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去飯堂到食飯啦,午餐時間到。」我說道
  「好呀!」阿康同澧林應道。
  我向阿康追問澧林既野
  「阿康其實澧林係咩人黎」我悄悄地對澧林說。
  「做咩想追人呀?」阿康微笑說道。
  「其實我都追過澧林,不過都失敗左」阿康補充道。
  「行快d啦得一個鐘。」澧林說。
   我地就加快步伐去左飯堂。
   午飯時間中,餐廳幾乎滿座,我就邊食飯邊睇澧林 facebook 同 instagram。
   我趁澧林買野食時,大膽問她。


  「澧林,你有冇男朋友?」我問道。
  澧林用一種渴望和愛慕既眼神望左望我。此時我whatsapp傳來震動。
   澧林傳來WHATSAPP對話:「其實我拍左拖己經7年,有個穩定既男友架啦,但最近佢太多工作,無咩時間理我,我都想有個錫我既男朋友。」
  我傳來WHATSAPP對話 : 「我其實都對你有意思既。」
  係依個苦悶大地,澧林,我既情人會是你麼?我既情人會是你麼?
  澧林傳來WHATSAPP對話: 「你服侍我好D,我就比你機會你啦哈哈。」
  吃過飯,做左幾粒鐘野,都夠鐘走啦。
  放工之後我都不忘用WHATSAPP問澧林返到屋企未,食飯未等調情說話。我都有小小心亂既感覺,時開心時低落咁。係訓之前我SEND左個錫淡先既表情符號比佢。平時冷淡既澧林都開始熱情同信任我,都回返個錫淡先既表情符號比我。
  「其實你都係一個幾CUTE既女仔黎,訓覺啦聽朝仲要返工。」我WHATSAPP道
  「多謝你呀阿永,唔係有你我既生活都係仍然沉悶。」


  臨whatsapp完前都不忘開大個偷聽器,展開偷聽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