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你竟然是前特種部隊成員啊。」
我們一邊把槍技放回車上,一邊問昇爸。
「其實用槍不用太多訓練,但體能是必要的,還要有良好的𣈴準技術…這就要靠經驗了。」
我看著自己瘦弱的手臂,只好苦笑一聲。
「不過,」阿欣說,「我們真的要返回旺角?這裏很好啊!」
「不好,我們在昨晚觀察過,這附近有商埸,都被喪屍佔據了。」綿羊說。
「還有,難保那些蓄生不進攻過來,」我回想著,仍然心有餘悸,「讓他們拿到槍就慘了。」我看著車中一大堆的子彈和幾把槍。
「最重要的是,我們收到信號啊,」Andy指了指一部收音機,「說有人在旺角建立了據點之類的。」
「讓我們出發吧!」阿龍「呯」一聲關上了後車門。



三十分鐘後,旺角。
「這裏真的有人嗎?」我環顧著這個曾經的都市。
「不知道…看前面!」阿龍忽然把車煞停了。
我們都看到,街上的地磚被砌成了一道防線,看來有戰鬥的痕跡。
「不遠了,看來他們為抵擋喪屍的攻勢,剛剛往後撤退了。」我摸摸地上火堆的灰燼,還是暖的。

「不要動!」
從背後傳來凌厲的命令,我的頭早已被槍管指著。
已有 0 人追稿