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梅初晨的眼簾在一陣顫動後緩慢睜開,黑色的眼眸一片迷茫,好像對世間一無所知,沒有了往日的深邃。

夜君龍的心緊緊揪着,鼻子一酸,頓時熱淚盈眶。「媽……」他哽咽着喊道。

夜梅初晨的目光轉向夜君龍的臉上,眼眸漸漸靈動起來。她顫動着蒼白的嘴唇,費盡全力吐出一句話來:「小、龍……」她聲如蚊蚋,在這個四周都是哭喊的環境下更難以聽見。

「媽……是兒子的錯,這一切都是兒子的錯!」他內疚地哽咽道。

「才、才不是!」夜梅初晨虛弱地嗔怪道:「你是……我的寶貝兒子,我不……保護你……保護誰啊?看……看看你臉色這麼差……」她掙扎着從被子裏抬起右手,想撫摸他的臉頰。



夜君龍終於忍不住,潸然淚下。「媽……是我無能!是我保護不了妳啊!我只剩妳一個親人了,怎可以讓妳代我受苦呢?」他握住母親的手,放在臉上蹭了蹭。

「呵、呵……」夜梅初晨的目光柔和地打量着他清秀的容貌,手輕輕撫摸他的臉頰。「我……親愛的……傻兒子啊!你又何嘗不……不是我唯一的……親人呢?乖,不要哭……男兒有淚……不輕彈啊……咳咳……」她說着,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

夜君龍一驚,慌忙拍着她的胸部。「媽!別說了!別說了!」

「咳咳……」夜梅初晨咳嗽着,終於在吐出一口瘀血後停下來了。

「嗚哇……」夜君龍顫抖着用衣袖替母親抹去嘴巴和下巴的血跡。這一刻他十分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既保護不了母親,又不能以身代之,強烈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守候在旁的男護士見她吐血,連忙離開去找醫師了,而帶夜君龍前來的女護士也幫不上忙,只能默默旁觀。

樂悠和洪耀昌都轉過頭去不忍目睹,女孩更忍不住捂嘴抽泣。

夜梅初晨平復一下呼吸後繼續道:「我的時間……不多了……」

「不!媽,不!妳不會有事的!」夜君龍瘋狂搖頭,不願接受她的確越發衰弱、生命逐漸流失的事實。怎麼會呢?她只是被刺傷而已啊!

「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她不捨地望着自己的兒子,滿眼都是深情。她喘了口氣,「不要哭了……小龍,你要專心聽我說……」



說着,她的左手在身上摸索一會,卻找不到她要的東西,頓時激動道:「那……那個箱子呢?哪裏去了?」

「箱子在這裏,夫人。」洪耀昌急忙從地上拿起那個夜梅初晨十分着緊的黑木箱子。

夜君龍接過箱子,淚眼模糊地望着母親,望着這個養育他、跟他雙依為命的人。三年來,家裏都是靠她獨自撐着的,在他的心裏,母親就是一棵遮天大樹,是他的依靠,然而母親現在卻這麼脆弱,彷彿一陣風吹來就會把她帶走一般。

夜梅初晨見到箱子後明顯鬆了口氣,聲音卻更輕了,似是剛才耗費了不少力氣。「小龍……不要弄丟……這個木箱……它是我們一家……的重要回憶……」她頓了頓,喘息着,「裏面……還有你的婚……婚約……」

「婚約?」饒是心頭充滿悲痛,他也不由震驚了!甚麼婚約?他怎麼不知自己跟人訂婚了?

樂悠在後面也驚訝地瞪大眼眸,豎起耳朵專注地聽着,不願錯過一字一句。

「在你還沒……出生之前……婚約就已經訂下了……」夜梅初晨艱難地說:「你的未……未婚妻在首都藍湖……本來我們……是準備一家人前去……提親的……可惜……」

原來如此!「所以父親答應在我十六歲時帶我去藍湖,其實是去提親!妳今早也是這樣打算吧?」他想到母親所說要代夜林鋒兌現承諾,想來也是同一個目的吧?



「嗯……送你別墅也是給你結婚後住的。」夜梅初晨勉強一笑。「但是老羅……老羅提醒了我……以我們現在夜家的……狀況,根本配不上人家……所以……」

「所以妳要我做生意,希望能夠做出點成績來給女家看?」夜君龍心情複雜地接下她的話。

「沒、沒錯……我要告訴他們……即使我們夜家沒落了……但我們的兒子還是很優秀的!」她激動地說着,卻導致傷口疼痛,岔了口氣後再次咳嗽起來。

「別說了,別說了!媽……」夜君龍拍着她的胸部,哽咽着說道:「我、我明白妳的心意了!我一定會做好的!我不會讓妳失望,妳也要堅持到那一天啊!」

她淒然一笑。「沒機會了……而且母親也知道你……是喜歡依若的……那婚約只是我們……這一輩的約定,你不願接受也……也無可厚非,只是……你要答應我……不管你的決定如何,你都要去一趟藍湖……見一見未婚妻……也、算是對我們兩家人……一個交代。」

「不要這樣說!」

「小龍,答應我吧……」她望向他的眼神充滿堅持,還有……懇求。



夜君龍咬着下唇,眼睛紅紅地別過頭去,不忍接觸她的目光。「我……答應妳……」

「這就好……這就好……」夜梅初晨說着緩緩閉上眼睛。「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去找老羅吧……不要為我傷心了……這樣母親才安心……」

夜君龍的心好像被人掰開了,用力握着母親的手,大聲喚道:「媽!別走!」

夜梅初晨好像聽到他的喊聲,緩緩地重新睜開了眼睛,只是眼神漸漸渙散了。「我……要走了……我真的很捨不得你,捨不得你啊!兒子……我的兒子……」她喃喃着,淚水順着她的眼角滑過太陽穴,浸濕了髮鬢。

「那不要離開我啊!」夜君龍哀求道。

夜梅初晨急喘着氣,臉上突然泛起一股紅潤之色,眼神精光閃爍,手一用力,一把將夜君龍拉到她的懷裏,咬字清晰,語氣透出殷切期盼地道:「夜君龍,願君如龍,騰躍九重天!」

話落,她輕輕吐出一口氣,吐出最後的生命,臉上的血色褪去,眼簾緩慢而又沉重地合上,摟着夜君龍脖子的手也無力地鬆開。

「媽……」夜君龍發現不對,趕緊抬起頭來望向母親,眼淚如泉湧,在臉頰上滑下兩道淚痕,流過嘴角,讓他嚐到鹹鹹的味道。「媽!不要!不要離開我!不要拋棄我!嗚嗚……不要!」他用力搖着夜梅初晨的肩膀,大聲哭喊。



「不要……媽……起來,快點起來!妳不能像父親一樣一走了之的!妳還沒見到我成年,妳還沒見到我娶妻生子,媽……」

「嗚……」樂悠也忍不住趴在床尾那邊哭泣,她還記得當初在茫然無助時遇上夜梅初晨,多虧有她才不用捱餓、不用被壞人抓,也是因為夜梅初晨,她這兩年的生活才有歡樂!對她來說,夜梅初晨也是她的親人!

洪耀昌不忍地扭過頭去。

「嗚……媽……媽……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要這樣對我?是我錯了,是我錯了!」夜君龍撕心裂肺地哭着,眼淚和鼻涕糊在夜梅初晨的被子上。

可是,不管他怎樣叫喚,夜梅初晨再也沒有睜開眼簾,再也沒有呼吸,魂飛冥冥了。空氣裏瀰漫着悲愴的氣息,與周遭環境融合,這股哀傷的氛圍如同烏雲一樣籠罩整個小鎮。

「唉……」老屋主喟嘆一聲,勸慰道:「各位,請節哀順變吧!人死不能復生,生人不能哭死啊!」

夜君龍充耳不聞,就伏在母親身上痛哭,就連曾子淳到來查看情況也不自知,只是一直哭,哭得肝腸寸斷、筋疲力盡,最後無力地沉沉睡去。




◆◆◇◆◆◇◆◆
不喜歡悲劇的朋友可以到雷克斯的專頁看看《與夜梅初晨的訪談》,或許可以沖淡一下鬱悶的心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