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你,我的朋友。'那人道,'有食物可以進入,沒有就請回了。'
'當然有,'高大男道,'就在這裏。'
他展示了他背包中裝得滿滿的罐頭。
'太好了!進來吧。'那個站在入口的人張開雙臂,'這裹歡迎你。'
突然,我發現了異狀。
前面的兩架車子,朝著奇怪的方向,就像是…

'是陷阱!'我驚訝道,不過已太遲了。
那群人,被從天而降的大刀,砍下了頭顱。
一個個腦袋,像球一樣滾到地上。目睹此情此景的我們,就差沒吐出來。



'又一群笨蛋,'那人說,'老大,行了!'
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做得好!'那個老大說,'現在食物夠我們撐一個月了。'
'多虧老大英明,神機妙算⋯⋯'那人盡説些嘔心的奉承話。
'讓我們等下一個客人來吧!'老大一邊大笑,一邊走回公園。

我抑壓著心中的怒火,正在心中盤算復仇計劃,突然阿欣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手機轉了過來。
'看看這個。'
'黃大仙警署,有保護,不須食物,收容所有人。'


'會不會又是騙局?'我經此一次,已對人性失去信心。
'無論如何,這是我們的希望了。'阿欣說。

'各位上車,'我對著對講機說,'我們要去一個地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