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到去唐樓,門口空無一人,地下有小小血跡,其實我地都未知去邊層樓之際。
「特種部隊,我地係4樓呀,上黎救我地呀」 一個警察禁住右手臂向下呼叫我地。
「知道。」阿成應道 
隨即我地上左去4樓。
「我地收到ORDER 話有一家人被人投訴話周街咬人,而家我地3個都被佢地咬傷左,唔該幫手擊殺佢地。」3個警察坐左係4樓B室門口,各自禁住自己手臂,地下明顯有部分血跡。透過B室的門隙,我地隱約見到有2個女人背住我地企左係大廳,而樓入面冇開燈,好黑,幅牆淺左少少血跡。
「準備作出射擊」我地4個開左M4A1槍頭支燈
「板!」門應聲開啟
「嘩呀!」2個女人應聲轉面向我地怒吼
「阿永,開槍呀」大家都係到呼叫我
「板!板!板」我連開4槍,但係喪屍都冇反應,仲衝緊埋黎我地度


「係咩生物黎架,開左4槍都唔死」大家好驚訝咁講
「走呀!」
 我地4個即刻拉左3個受傷警察落地下,仲好鬼快咁跑返出去唐樓,上返警車。
「你地3個係警車側邊等救護車啦,我地仲有任務。」
「轟!轟!轟」正當我地想走個時,3個警察出現變異。
「嗚呀!」3個警察出現癲癇,
「10秒之後」
「吼呀」3個警察衝破封鎖線,向路人狂咬
「返總部先」我叫道
 喪屍危機終於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