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聲說話的正是穿着紅衣的秦奕星,他笑吟吟地上前,一副雲淡風輕的神態,目光卻銳利地刺向曹服。

曹服心中一凜,感到自己就像是被豺狼盯上的獵物一樣。

他從一開始就在戒備着秦奕星,因為在場的人中只有這個古岩城官員對他的威脅最大,只要秦奕星不出手對付他,他就有把握穩定住鎮政府的局勢,依靠他多年的經營,縱使需要失去鎮長之位也不是太大的損失。

而剛才秦奕星的責備眼神就給曹服敲起了警報,使他更加謹慎,果斷請辭,免得為自己招來禍患。他猜測年輕局長的目的也只是在於拉他下台,只要他表達出讓步的意思,想來秦奕星也不會把事情做絕吧?畢竟他們之間即便有一點磨擦,但也遠不到死仇的程度,沒必要這麼做。

可防着防着,他還是失算了,也低估了秦奕星的企圖,他的出手無疑使局勢雪上加霜。



這是要趕盡殺絕的意思嗎?

哼,這裏還是法治社會,只要我走得正坐得端,佔着道理,就是古岩城主也奈我不得!如果不是因為昨夜發生那樣的事,我又怎會辭職呢?

曹服心裏想着,無懼地迎上秦奕星的目光,目露厲色,嘴上卻禮貌地問:「請問秦副局長有何建議呢?」

秦奕星輕輕一笑,根本不屑回答鎮長的問題。他朝困惑的民眾微微鞠躬,然後右手按着胸口說道:「尼芬鎮的鎮民大家好!我是古岩城的經濟局副局長秦奕星,在此代表古岩城政府向各位致上深切的慰問。」

眾人聽到後不由議論紛紛。



「甚麼意思啊?古岩城的經濟局副局長怎麼來我們這小鎮了?」

「好像是來視察甚麼的,前兩天就已經在了。」

「我倒是好奇他到底要說甚麼。」

有人嗤之以鼻。「還會說甚麼?不外乎是惺惺作態地打個官腔,弄個好形象,然後求選票唄!」

「正解!」



但也有人持相反意見。「別這麼說啦,人家或許是真心的呢?我們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正在這時,夜君龍一行人終於到達碼頭,站到人群的後方。聽着大家的議論,洪耀昌有些詫異道:「怎麼?那個甚麼副局長也在啊?」

「喏,在那裏!」樂悠指着人群前的高臺上。

只見身材修長,身穿紅色大衣,頭戴圓頂禮帽的秦奕星正站在那裏,以手比劃着,激昂地說道:「昨夜我就在這裏,親眼目睹發生的一切,我看見無辜的平民被屠殺,我看見受傷的百姓在哀號,我也看見滿地的鮮血!警察拼死奮戰,入侵者冷血殺戮,這一切的一切無不使我震撼悲憤,奈何我毫無戰鬥能力,否則定當站到前線保護大家!

「那時我的軟弱不斷折磨我的心靈,看着平民倒在前方卻無能為力,那是怎樣的心情啊!最後多虧了柳月保鏢隊的救助,我們大家才撿回一條性命,我在這裏鄭重向你們道謝!我知道你們就在附近,你們施以援手卻不求回報的高貴情操使我欽佩!你們之後只要有困難,我們大家也當竭盡全力幫助你們!」他用力一揮手,態度誠懇動人。「而經過昨夜一事後,我就決定要推動改革!在這件慘案上,尼芬鎮固然責無旁貸,但我們古岩城也有責任,我們不應該放鬆對郊區的管理,更不應該裁減警察!假如巡邏的警察足夠,那這次慘劇也就不會發生了,政府當真愧對你們了啊!」

他真摯的語氣、愧疚的表情、激動的手勢都無不動人心扉,他的每一句話也說到鎮民的心坎裏,使人心潮盪漾,熱淚盈眶。他高大正直的形象在這一刻深深烙印在所有人的心田,十年難滅。

夜君龍和樂悠也不由感動得流下淚來,只有洪耀昌和洛紫櫻絲毫不買賬。洪耀昌是對秦奕星心存偏見,即便心裏感動但表面上仍然不願認同他,而洛紫櫻則是心境超然,宛如一個看透世事、歷盡蒼桑的老人,心緒不為外人所動搖,秦奕星的這番演說也無法在她的內心留下半絲痕跡。

臺上的秦奕星得意地瞥了曹服一眼,鎮民的反應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呢!接下來就可以進入正題了。



鎮長的臉色越發難看了。秦奕星這分明是在削弱他在鎮民心中的地位啊!但偏偏他還沒法阻止,因為秦奕星是在代表城政府說話,如果他出言制止,那就會給人家多扣上一條「不敬」的罪名的藉口,這也不算甚麼,關鍵是秦奕星已經得到大部分鎮民的認同,這時他再制止他的發言只會破壞自己在民眾心中的形象,結果得不償失。因此現在,他就只能眼睜睜看着秦奕星表演,卻無計可施。

年輕局長見他無動於衷,不由沒趣地撇了撇嘴,他倒是希望曹服能夠當場翻臉,而不是在懦弱地隱忍,最好就是逼得他失去理智動手,那樣的話他就能夠進一步把事情鬧大了,然後以雷霆手段鎮壓他。

不過現在的局勢已經在向他傾斜了,曹服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白費力氣罷了。秦奕星在心裏陰險一笑,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啊!

他不再關注尼芬鎮長,繼續向鎮民說道:「因此待我回古岩城後就會替尼芬鎮向城主申請派遣警察隊支援,同時向財務局申請給予死難者家屬一筆災難援助費,而城政府也將會親自調查這宗案件,保證把剩餘的賊寇一網打盡!」

「這樣就好!」

「只要殺光那些人渣,我就滿意了!」

「沒錯!局長一定要說話算話啊!」



「這位局長是好人呐!」

聽到他的話,鎮民紛紛稱讚。

「喲,就憑你們古岩城那些廢物能夠滅掉我們?吹牛也不看自己夠不夠氣的!」一個跪在地上的黑衣騎士卻鄙視地撇嘴道。

「沒錯!如果不是那個賤人插手,你們有能耐抓到老子嗎?」另一人也叫囂道。

有這能耐嗎?有嗎?

當然沒有了,他們不被屠光殺盡就已經是邀天之幸了,還奢望甚麼?

老子是輸了,但不是輸給你們這些土包子,請你們認清事實!這就是那人的意思。

秦奕星對此不以為意,但那人的話卻瞬間激起了場邊夜君龍的暴怒,因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趙刀!



好啊!你很囂張喔!真是沒人打得過你嗎?呵呵,我來替你回憶一下吧!

夜君龍咬牙切齒地正要衝去揍人,宣泄一下母親死後積壓在內心的悲痛、憤怒和恐懼,卻被敏銳的洛紫櫻一伸手拉了回來,那看似柔弱的手臂卻蘊含着驚人的力量,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就使他動彈不得。

夜君龍不解地望向她。趙刀可是連帶着辱罵了她,她怎地還要阻止他?

「孩子,憤怒對事情沒有任何好處,那只會影響你的理智而已,嘗試克制一下吧。」洛紫櫻淡淡地說道。

夜君龍磨着牙,深吸一口氣後重新冷靜下來。也是,現在可是要準備進行渡靈儀式,沒必要去跟他計較。這樣想着,他輕哼了聲,不再衝動了。

「呵呵,我們會知道結果的。」臺上,秦奕星對俘虜的話就回了這麼一句,然後說道:「我會在回去時把他們帶上,爭取盡快調查清楚狀況,而我相信你們盡責的鎮長會希望與我同去,對吧,曹鎮長?」他以戲謔的目光投向旁邊的曹服。

曹服聞言臉色陡然變得蒼白,他的嘴唇蠕動了一下,說不出話來。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精明的他卻清楚其中的利害,他的選擇會直接影響他之後的命運!



他沉默了。

「鎮長怎麼了?他不想去啊?」有鎮民奇怪道。

「為何不去,這是他的職責啊!」

「對啊!去監督一下吧,我們怎知道古岩城的人會不會認真辦事呢?」

鎮民的討論聲傳到曹服的耳中,使他的心直往下沉。

秦奕星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呵呵,曹服啊!我現在已經佔據大勢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其他官員和臺下的三大富商也都注視着曹服,很好奇他會怎麼做。

去的話就有很大機會被古岩城關起來,那邊可沒有支持他的人,屆時他就會成為別人刀俎上的魚肉了。

那不去呢?

不去,他在鎮民的心中就會成為一個不盡責的鎮長,大家就會想,在發生這樣的大事後你竟然不親自跟進調查情況?那我們要你這個鎮長作甚?

在失去民心後,古岩城再派遣調查隊調查他之時,可就沒有人同情支持他了,最後的結果也與現在跟秦奕星離去差不多。

至於說拒絕古岩城的協助那純屬扯淡,古岩城作為尼芬鎮的上級政府,他們要介入調查這件事,曹服壓根就沒有權力和資格去阻止。

就連洛紫櫻也微微搖頭,想不到任何扭轉局面的辦法。

夜君龍、樂悠和洪耀昌則完全沒有想到那些層面去,只是單純地認為秦奕星是在幫助他們。

鎮長緩緩閉上眼睛,不知在想甚麼,再睜開時眼裏已經是一片堅定了。「多謝秦副局長的熱心幫助和同行的邀請,正好我也需要向城政府彙報,那就在渡靈儀式之後我們一起前往古岩城吧,如何?」

「嗯,如此甚好!」秦奕星心裏狂笑,表面上卻不露分毫,接着他轉頭對民眾說道:「抱歉耽誤了大家一點時間,那開始渡靈儀式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