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地3個都知道變喪屍既事實,大家低頭默默不作聲,連雛子也安靜,可怕得很。
  「特別新聞報導,最後3隻喪屍在上水廣場將會被消滅,民眾如冇需要不要靠近上水中心」
  3小時之前......
  「我地大家都要活到最後呀」澧林絕望地說
  我輕輕吻了一吻澧林的額頭。
  「最後我都要多謝阿永你,唔係你,我地都一早變左喪屍,哈哈」雛子努力裝著冷靜,但臉部充滿空洞的表情和難看的臉色。」
  雖然大家認識了沒多久,但此時大家似乎都有默契,開門。
  這回雛子沒有阻止我了,似乎大家都接受了殘酷的結果,大家感觸地互抱了一下,然後開門。
  3小時之後...
  在玻璃門反射了我們3個既影子,似乎係快要燒成灰燼的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