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蛇吐信是配合雷蛇劍法的其中一個武技,它的威力儘管不大,速度卻是快到極致!

「咻咻咻!」

夜君龍刺出的短劍如同幻影般一分為五,那是因為速度太快,眼睛來不及捕捉影像所造成的幻覺。只見那五柄短劍以刁鑽的角度同時間刺向對手不同的致命位置,讓敵人擋無可擋,是真正的殺招!

這一劍後發先至,李岳的攻擊還沒到就先擊中了他。

李岳對於武技也有相當瞭解的,知道如弓蛇步這類步法武技不能連續施展,否則對肌肉造成的傷害可是會成倍增加。所以他趁着夜君龍剛停下來、無力躲避的時機立刻再次施展武技,捨棄所有的防禦,打算一擊定乾坤!



想法是不錯,時機也拿捏得恰到好處,可惜正如之前所說的,他太小看對手了,不懂得做好充分準備,當對手實力超出他的預計之時,他就悲劇了。

此時,他就駭然地瞪大眼眸,難以接受眼前的事實。怎麼又一個武技?說好的土包子呢?這少年的設定是不是搞錯了?

論珍貴程度,步法武技是遠不及攻擊武技的,即便少年真的機緣巧合之下得到弓蛇步,但再得一個五蛇吐信就太不合常理了!而且他看得出夜君龍這些武技和劍法是一套的,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得到完整的劍術!

但他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他依靠豐富的戰鬥經驗,依然臨危不亂,身體在前衝的同時極力扭身,躲開要害部位。

「噗噗噗!」



「喝啊!」李岳的身上頓時開了三道血口子,但他咬牙不管,咆吼一聲,全力刺出一劍!

亮眼的劍雲裏,長劍輕輕刺出,挾帶着浩大的力量籠罩夜君龍。

夜君龍的腦袋此時一片空白,無法思考,思緒像是飄浮在空中旁觀兩人的戰鬥,身體交由本能來操控。

在面對騎士瘋狂拼命的攻擊下,他本能地一震短劍,收攏劍影,接着再次斬出!

繞蛇纏!



「鏘!」的一聲脆響,短劍如靈蛇般迅速纏上長劍,一圈又一圈,抵擋着攻擊,同時吐出一波波的勁力。

「啊……」兩人都拼盡全力對抗,力量在兩柄利劍之間碰撞,卻一時間爭持不下,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兩人的動作隨即僵住,利劍交纏凝在空中,發出一陣嗡嗡聲。

夜君龍回過神來,十分驚訝自己的力量竟然跟這個入侵者不相伯仲,儘管他從未跟人比鬥過,但因為一直以來都被標籤為「沒資質」,因此他就在心裏種下己不如人的觀念,就連剛才留下斷後都是抱着必死的決心的。

但現在似乎……能贏?

其實以他的實力,如果戰鬥經驗豐富一點,不犯錯誤的話,這個局面根本不會出現。

就像剛才,趙刀基本上已經失去戰力了,逃也逃不遠,那又何必放棄壓制李岳的優勢而去分神追殺呢?好吧,殺就殺吧!但在李岳攻來時他本來咬牙拼一把就能夠以傷換命的,卻又傻傻地放棄了,到頭來就把開場的優勢付諸流水,活活將局面搞砸。

當然此刻的他沒有任何戰鬥失誤的覺悟,還在為自己的力量暗自驚喜呢!

至於李岳則是已經驚訝得有點麻木了,即便這個鄉下少年又施展另一個武技,甚至力量與他這個練武三十年的練武者不相上下,他都見怪不怪了。現在他唯一想的就是打倒夜君龍,然後不惜代價地把他所有的秘密通通挖出來,他認為只要把夜君龍這麼強大的劍術據為己有,那他的實力就必然能夠更上一層樓。



一念及此,他的心中就充滿了貪婪,手下更用勁了幾分。

「噹!」

一道響亮至極的金屬交擊聲響起,兩柄利劍之間的平衡破壞,一股巨力隨即在兩人之間爆發,把他們的身形往相反方向擊飛開去。

「砰砰」兩聲,兩人狠狠摔到地上,同時噴出一口鮮血。

這一回合以平手結束,只是夜君龍的狀況明顯比李岳更差,他本就已經受傷,此時更是雪上加霜,臉色慘白,氣血一陣翻湧下又噴出一口鮮血。

血花染紅了他的斗篷,夜君龍躺在地上只覺渾身疼痛無力,滿腔血腥,握在手裏的短劍也不知掉到何處了。

他嘗試着坐起來,卻又無力倒下,便索性不動了。他看着夜晚的星空,耳邊一片靜默,心靈在經過一場激戰後感到異常平靜。那是情緒精神劇烈起伏後的疲憊感,對夜君龍來說卻是初次體驗。



他已經無力再戰,想來這一切都要結束了吧?對他來說,如果那個黑衣騎士也身受重創就完美了。

不知母親他們成功逃走了嗎?不要被人抓到才好。

他想到此,便暗暗祈盼母親等人能順利離開小鎮,即使需要他付出生命。

一陣腳步聲傳來,打斷這片刻的寧靜。

夜君龍掙扎着抬起頭來,看到李岳黑色的身影正緩步走近,手裏依然握着長劍。

李岳此時滿臉都是心有餘悸,對夜君龍充滿惱怒。他剛才差點就陰溝裏翻船了啊!在這個偏僻小鎮、被一個土包子殺掉那得多丟臉,傳出去不知多少同伴會笑到肚子疼!不過幸好,最後勝利的天秤還是向他傾斜,現在是時候去取戰利了!他堅定地走向夜君龍。

夜君龍淒然一笑,終究還是逃不掉死亡的命運呢!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對死亡有多害怕,心臟緊緊地揪着,恐懼佔據他的心頭,掩蓋了疼痛。

儘管如此,他仍然努力撐起身子,勇敢面對即將到來的落敗後果。



「嘖嘖,看看你那個害怕卻又硬撐着的樣子!」李岳扯下沾滿鮮血的面巾,露出一個高挺的鼻子和掛着血跡的嘴唇,他吐了口帶血的唾沫後,冷笑道:「一開始乖乖把武技交出來不就好了,卻偏偏要跟我鬥,真是犯賤啊!」

夜君龍接觸到騎士那冰冷的目光,身體不寒而慄,但還是不屈地抬高下巴直視着他,眼角餘光則掃視四周,尋找武器或者可以躲藏的地方。

一定能夠逃過一劫的!

他在心中鼓勵自己。

「嘿,小子,你還是不肯說嗎?」李岳威脅地晃晃長劍。

夜君龍反射性地一縮身子,眼神卻絲毫不變,仍舊滿是不憤地瞪着他,好像在說「要殺要剮悉隨尊便」。他的嘴巴緊緊閉着,生怕發出一點害怕的聲音。

李岳不屑地撇撇嘴,冷然道:「看來你還沒得到足夠的教訓,那就別怪我了!」話音剛落,他就抬劍朝夜君龍的大腿插去!



「噗!」

「啊……!」夜君龍聲嘶力竭地慘叫一聲,臉龐痛苦地緊皺在一起,緊接着一波波難言的劇痛襲來,使他的慘叫凝結在嗓子裏,嘴巴張得大大的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李岳兇殘一笑,「哧」的一聲抽出長劍,帶出一道鮮血。

夜君龍倒抽一口涼氣,緊緊咬着牙,雙手摁着流血不斷的傷口。

難以言敘的痛!

疼痛叫他意識模糊,渾身發軟,冷汗直冒。他劇烈地喘息着,企圖減輕一點痛楚。

「不錯,感覺蠻爽吧?」李岳邪惡地說。

淚眼矇矓間,夜君龍看到騎士再次舉起劍來,嚇得他亡魂喪膽,頭腦也立刻清醒了一點。他恐慌地閉上眼,雙手無助地舉起來,試圖阻擋接下來的疼痛。「不……!」

「叮!」

一聲清脆的金鐵交擊聲響起,隨後是長劍掉下的聲音和李岳的怒吼:「是誰?出來!」

夜君龍疑惑地睜開眼簾,一眼就看到黑衣騎士站在他身前憤怒地四處張望,那柄染血長劍已經掉到地上了。

怎麼了?是誰……救了我嗎?

隨即,他的嘴巴驚訝地張得大大的,只見一道雪白的身影在遠方屋頂之上優雅地縱躍,如履平地,速度迅疾地靠近!

人未到,聲先至。

「哼,看來還有些漏網之魚呢!」那是一個女子,她的聲音清澈動聽,帶着點威嚴,竟奇異地安撫下夜君龍不安的心。

李岳轉頭看去,隨即驚駭欲絕地跳了起來,心裏的警鐘大作,怪叫一聲,顧不上夜君龍的秘密,朝相反方向拔腿就逃!「幹!這裏怎會蹦出個武士啊!這世界要亂了嗎?」

那女子見狀冷哼一聲,儘管還有點距離,但她仍然一揮手,一道寒光就在空中劃過,擦着夜君龍的腦袋瞬間擊中李岳!

「啊……!」

一聲慘叫過後,把夜君龍打得半死不活的黑衣騎士就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整個過程不用一秒!

夜君龍呆愣半晌後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天啊,很強!要知道李岳可是能夠躲開他的弓蛇步的,現在他卻連反應也來不及就死了,那女子究竟有多強?

名副其實的武士啊!

這時那名白衣女子來到他旁邊的屋頂,然後一個優美的縱跳翻身,飄然而下,落在他的身旁。

月色之下,女子一頭金髮盤在腦後,豐滿的身材穿着一套雪白色的絲綢長裙,領口和袖口位置有着蕾絲裝飾,腰間是一條帶點銀色的緞帶,整套衣裙襯托出她的高雅氣質。儘管她面帶薄紗遮掩着半張臉龐,但從那長長的睫毛下的一雙水靈聰慧的藍眼睛,就可以知道她的容顏絕對是天姿國色。

夜君龍看得目瞪口呆,被女子的美麗震撼得忘記了呼吸和疼痛,真應了那句老話:美得令人屏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