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輛車,'阿龍說,'要坐嗎?'
'那當然了,但最好小心為上,'我分析道,'要知道現在是末日啊。難不成有人只想要食物,我們一到就立刻殺掉我們。'
我看著周圍,這是間露營用品店。
'想要武器嗎?'昇爸苦笑著說,'這店是我開的。'
我們對視了一下,都微笑了。

三十分鐘後,我們再一次聚集在鐵閘前,各人都拿了自己的武器。
'沒想到,這裏連信號彈也有啊。'Andy把玩著手中的信號彈,'悄悄改裝一下,便成了燃燒彈。'
'果然是學霸,佩服佩服,'J哥雙手抱拳,拿起背後的開山刀,'這把德國製的,又輕又快,真是太好了。'
'我還是做個狙擊手好了,'我說,拿著手中的十字弩,'這裹真是甚麼也有啊⋯⋯阿欣你?'


我們看見阿欣,雙手抱著無線電基地台,'我負責觀察,每人拿一個對講機吧。'我們都收到了一個對講機。
'阿欣你真的不要武器嗎?'阿立道,接過了我幫他拿的十字弓。
'她跟著我就好,'姜姐也拿了把大刀,'我做後防。'
'感謝大家啊,'只見昇爸和阿龍都拿了把開山刀,'盛惠三萬元。'
'可以刷卡嗎?'阿立逗趣地回應道,我們都笑了起來,一邉走到了後門。

暴風雨的前夕,總是平靜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