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速地回憶起新聞。

'美國爆發喪屍鹿疫情,'我說,'還記得這則新聞嗎?'
'我是個記者,'阿龍説,'我之前收到來自美國疾控中心匿名人士的消息,說已有擴散至人類的案例,只是政府封鎖了消息。'
'所以我們可以斷定,美國那邊也有相同的疫情?'
'不能,他們應該早就做好了預防措施。'
'那麼,喪屍鹿有否表現出甚麼特徴?'旁邊的Andy問。
'據消息來源,說該病毒由血液傳播,食用受感染的肉塊也會,感染者表現出發狂丶同類相殘丶肌肉萎縮等症狀,而且對聲音氣味十分敏感。'
'香港人每天吃那麼多肉,難怪⋯'阿欣哭著說。
'不要再尋根了,'我站起來說,'現在要先考慮怎樣逃出這裏。'


'我們要逃到哪裡去?全香港都應該是喪屍了!'J哥說。
'不一定,雖然旺角應該都被喪屍佔領了,但人煙不太密集的地區可不一定,'我指著櫊在一旁的收音機,'先聽聽吧。'

昇爸快速地調頻,突然其中一台有人聲傳出。
'這是香港特區政府緊急通報,由於街上已不安全,請各位市民鎖好門窗,儲著兩至三個星期的食物,等待救援,重複…'
接下來,訊息一直循環播放。
'廢話!'阿龍跺地一腳,'這是循環播放!'
'等一下,'姜姐不知何時拿出了手機,'高登有消息。'
她把手機轉了過來。
'摩士有保護,帶食物來才可進入。'


這時,我也拿起手機,按著YouTube,頭板全是喪屍爆發的影片,有影片更顯示,石崗軍營的士兵正在向著喪屍開槍,最後軍營被攻陷。
'連士兵也失敗了,我們怎可寄望摩士那邊?'Andy說。
'不管如何,'我道,'那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