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想到,我們到達時,警署已有人走出來了。
'終於有人來了!'那人說。
我看清那人的模樣,嚇了一跳。

「晴致!妳怎麼…」
此時我發現,她本來逆天的美貌,添上了一道血疤。
「進來再說。」她輕聲的言語,蘊藏著多少的蒼桑?令本來對她沒有認識的我,也為之惻隱?
「我到底在想什麼⋯⋯」我自言自語道。

我環觀警署四周,有著良好的防衛,確是良好落腳之處。


進入內部,我更是驚奇。
「綿羊,雞哥,yanna,你們⋯為什麼都在這!」
「説來話長,總之是一個警官帶了我們進來,然後就沒有回來過了⋯⋯」
我看著他們同樣累壞的身子,回想起之前的經歷,也譲我想起在㕵角失散的同學。

「這把是M4A1啊,」J哥指著警署的一個開了的櫃子,「挺好用的嘛。」
「我們雖然有難得的槍悈,但又不懂怎麼用⋯他們只能是擺設啊!」阿欣說。
「那可不一定,」此時站在旁的阿龍突然開口,「對吧,阿爸。」
他們對視著笑了笑,而我們則投以疑惑的眼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