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轟、轟、轟……
 
聽著頭頂上傳來那單調而有規律的聲音,我漸漸有了睡意,但我不能安然入睡,因為這輛火車正前往魔法世界中最黑暗、最危險的地方——尼羅城。
 
我的名字是嘉莉絲達.加西亞,就讀聖伯特洛學校的五年級,距離畢業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這次我去尼羅城的目的,就是為了完成選修課的最後一份功課。
 
我修讀古老符號研究,最後的功課是要調查一個神秘圖案的來源。老師出題的圖案看起來像是皇冠,兩旁被常春藤圍繞著,中間有一個「K」字母。可是我在圖書館查閱了很久,也找不到任何相關的資料。
 
後來,我在比安科城的黑貓書店找到一本名為《摩利遊記》的二手書,上面有一個非常相似的手繪皇冠圖案。於是我買下這本書,反覆仔細閱讀,可惜沒有發現其他線索。我曾經向書店的店主打聽過,但顯然他不認識二手書的前主人,更何況這本書有可能經過多次轉手,誰曾在書頁上畫圖案更是不可考究。
 


就在我陷入困局的時候,布克老師為我帶來一絲轉機。
 
那天上完符咒課後,布克老師在走廊把我叫住。
 
「嘉莉絲達,還有幾個月就要考畢業試,但你最近上課都心不在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功課上出了點小問題。」我解釋道。
 
「自從泰倫轉校後,你就是我們符咒系成績最優秀的學生,我很希望你能順利畢業。」
 


「謝謝你對我的期望,可是有一件事不太順利……」我將皇冠圖案和《摩利遊記》的事告訴他。「如果我再找不到任何線索,恐怕無法完成選修課的功課,更別說畢業了。」
 
「很遺憾,我對這些符號和圖案並不熟悉。不過,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二手書的前主人,還真的不容易,除非有感應者的幫助吧。」
 
「感應者?」這是我在魔法世界生活了五年,也從未聽聞的名稱。
 
「你可能不知道,在我們的魔法血統中,有些人天生擁有特殊能力,能夠透過觸摸物品產生特定的幻象,可以是過去的片段,也可以是未來的預知。對於這些人,我們稱之為感應者。」
 
「那我可以在哪裡找到他們?」我焦急地問,好像在漆黑大海中看到燈塔的光芒一樣。
 


沒想到布克老師的臉色卻變了。「也許我不應該告訴你這些事,反正你不可能找到他們。」
 
「為什麼?」
 
布克老師四處張望,確認沒有人留意我們後,便示意我跟他回到課室。看到他如此謹慎的舉動,我就猜到這件事並不簡單。
 
關上課室的門後,布克老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嘉莉絲達,我知道如果不跟你說真話,你一定會千方百計去調查,但我不希望你做這件危險的事。」
 
「為什麼會危險?」我困惑地問。
 
「在很多年前,有幾位著名的感應者都忽然消聲匿跡,然後再沒有人見過他們。自此之後,凡是有人自稱感應者,很快都會失蹤或死於意外。雖然大家不敢說,但心裡都明白是什麼一回事。」
 
「跟黑魔法聯盟有關?」我大膽地猜測。


 
據我所知,魔法世界是由十六世紀的一對雙胞胎巫師所創造,哥哥是比安科(Bianco),而弟弟是尼羅(Nero)。他們本來一起統治這個世界,可是後來出現意見分歧,引發一場魔法戰爭。這場大戰使統治高層分成兩派,分別是代表和平的白魔法聯盟,以及代表復仇的黑魔法聯盟。經過多年來的鬥爭,現時的世界由白魔法聯盟統治,而黑魔法聯盟被列為非法組織,所有成員都被監視和追捕。據說很多逃脫的人都藏匿在尼羅城,也即是目前唯一一個不受白魔法聯盟控制的城市。
 
「相反地,我們懷疑這跟白魔法聯盟有關。」
 
「他們已經是世界最高的統治者,沒有理由要加害感應者,除非……」我忽然想到一些可怕的事情。
 
「除非什麼?」布克老師用看穿一切的眼神望著我。
 
「感應者能夠看到過去發生的事,除非白魔法聯盟做過一些不見得光的事,怕被他們發現真相。」
 
「你現在應該明白,為什麼你不可能找到感應者。他們要不是死了,就是躲藏起來。現存的感應者,真的少之又少。」
 
我默默地思考一會兒,再抬頭問︰「布克老師,你知道他們的下落,對吧?」
 


布克老師先是驚訝地看著我,隨即平淡地問︰「嘉莉絲達,你怎麼會這樣認為呢?」
 
「你剛才提及『現存的感應者,真的少之又少』。這句話證明你相信世上還有感應者,如果你沒有他們的任何消息,你怎麼會肯定他們還有人活著,而不是全部被殺光?」
 
「有時候遇上聰明的女巫,真是挺惱人的!」布克老師輕輕一笑。「難怪你會選修古老符號研究,你的探究和推理能力真的很強。」
 
……「嘉莉絲達,我是說真的,古老符號研究更適合你,因為你是一個理性、實事求是的人。」腦海中忽然響起一把久違的聲音。那是泰倫的聲音。
 
現在回想起來,當年我決定選修這門課,或多或少都是受到這句話的影響吧?
 
「布克老師,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我把話題拉回正題。
 
「我的確聽說過有一位感應者,名叫莫妮卡,她多年前就躲在尼羅城。至於她現在是否仍活著,我也不太確定,始終尼羅城也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如果……」


 
「你該不會想說,你要親自去找她吧?」
 
「我知道尼羅城很危險,但這是唯一的辦法。現在剩下的時間不多,如果我再沒有進展,就無法完成我的選修課。」
 
「我明白這件事對你很重要,所有學生都必須完成選修課才可以參與畢業試。」
 
布克老師沉默片刻,說道︰「雖然我不贊成你這樣做,但如果你堅持的話,我會寫信給住在尼羅城的朋友,看看他能否為你提供協助。」
 
「謝謝你,布克老師。」我心存感激地答謝他。
 
大約兩個星期後,布克老師已經為我安排好一切。他叫我去山丘下的東邊月台乘坐火車,由於尼羅城裡面沒有車站,我只可以在城外最近的車站下車,到時自然有人會接應我。
 
就是這樣,我竟然為了一份功課而走進這個黑暗、詭譎、充滿罪惡的城市,真是瘋了。
 


本來我想找克里一起同行,他是我的男朋友。只不過,他今年正好十八歲,符合世界飛行大賽的最低年齡規定。我記得他說過,夢想是成為世界飛行大賽最年輕的總冠軍,所以他今年一定會參賽。現在是他操練的關鍵時刻,我又怎能去打擾他呢?
 
為免克里分心和擔心,我甚至沒有跟他說我要去尼羅城的事。
 
轟、轟、轟……
 
火車在樹林中飛馳,這條路軌彷彿永遠沒有盡頭。
 
這趟旅程,令我不禁想起五年前第一次乘坐火車去聖伯特洛學校的情況,當時的我也是一樣的孤獨、不安和徬徨。
 
我原本生活在平凡、沒有魔法的人類世界。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發覺自己跟別人有點不一樣。每次只要我集中精神,就可以控制其他事物。我曾經利用這種能力贏過很多比賽,好像是繪畫、跳舞、溜冰、數學比賽等等。當時大家都說我很聰明,是個資優生。父母以我為榮,老師常常誇讚我,身邊的朋友都十分羨慕我。在那個時候,我簡直覺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點。
 
爸爸和媽媽一直都覺得我是上帝送給他們的小天使,直到那天為止。
 
那天是我的十三歲生日,爸媽還特地為我請假,打算一家人開開心心地慶祝。我放學後,如常地回家。一打開家門,我看到爸媽神情嚴肅地坐在沙發上,對面座位還有兩個素未謀面的黑衣男人。
 
「嘉莉絲達.加西亞,請進來吧,我們已經等了你很久。」其中一個黑衣男說。
 
「嘉莉,過來吧。」爸爸有點生硬地說。
 
我慢慢走進客廳,帶著強烈的戒備心望著這兩個陌生人。「爸爸、媽媽,他們是誰?」
 
「我是湯瑪士,他是艾迪,我們是來接你走的。」另一個黑衣男沉穩地說。
 
「走?去哪裡?」
 
「我們的世界,一個真正屬於我們的世界。在那裡,你不用害怕無知人類的目光和指責,可以盡情地使用魔法!」艾迪說。
 
「魔法?」我不可置信地問。
 
「你應該一早察覺到自己跟其他人不同。你能夠用念力控制一些事物,對不對?」
 
我的心臟忽然跳得很厲害。他們怎麼會知道?
 
我望向爸媽,發覺他們正在用看到怪物的眼神望著我。
 
「不,我不會!」我拼命地否認。我才不是怪物!
 
「你會。」話音剛落,茶几上的生果刀忽然凌空飛起,朝著爸媽的方向高速飛去。我下意識地阻止,用念力使刀子改變飛行方向,然後一手握著半空中的刀柄。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憤怒地質問,氣得用刀子直指向他們。
 
任何人都不能傷害我的家人!
 
「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湯瑪士用眼神示意我回頭一看。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到在旁的爸媽嚇得瑟縮起來。他們跟我對到眼時,眼裡流露出恐懼、陌生和失望。
 
「爸爸、媽媽……」我放下刀子,想過去擁抱他們,但沒想到他們竟然避開我的雙手。
 
他們明明一句話都沒說,但我心裡覺得這比寒冬的積雪還要冰冷。
 
「嘉莉絲達,你是個女巫,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為了讓你學會控制和使用魔法,我們會把你送去聖伯特洛學校讀書。」艾迪跟我說。
 
「不!」媽媽大聲尖叫。「沒有人可以搶走我的女兒!她是我生下來的,她絕對不是女巫!」
 
「魔法血統偶爾會出現變異,就像嘉莉絲達一樣,而且我相信你剛才也看得很清楚吧。」
 
媽媽一臉崩潰地搖頭。「不可能的,不會的……」
 
「夠了!」爸爸生氣地站起來。「就算嘉莉是個女巫也好,她始終是我們的女兒,你們無權把她帶走!我絕對不會讓你們教她玩弄那些愚蠢的小把戲!」
 
湯瑪士冷冷一笑。「我們不會教她玩弄『那些愚蠢的小把戲』,只會教她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如果沒有我們的幫助,將來她在街上力量失控時,她的女巫身份就會曝光。到時候,她會落得什麼下場?身邊的人又會怎樣看待你們?」
 
爸爸啞口無言,失神在坐下來。媽媽抱著他的肩膀,喃喃地耳語︰「怎麼辦?我們不能讓他們帶走嘉莉……」
 
「很遺憾,你們沒有拒絕的權利,嘉莉絲達必須跟我們走。」艾迪強硬地說。
 
「我不走。」我說。「我什麼地方都不會去!我要留在這裡!」
 
「難道你認為你父母今後還會把你當成以前的嘉莉絲達嗎?你留下來,對誰也沒有好處。」
 
我再次望向爸媽,雖然他們嘴裡說不讓我走,但他們一直在迴避我的目光,好像不知道怎樣面對我似的。
 
艾迪說得沒錯,從今以後,我再不是爸媽以前心中的小天使,而是一個會使用魔法的怪胎……
 
「爸爸、媽媽,對不起,我是怪胎……」我默默地流下眼淚。
 
「你才不是怪胎,這是你的天賦。在我們的世界,有很多同伴,他們每天都使用魔法,沒有人會因此取笑你、害怕你。」湯瑪士按著我的肩膀。
 
我緊握著拳頭,那一刻我真的很討厭自己,心裡不停地問,為什麼我會有這個能力?為什麼我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我是個女巫?
 
艾迪拿出一份文件,是入學同意書和保密協議。他要求我的爸媽在上面簽名,並承諾不會向其他人透露有關魔法世界的事。
 
我看到爸爸遲疑地拿起筆,然後被媽媽一手搶走。
 
「你不能簽!」
 
「愛琳,我們實在沒有辦法。」爸爸無力地說。
 
「她是我們的女兒啊!」媽媽激動地說。
 
「這裡的人不會接受她的身份,我們這樣做是為她好,你明白嗎?」爸爸再次拿起筆,在文件上簽名。
 
「時間不早,我們要走了。嘉莉絲達,我們會在暑假的最後一天來接你。」湯瑪士說,然後跟艾迪一起走向門口。
 
臨走前,湯瑪士回頭跟我說︰「對了,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這句話聽在我的耳中,真是諷刺。
 
那天之後,爸媽對我非常冷淡,好像我是個不相關的陌生人一樣。昔日的溫馨已經不存在,整間屋都了無生氣。這樣淡漠的生活維持了三個月,終於等到暑假的最後一天。
 
湯瑪士和艾迪再次出現。我跟隨他們來到一個偏遠的小鎮,這裡有間教堂,旁邊是鐘樓。
 
「嘉莉絲達,你知道我們為什麼這麼遲才來接你嗎?」湯瑪士問。
 
「為什麼?」
 
「就是為了讓你體會一下被人當作異類的感受。我們想你知道,你並不屬於這裡。」
 
湯瑪士打開鐘樓的門,裡面有條通往上面的螺旋梯。艾迪掏出魔杖,輕輕一揮,整條螺旋梯不停下降,直至沉到地面,消失不見。
 
我們站在螺旋梯的原本位置,然後地面忽然往上升,就像乘坐油壓升降機一樣。我往下望,下面正是剛剛消失的螺旋梯。
 
來到頂層,地上有個巨型圖案。
 
「這是魔法陣,用來穿梭兩邊的世界。」艾迪主動跟我解釋。
 
我們站在魔法陣的中間,湯瑪士和艾迪唸起咒語,魔法陣隨即發出強光,我只好閉上眼睛,接著感到一陣天旋地轉。這種感覺就好像被人拋進洗衣機裡,然後高速瘋狂打轉,讓我好想嘔吐。
 
過了一會兒,強光驟然消失,一切好像回復正常。
 
「嘉莉絲達,歡迎來到我們的世界。」湯瑪士淡淡地說。
 
我睜開眼睛,發覺自己身處一間小房間裡。這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是地上有個跟剛才一模一樣的魔法陣。
 
「這裡就是魔法世界?」我問。
 
「當然了。」
 
湯瑪士和艾迪帶我走出房間,外面是一條走廊。沿路上有很多身穿長袍的人來來往往,上方有些凌空飄浮的箱子在飛行,好像是運送文件似的。
 
「這裡是法理部總部,也是白魔法聯盟轄下最重要的部門之一。」湯瑪士一邊跟我解釋一邊跟走廊的人打招呼。「現在我們要帶你去見一下法理部長,戴維.洛朗。」
 
「放心吧,洛朗部長心情好的時候,不會吃人的。」艾迪打趣道。
 
「艾迪,別作弄她吧。」湯瑪士用責怪的語氣說。
 
我們上了幾層樓梯,來到法理部長的辦公室門外。艾迪正想敲門的時候,忽然聽到裡面傳來談話聲,便停下來。
 
「怎麼了?」湯瑪士問。
 
「泰倫在裡面。」艾迪故意壓低聲線說。
 
於是我們站在門外等候,期間還聽到裡面的對話聲。
 
「你要去聖伯特洛學校讀書?」這是一把低沉的中年男人聲音,大概是法理部長吧。
 
「是的。」這把聲音聽起來像是十多歲的男生。
 
「給我一個理由。」
 
「你討厭那間學校的校長,這就是我的理由。」
 
當時我的確很好奇,到底誰會用如此狂妄的語氣跟法理部長說話?我正想繼續偷聽時,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一個男生從裡面快步走出來,狠狠地撞了我的肩膀一下。
 
他停下來看著我,眼神好像是責怪我擋路。
 
本來我真的很生氣,但看到他那雙眼睛……湛藍而深邃,就像大海一樣神秘美麗。
 
等我回過神來,那個男生已經走開了。
 
「別在意,他的脾氣就是這樣臭。」艾迪說。「進去吧,洛朗部長在裡面。」
 
我在法理部完成所有手續後,湯瑪士安排我在比安科城的旅館住一晚,然後明早乘火車去聖伯特洛學校參加開學禮。
 
第一次乘火車去聖伯特洛學校時,我心裡忐忑不安,因為我將要面對一個全新未知的環境。在原本的世界,我還有家人和朋友的幫助,但在魔法世界,我只有自己一個人。這種孤獨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過了很久,我在樹林中看到遠處山丘上矗立著一座龐大的城堡。
 
這就是我的新學校嗎?
 
火車駛向山丘的方向,慢慢地減速,最後在一個露天的月台停下來。
 
下車後,迎接我的人就是布克老師。原來我被學校分配到符咒系,而他是符咒系的導師,負責協助我熟悉學校的環境。
 
「學生宿舍是依照學系來分配,而你是符咒系的一年級生,所以你將會住在紅塔底層的四人房。當然了,如果你在一年級的中期測試取得全滿分,就可以升級至單人房,並附有獨立的盥洗室。」
 
「一年級生的主修課包括符咒課、變形課、藥劑課、魔法史課,以及飛行課。到了三年級的下學期,你要多讀一門選修課,可以是讀心術、占卜學、天文學等等。我們學校是五年制,你在最後一年需要完成選修課的課程,才可以參與畢業試,包括筆試、術試和飛行試。」
 
布克老師把我帶到城堡外的草地,讓我在這裡等候。
 
「看來傳聞是真的!」附近有學生在談話。
 
「什麼傳聞?」有人問。
 
「你不知道嗎?泰倫.洛朗來到這裡讀書!」
 
「什麼?真的假的?」
 
「你看!他就在那邊!」
 
我順著其他學生的視線望過去,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男學生。
 
那張俊俏的臉孔、那雙湛藍的眼睛,不就是我在法理部長辦公室門外碰見的那個男生嗎?原來他的名字是泰倫.洛朗。
 
「各位學生,請過來這邊集合,開學禮馬上要開始了!」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女人喊道。
 
城堡的大門徐徐打開,我跟隨人群走進去,正式展開我的魔法學生生涯。
 
這就是我在魔法世界最初的回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