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靜悄悄地打開了後門,阿龍示意我們跟著他。
我們放輕腳步,慢慢地前往只有十幾米之遙的停車場。

本來人頭湧湧的旺角,隨著災難的爆發,變得淒涼。
著火的車輛,染血的屍體,隨處可見。
我突然窺見街角有一警察的屍體,過去搜索。
'你們先去,我去找東西。'我低聲道。

果然,我在他身上,掏出了一把左輪手槍,在旁的警車更找到了彈匣。
'真重啊⋯⋯'我抱怨道,正心想如何開槍,突然遠處有一隻喪屍。


緊接著,兩隻,三隻。

'糟糕!'我看見阿立指著上方。
抽氣扇。
'喪屍對氣味十分敏感。'我只記得,阿龍說過這句話。
在我來得及反應,起腳飛奔時,第一隻喪屍,早已跑到了我的背後。

我架起十字弓,向迎面而來的喪屍射上一箭,頓時它的頭被貫穿。
我拔起箭枝,黑色的血濺到我的衣服上,接著開始往車跑去。
'糟糕!引擎熄火了!'阿龍大叫。


阿立他們,都起了身,準備迎擊第一批喪屍。

'燃燒彈小心!'Andy說罷,向著喪屍群擲了一個彈藥,幾隻喪屍頓時起火。
但是,他們似乎無障礙地,仍然向著我們跑來。
'認真咩...'阿立也發射箭矢,準確無誤地射中了一隻喪屍的頭顱。

'別搶頭啊!'姜姐突然衝出來,大刀一揮,兩個人頭落地。
'你懂我也懂!'J哥也踏著牆壁,大刀割斷了兩隻喪屍的頸。
'年輕人,'昇爸雙手各一柄開山刀,'薑是越老越辣的!'説罷衝入屍群,身體旋轉起來,刀劃過四隻喪屍的喉嚨,我們不由得為之一驚。



'最多只能撐一分鐘!'我向着阿龍大喊。
我們體力快要不支的時候,終於響起了親切的引擎聲。
'快上車!'阿龍大叫。
我們一邊戰鬥一邊撤退,上了車後,我一腳踢開了最近的喪屍,成功關上了車門。

'開車!'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