由結識星瑤到現在的故事說給了姐姐。

「哎呀,原來我咁可愛嘅細佬終於鐘意人啦?」聽到後,她第一個反應是大笑。

我面紅耳赤地看著她。

「咁你又太過急進喎,識得嗰幾個月就表白,你又知你一定係鐘意佢?」姐姐問。

「我都唔知呀,我淨係知佢係我每日去補習班嘅動力,我一日見唔到佢就會全身唔舒服。」我就像個病人一樣向姐姐說明自己的「病症」。

「哈!有冇咁誇張呀?」姐姐竊笑道。

我一邊掩著臉,一邊後悔著跟她說了這件事。

「咁你呢,死A0!」我不甘示弱。

「0你個頭,你家姐我有拍過拖㗎~」姐姐得意地說。

得到這消息的我嚇了一跳。

「幾時嘅事呀?」我問。

「都兩年前,唉……年幼不懂事呀~」姐姐說。

「咁你地點散?」我好奇地問。

「件渣男同我拍咗兩個月拖之後就移情別戀散咗啦。」姐姐語氣中毫無傷心的情感,應該早已放下了吧。

「我好似冇見過你傷心喎?」我問。

「哼!咁嘅渣男先唔值得我去喊呀!」姐姐說。

「唔講啦,今日到此為止啦,係時候食飯啦。」姐姐拋下這句後就進了廚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